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总的来说魔兽已经不多,而且实力大大增强,这个白天,讨伐军中的高手们并没有外出扫荡,而是留在营地里面养精蓄锐,等着夜里的战斗。

    大家都知道,这场讨伐战已经到了尾声,今天早上的时候剩下的魔兽已经只有百多只,夜里再消耗一下,等明天早上,就是决战的时候。

    换句话说,讨伐战最危险的“最后一战”就要来了!

    整整一天,营地里面的气氛都很沉重,无论是穆兰达那的军人还是被雇佣的冒险者,又或者来自附近各个部落的兽人义军,都在默默地准备。摩拳擦掌,维护武器,或者干脆呼呼大睡。

    过去这段时间,营地里面都是禁酒的,但今天不禁酒,相反敞开供应。所以就有一些性格豪迈的招呼了三五个朋友,一起开怀畅饮,一醉方休。

    明早之战,生死难料。不趁现在喝个痛快,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喝酒的机会了。

    时间就这么慢慢过去,从白天到黑夜。

    午夜时分,仪式又一次被举行。

    在这些天里面已经养成习惯的魔兽们来到了营地,一如既往冲着围墙和栅栏发起了攻击。

    它们的力量已经变得非常强大,围墙前面的壕沟对它们已经毫无用处,强壮的身躯每一次重重地撞在围墙上,都让人感觉到围墙微微一震。

    “情况不大好!”詹姆听了几个技术军官的报告,脸色阴沉地说,“今年的魔兽比预料中的要多,关键是大块头多。它们对围墙的冲击力太大,这样下去的话,围墙可能会顶不住。”

    熊猫问:“那该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削减它们的数目!”

    熊猫明白了。

    “好吧,我去。”他毫不犹豫地说。

    “你一个人,不够。”詹姆说,“外面有上百只魔兽,你再怎么厉害,也打不过那么多。”

    “那该怎么办?我不觉得一般人能帮得上我的忙。”

    詹姆当然知道,熊猫并非骄傲。像他这样的高手,在战斗的时候往往用不着帮手。就算是需要帮手,也必须是有足够水平的强者,才可能帮得上忙。一般的士兵乃至于骑士,数量多一些或许还好,数量少了只能帮倒忙。

    他皱起眉头,沉思许久,然后让人将各个教会的首领以及兽人的几位大萨满邀请了过来。

    人很快就到齐了,詹姆开门见山地说:“围墙怕是要顶不住了,我想要提前展开决战。”

    无论主教还是萨满,都是年纪已经很大,经历过多次讨伐战的长者。他们有丰富的经验,自然也看得出来现在形势不妙。

    如果被魔兽攻破了围墙的话,那么战斗将会对讨伐军极度不利。

    相比之下,现在取消仪式,主动将围墙上预先准备好的缺口破开,反而可以将战斗控制在相对有利的条件下,不失为一个可以接受的选择。

    尽管这样也会大大增加损失,但比起被魔兽攻破围墙的损失,这个选择至少相对损失较小一些。

    “那就这样吧。”一位白发苍苍的主教说,“我们正义之神教会将会奋战在最前线!”

    “还是让我们受难之神教会去顶最前线吧。”和熊猫已经可以算是朋友的主教说,“这个你别跟我们争,我们这边有最强的高手。”

    说着,众人看向熊猫。

    熊猫笑了笑,点头:“没错,我将会率队站到最前线去。我在,阵地就在。”

    正义之神教会,以及其它几个教会的主教都纷纷叹气,为失去了这个机会而惋惜。

    对于他们这些狂热的圣职者来说,死亡当然也可怕,但为了信仰而死,为了弘扬教义,增进教会的影响而死,可以称得上死得重于泰山,是完全值得的。

    既然值得,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人总是要死的,死得值得,就足够了。

    这世界上每天都有人死,有多少人能够“死得值得”?

    圣职者们的意见统一了,领导兽人的萨满们也表示支持。

    为了避免兽潮,消灭潜在的危险,兽人不怕牺牲。

    最后确定态度的是冒险者们,他们就更不用说了。

    明天早上也是要决战,现在也是要决战,横竖都要打,早打晚打,其实也没什么分别。

    既然现在打比较安全一些,那么就现在打好了。

    至于穆兰达那士兵们,他们的想法和兽人其实差不多,双方的区别,大概也就在于是否正规军而已。

    穆兰达那本来就是个各族混居的城市,这么多年下来,很多人的血统都是混杂的。巡防司里面有不少兽人骑士,讨伐军里面也有很多兽人士兵,大家虽然平时有些磕磕碰碰,但在这种关键大事上,是不分彼此的。

    于是,整个讨伐军的意见就完全统一了。

    在营地中央的高台上,詹姆发表了战前演讲。

    他实在不是个善于演讲的人,明明上台之前作了许多准备,但到了台上之后,脸就涨得通红,过了一会儿,只憋出几句话来。

    “魔兽比我们预料得更多更大,围墙可能守不住。”他说,“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讨伐军指挥部经过讨论决定,提前展开最后决战!”

    然后,他就转过身想要下台。好在作为他幕僚的老骑士提醒了一下,他才想起来最重要的话,急忙又转回来,大声说:“祝我们旗开得胜,将这群魔兽斩杀殆尽,如同我们的祖先一样,成功维护我们的和平生活!穆兰达那万岁!”

    熊猫在台下听着,忍不住笑了。

    他终于知道,当初在游戏里面,那个冷着脸非常严肃,总是不爱说话的詹姆·色雷斯究竟是怎么来的。

    记得当初CG里面,詹姆眼看就要决战,也没什么废话,就是手一挥,大叫一句“我们必胜”而已。

    现在看来,詹姆这家伙,怕是经历了很多次像今天这样发言出糗的情况,才终于领悟到献丑不如藏拙的道理,学会了简明扼要。

    少说话,力争不说话,自然就不容易出错。

    虽然过程稍稍有点搞笑,但詹姆毕竟最后还是喊了一句口号,总算是让台下的士兵们找到了可以趁机大吼的机会。

    熊猫听着他们此起彼伏的大吼,看着他们渐渐激动的脸色,微微点头。

    这才像个决战的样子嘛!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