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升的朝阳,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让人想起蓬勃的生命,想起希望,想起胜利。

    此时此地,也不例外。

    前几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魔兽们就会因为仪式失效而陷入内讧,内讧之后,它们会把战场上其余魔兽的尸体吃掉,然后各自散去。但今天的情况不同,即便朝阳升起,魔兽们也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依然在不断地攻击,无非它们的攻击势头稍稍变弱了一点点而已。

    对于已经渐渐支撑不住的讨伐军前线人员,这一点点能够给他们的帮助其实很有限。

    目前,负责顶在最前线的,已经是总督的亲卫队。他们的实力不弱,而且清一色的都是重装系的,就防御来说,相当可靠。

    但他们能够坚持的时间终究也很有限,而且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并不善于攻击。

    总督本来就不需要他的亲卫去攻击,这些亲卫队要做的,只是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保护总督而已。

    他们举着厚重的盾牌,宛如一道铜墙铁壁,死死挡住了魔兽的进攻,让躲藏在自己身后的长枪队可以自由攻击。

    遗憾的是,长枪队能够造成的伤害,终究很有限。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当亲卫队开始力竭,不得不后退换防的时候,被杀死的魔兽总共只有三只。

    这三只里面,还有一只是熊猫杀的。

    熊猫现在的状态也并不好,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水不停地流下来,身上的金光也已经越来越薄弱。

    对于他这种能够用法术弥补体力的强者来说,体能的下降并不是一个稳定的曲线,而是一开始很慢很慢,然后在某一时刻突然崩盘。

    崩盘的关键,就在于法力对他来说则是神力的消耗殆尽。

    当可以用来补充体力的神圣能量消耗到危险线,为了安全已经不能再动用的时候,他的体力便飞快地下降,简直就像是股灾时候的大盘曲线一样,呈现出断崖式的下跌。

    但他并不愿意后退。

    他知道,现在的形势很危险,魔兽还有二十多只,每一只的实力都很强。如果自己退了,它们就能自由自在地冲击防线。

    已经苦战了一夜的讨伐军防线,很可能会顶不住。

    这段时间,熊猫也研究过之前讨伐军的作战记录。他发现,每一次讨伐战之中,真正造成巨大损失的,其实无非就是最后几只魔兽而已。

    战斗到最后,无论讨伐军还是魔兽,其实都已经精疲力竭。相比之下,魔兽的体力恢复得更快一些,还能通过吞噬其它魔兽的尸体进一步提升,因此在持久战里面占着优势。

    而当只剩下最后几只魔兽的时候,讨伐军往往都已经真的没有什么余力了,高手们再也顶不住防线,只能靠着人多去跟它们死磕。

    到这一步,就是拿人命去堆那些魔兽,靠着人命把它们给堆死。

    熊猫希望尽可能延迟这个时间的到来,他并不觉得凭借一己之力就能挽回局面,但觉得自己至少应该努力到真正精疲力竭为止。

    尽管他的力量已经大大衰弱,刚才那一只魔兽,他缠斗了半天,隔着几分钟才能找到机会挥出有效的意见,前后四次砍在对方的关节上,才算将对方砍倒,然后又补了两剑,才总算杀死了它。

    这样的的魔兽,要是在他状态好的时候,基本上属于一刀两断的货色!

    他剧烈地喘着气,努力调解状态,同时考虑是不是从已经所剩无几的神圣能量里面再抽上一点点,为自己稍稍恢复一点体能。

    这个时候,他不禁有点后悔。

    夜里的时候,我真不应该那样挥霍力量的!

    但后悔不能解决问题,战斗才能。

    就在他举起剑,迎上另外一只魔兽,剑和魔兽的爪子碰撞,双方都踉踉跄跄后退的时候,他听到了受难之神教会那位主教的话音。

    “快回来,我有办法给你补充力量!”

    熊猫略一思考,就猛地挥剑,神圣能量再次凝聚在剑身上,让双手大剑光芒闪烁,一剑砍断了魔兽的一只爪子,趁着它站立不稳倒地翻滚的时候,急急忙忙后退,退到了休息区。

    在这里,净化法阵为奋斗在最前线的勇士们清理侵入铠甲和皮肉的混乱魔力,及时送上的药茶则可以清理侵入体内的部分,顺便还能补充一些体力。

    尽管很多人都觉得,所谓“补充体力”纯粹是因为太苦了,产生的刺激性效果而已。

    熊猫回到休息区,二话不说先接过一位萨满递过来的药茶,也不问三七二十一,仰起脖子就喝了个干干净净。

    然后,他的脸皱成了一团。

    这也太苦了!

    他喝过中药,还是里面有金牌配角黄连的那一种。以前他曾经以为,那就是天底下最苦的东西,但现在他终于明白,在苦涩的道路上,是永无止境的。

    一碗药茶下肚,他感觉肚子里面先是暖洋洋的,然后就有一股酸胀苦涩的气息升起来,一下子整个胃都麻痹了。随着这股气息沿着食道往上升腾,半个身体也陷入了麻痹,最后当它从鼻子和嘴巴里面喷出来的时候,整个脑袋都麻痹了。

    在这种麻痹之中,偏偏能感觉到鼻子、嘴巴、咽喉、食道到胃部,都在蠕动、颤抖、努力收缩,似乎想要用这种方法尽可能躲避那种苦涩的感觉。

    但毫无用处。

    苦涩的味道好像染料一样,深深地渗入了皮肉,甚至于感觉好像已经渗入了血液,流淌到了全身。

    他感觉自己好像整个人都在变得苦涩起来,就像是自己变成了一块超大块的熏肉,还不是用烟和盐熏的,而是用黄连熏的……

    整个身体因为苦涩而陷入僵硬的时候,他的头脑反而变得灵活又清晰,浮想联翩。

    要是能把这茶送到地球去,或许可以竞选一下吉尼斯世界纪录纯天然材料制作的世界上最苦的饮料,相信什么黄连茶之类的跟它比起来,肯定连提鞋都不配……

    就在这时,一道圣光从头顶落下,却并没有产生什么祝福效果,而是如同泉水汇入湖泊一般,直接汇入了他的身体,补充他损失的神圣能量。

    熊猫一惊,顿时从极度苦涩的麻痹之中挣脱,转头看去。

    白发苍苍的主教脸色枯槁,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他的手上有圣光闪烁,光芒已经变得很淡,显然是在之前的治疗和净化之中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我也就剩下这么点神力了。”老主教有气无力地说,“想要再施展治疗法术的话,也没办法治什么重伤。还不如都转移给你,多少能帮上一点忙。”

    说着,另外几个受难之神教会的圣职者也纷纷过来,将自己的神圣力量化作圣光,传输给熊猫。

    “加油!”

    “这是我的份。”

    “很抱歉只能给你这么点力量了。”

    “过会儿再来吧,或许我还能努力恢复那么一点点……”

    一个人的力量不多,但众人的力量汇集起来就不少了。熊猫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体内的神圣能量多少又恢复了一些,已经恢复到可以战斗的地步。

    与此同时,因为药茶的缘故,他的体力也恢复了不少。

    他笑了笑,向着大家点点头,提起那把主人已经在不久之前战死的双手大剑,再次冲向了抵抗魔兽进攻的最前线。

    “放心吧!我会把这些丑陋的怪物统统砍死!”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