“驿站”在西陆是个新鲜玩意儿,虽然很久以前,就有去过东方的前辈贤者们记载东方古国的驿站制度,但在西陆这边,统治的薄弱,国家的相对弱势,让这种为了加强中央反应能力的东西根本没机会出现。

    直到几年前,色雷斯的新国王理查德即位,这位有着灿烂金发和雄壮外表,咆哮起来宛如狮子一般的男子力压众议,在王国各地建立了一千多个驿站,才总算掀开了西陆历史的新一页。

    驿站建立在各个村庄的村头上,既是旅馆,也负责收集情报。管理驿站的都是退伍老兵,他们见过世面,不会被轻易糊弄,而且薪水由王国直接发放,忠诚度也值得肯定。一千多个驿站分布在色雷斯各地的乡村,就等于国王陛下在这一千多个村子都安插了负责收集情报的间谍而且各地领主还不敢对他们下手,只能尽可能限制他们的行动。

    为了做成这件事,理查德国王费了很大的心思,花了很大的代价。色雷斯王国革新派和守旧派之争的主要诱因之一,也正是这件事。

    熊猫他们住的这个驿站不大,上下三层楼。底楼是仓库和马厩因为不兼营饭店业务,所以没有厅堂;二楼是大通铺,给军人、仆人之类的人居住;三楼则是单间,供有身份的人居住。

    使者团的正副团长,熊猫,还有几位骑士,自然都住在三楼。

    住得高,听远处的声音自然就比较清楚,所以当远处路上传来喧闹的时候,熊猫第一时间就听到了。

    他冲到窗户旁边,开窗看去,只见夜色之中有一条火龙蜿蜒而来,却是上百个拿着火把的士兵,在一个骑士的带领下正在赶夜路。

    奇怪!究竟有什么急事?

    军队赶夜路的情况是很罕见的,因为这很危险。大多数的士兵并没有夜视能力,就算有火把照明,其实也看不了多远,只能沿着脚下的道路,跟着前面的人,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傻乎乎地走。这时候的军队极为脆弱,稍稍受到一点袭击都可能乱成一片,甚至就此崩溃,都不奇怪。

    在这个世界的战史里面,曾经发生过两位勇士带着十几个村民,夜袭赶路的上千士兵,将其打得落花流水的事情。以史为鉴,后世的军官们除非万不得已,绝对不会考虑夜间行军。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万不得已的事情?

    熊猫想了想,敲了詹姆的房门,将呼呼大睡的他叫醒,招呼他一起去询问究竟。

    “附近的村子受到了山贼的威胁。”那支军队的行军速度极慢,而且走走停停,十分谨慎。他们赶到村口的时候,军队正好也到了村口。

    那位骑士面对从驿站出来的詹姆,倒是一点怀疑也没有,直接就把此行的目标告诉了他们。

    “山贼?”熊猫一愣,“色雷斯的国家力量这么强,也有山贼?”

    那骑士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再强大的国家也有山贼啊,暴民、歹徒、邪恶的冒险者、跟黑暗力量做交易的堕落之人……更不要说还有一些魔物本身就会建立山寨什么的。”

    熊猫也醒悟过来,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尴尬地笑了笑,说:“那群山贼在哪里?”

    “附近的多姆瑞米村。”骑士回答,“按照现在的行军速度,估计明天早上能到。”

    “明天中午?!”熊猫瞪大了眼睛,“这还来得及吗?”

    骑士苦笑,没有回答。

    很显然,肯定来不及。

    “具体怎么回事?”詹姆问,“你们怎么知道山贼来袭的?”

    “多姆瑞米没有驿站,他们的村长跑到了领主的城堡报告这件事,然后我们就整队出发了。”骑士回答,“那个村长过来……应该是今天下午大概三四点时候的事情。”

    熊猫算了一下,那个多姆瑞米村应该距离这里差不多半天的路程,村长早上出发,傍晚抵达。领主的军队可能是吃过晚饭之后出发的,估计明天早上赶到……不能说他们行动迟缓,但很显然,这样的速度,是来不及的。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聊天频道里面,王土豪很罕见地发言了。

    你隔壁的徐先森:卧槽,我在色雷斯王国东境居然发现了一个山贼的山寨,这山寨看起来蛮有历史的,怕是有好东西。

    荷鲁斯:具体在哪里?坐标!

    你隔壁的徐先森:你也想要凑热闹?

    荷鲁斯:是啊,最近一直都没能做成一笔像样的生意。熊猫不是说他跟着穆兰达那使者团去色雷斯首都嘛,我对照一下地图,打算去投奔他,看看有没有什么热闹可以凑的。现在我正在一个叫皮塞勒的小村子,明天去找他汇合。

    熊猫:我在马克赛村,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我们大概就能见面。

    你隔壁的徐先森:卧槽有点巧!我发现的这个山寨就在附近,从皮塞勒向北,有个叫多姆瑞米的小村子,我特么就是在村子北边的山上看到这个山寨的。

    荷鲁斯:卧槽!这么近?!我这就出发!等我!熊猫一起去吗?

    熊猫:……事情还真巧,好吧,我也出发,给我坐标,很快就到。

    他们在聊天频道里面的对话,詹姆和那个骑士当然看不到。二人只见熊猫一愣,然后露出了笑容,对他们说:“那个……多姆瑞米村在什么方向?”

    骑士愣了一下,回答:“沿着大路一直向西北,到格勒村再向南,没多远就是。”

    熊猫点头,然后走到马厩,拍了拍正毫无形象趴着睡觉的青龙:“伙计,咱们有一场仗要打了。”

    青龙顿时睁开眼睛,跳了起来,脸上满是兴奋。

    很显然,最近这段无所事事的生活,让它很是憋闷,用通俗的说法,就是手痒痒了。

    詹姆也过来了,笑着说:“对手是一些山贼,青龙这次怕是可以吃到一些血食了。”

    青龙嗤之以鼻,它是个很有格调的魔兽,生命力不足的猎物,压根不在它的食谱之中。

    熊猫翻身上马,青龙发出一声悠长的嘶鸣,吵醒了所有正在睡觉的人,然后这匹青牙马王就带着蹄声和笑声一路远去,连同着背上的骑士一起,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那骑士看得目瞪口呆,问:“他……这是去送死吗?”

    “送死?”詹姆有些好笑地看了看对方,“要是他是去送死的话,你这百来人干脆也别去算了……”

    “什么意思?”

    “真打起来的话,你和你手下这队人……怕是连他那匹马都打不过。”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