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教友。”白发苍苍的主教微笑着,作出受难之神教会特有的招呼手势,“愿你在守护弱小的道路上迈步向前永不停息。”

    熊猫叹了口气,虽然没有接腔,却还是点头致意,表示问好。

    他虽然是圣职者,却并不愿意和这个世界的圣职者们多有牵连。尤其是受难之神教会的圣职者,他甚至连接近都不想接近。

    这世界的神,实在是有些高深莫测。如果它们是如同地狱大恶魔或者天界大天使那样具有强大力量的实体存在,有自己的性格和原则,那么或许还能投其所好,试着接触一下,但实际上它们几乎没有个人意志可言,有没有实体,也要打一个问号。与其说它们是某种具体的存在,不如说它们是这世界各种法则的具现。

    这种形而上学的东西是最高深莫测的,对于身怀巨大秘密的穿越者们来说,也是最危险的。

    毕竟……你连对方究竟是什么都不确定,怎么交流?

    万一彼此的精神一接触,直接就是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海量的知识传输过来,脑子直接就爆了,或者是理智丧失变成疯子,那该怎么办?

    虽然说换个角度去看世界,或许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但如果前提是再也换不回来,那就算最胆大的人,怕是也要敬谢不敏的。

    熊猫不是个胆小的人,可他实在也不想要作这种尝试。

    因为这个缘故,平时他都只表现出一个武者的能力,几乎不动用神圣能量。但不久之前,他为了击杀那个进化得跟大象差不多的魔兽野猪,不得不动用了神圣能量,顿时就被讨伐军中的圣职者们看出来了。

    圣职者们的神圣能量乍看上去似乎差不多,但实际上每个教会的都各有不同。外人分辨不出,他们自己则一目了然。讨伐军中当然也有受难之神教会的成员,而且还是由穆兰达那神殿的主教亲自带队,一看到凭空冒出一位强大的圣职者,自然立刻就赶来打招呼。

    人家客客气气,熊猫也不能冷着脸赶人,尽管心中叹气,却也只能友好接待。

    他知道这种事情其实是免不了的,在这个世界上闯荡,免不了要使用神圣能量,也免不了被受难之神教会发现并且接触。但第一次正式接触,来的就是一个伯爵级领地的主教,实在是……太过高端了一点。

    没什么好担心的!塔拉汗领那边,已经有人接触了生命女神教会,还去神殿祈祷过呢,不是也没出问题嘛!

    他在心中给自己鼓劲,脸上尽可能显得若无其事,笑着和主教打招呼。

    “真是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一位流浪的巡礼者。”主教当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微笑着问,“教友,你是圣武士、神拳使者还是圣殿骑士?”

    圣武士、神拳使者和圣殿骑士,是圣职者武斗系最常见的三种文职最常见的是牧师、祭司和修士。当然,受难之神教会作为这世界上比较强大的教会,可以提供的职业远不止这么多。只是大家交浅言深,主教也并不想仔细打听教友的详细职业,只是问一个大概而已。

    “我是圣武士,也兼修过神拳使者。”熊猫回答,“就战斗习惯来说,我接近于神拳使者;不过就力量强度来说,我在圣武士的道路上走得比较远一些。”

    主教了然点头:“很多教友都是这样,同时在几条路上发展,我也是如此。”

    说着,他抬起右手,握紧拳头,金色的光芒凝聚在他的拳头上,透出清晰分明的力量感觉。

    这是神拳使者的技能,就算是身体已经渐渐孱弱的老人,一旦使用这个技能,拳头也会立刻化为足以洞穿金石的可怕凶器。考虑到主教的等级,只怕他这一拳下去,对面那个人顿时就死了,连抢救都来不及。

    熊猫笑了,也抬起右手,金色的光芒凝聚在拳头上。

    他的金光强度和凝练程度都在主教之下,但其中却有一股奇妙的韵味,展现出高深莫测的感觉。

    主教当然看得出来,微微一愣,失声惊呼:“传奇力量?!”

    熊猫吃了一惊,急忙收敛力量,让金光消散。

    主教疑惑地看着他,问:“教友,你的老师是谁?”

    “他老人家没告诉过我自己的姓名,我只知道他矮矮的胖胖的,总是带着笑容,就是很讨厌别人说他光头。”熊猫回答。

    他说的这个人自然不是胡乱编造,而是攻略组搜肠刮肚,从边边角角的资料里面找出来的这人是一位很久之前的传奇圣职者,没有人知道他具体信仰什么神明,只知道他教过好几个学生,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而且各种信仰都有。

    只是他的事情已经隔得很久远,别说是他,就算他的学生们都已经销声匿迹多年,或许早就死了。

    主教想了一会儿,自然也想到了这个传奇人物。只是那人的时间距离现在实在太远,就算是长寿的种族,也不可能活到现在,所以他的脸上浮现出了诧异和迷惑。

    “他……真的是这个模样?”他下意识地问,随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道歉,“抱歉!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或许你的老师只是仰慕那位老前辈的风采,故意打扮成他的样子吧。”

    “打扮?”熊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

    主教这才想起来,自己面前这位教友虽然实力强大,但却是个野路子,怕是没有接触过很多的典籍和资料,对于历史人物也不甚清楚他绝对不会怀疑自家教友会欺骗自己,何况这种欺骗也毫无意义,受难之神教会又不会因为出身如何而有所歧视,别说熊猫是个兽人,就算他是个恶魔不行,这个实在不行,算了算了……

    接下来,主教给熊猫介绍了一下那位传奇人物,熊猫自然装成刚刚知道的样子,很诧异地说:“主教,你弄错了吧!你说的这位都是快要上千年前的人了,我的老师是个人类啊,他怎么能活那么久!”

    “所以我才觉得,他可能是故意打扮成那位前辈的模样。”主教说,“你的老师可能是有他自己的难处,不得不隐藏身份吧没关系的,反正大家都是走在守护弱小道路上的伙伴,就算彼此不能坦荡相见,我们的灵魂也永远聚集在同一个旗帜下,这就足够了,比什么都亲近!”

    他这么说,熊猫当然也不会矫情,非要表示“我来历不明很可疑”之类他又不是智障!

    双方就一些教义问题讨论了一番,又谈了对这次讨伐作战的看法,大致上各个问题都有共识,算是相处愉快。

    主教临走的时候,送给了熊猫两件礼物,一件是一本有点老旧的教义手册,里面有很多他亲手写的注解,或许卖不出几个钱,但在教友眼中却是无价之宝;另一件是一枚圣徽,用秘银打造,十分精致,就算不考虑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光靠材质和工艺,都价值不菲。

    熊猫接受了礼物,礼送主教离开,回到帐篷里面,看着这两件东西,轻轻叹了口气。

    老主教的教义手册:善良阵营限定,携带即可生效,提升所有属性。如果受难之神教会圣职者装备,神圣仪式效果大幅度提升。此物品可以作为受难之神教会的信物使用。

    秘银圣徽储能:受难之神教会圣职者限定,装备者全属性提升。可以储存神圣力量,目前已储能70%。此物品可以作为受难之神教会的信物使用。

    “这份人情算是欠下来了,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有机会还……”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