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从后厨出来的时候,原本有些嘈杂的餐厅里面突然就静了下来。

    几十双眼睛都聚焦在他的身上,其中有惊叹,有赞叹,有忌惮,却没有什么愤恨。

    被他废了右臂的骑士已经被人送走就医,跟那骑士关系比较好的骑士和侍从们大多离开了他们不是傻瓜,知道留下也只能徒增烦恼。别的不说,万一谁挤兑两句,要他们围攻熊猫,为朋友报仇,那该怎么办?

    刚才熊猫的出手真的是快如闪电,实力之强一目了然。要是大家都穿好铠甲,背后又有魔法师和圣职者帮忙,那就算是再厉害的敌人,他们也敢拼上一拼。又或者是战场上,军令如山,别说对面是个兽人强者,就算是天灾一般的巨龙,大家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但现在既缺乏装备,又没有援手,还不受军令强制,谁愿意送上门去挨一顿打?

    以这兽人的本事,天下虽大,也无处不可去得。就算真的惹了什么天大的漏子,想要逃出穆兰达那,靠巡防司这些人也不见得拦得住。既然拿他没什么办法,何苦得罪他?

    他们的想法的确是有一定的道理,但这道理的背后,归根究底,还是一个字。

    怕。

    熊猫的身手,熊猫凌厉的手段,震慑住了他们。

    既然怕,既然不想惹麻烦,那自然就只能一走了之。所以这些跟那被废了右臂的骑士关系不错的,大多打着“照顾朋友”的旗号走了,剩下的寥寥无几。

    所以,此刻看向熊猫的目光之中,愤恨的几乎没有。

    熊猫并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走向自己的位子,继续吃饭。

    就在这时,之前跟他搭话的那个骑士凑了过来,低声说:“你还有心思吃饭?不赶快跑?”

    “跑?我为什么要跑?”熊猫反问。

    “你把基丹那的一条胳膊给废了,不赶快跑,等着他的亲戚朋友纠集一群人来找你麻烦吗?”那个年轻的骑士瞪大了眼睛,宛若看傻瓜一样看着熊猫,“到时候一群人围攻,长短兵器一起上,外圈还有弓箭招呼,就算你再怎么能打,也是死路一条啊!”

    熊猫想了想,放下了手上的碗:“你说得对,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现在不是悠哉悠哉吃饭的时候!”

    “先下手?你还要打?!”那年轻的骑士眼睛瞪得恨不得从眼眶里面掉出来,“你都把他的右臂给废了,还不够?”

    “这事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熊猫恶狠狠地说,“我要找你们巡防司司长告状去!”

    “啊?!”年轻的骑士长大了嘴巴,满脸呆滞。

    他实在不明白,熊猫有什么状可以告的。

    明明占了上风,废了别人一条手臂,居然还要告状?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啊!

    见他一脸呆滞,熊猫忍不住笑了。

    告状,只是他刚才灵机一动的想法,但现在仔细想想,似乎也很有道理。

    不管那骑士究竟为什么原因出手,但他只因为自己提前吃到饭就对自己出手,是不争的事实。而他因为厨师提前为自己做饭,废掉了厨师一只眼睛,同样是铁一般的事实。

    这种做法合不合穆兰达那的法令?

    肯定是不合的!

    在这个世界上,冒险者们拥有强大的武力和影响力。无论哪个国家,都不敢明着说“我歧视冒险者”,相反,在官面上,大家都必须表现出尊重人才,引进人才的态度。

    这就叫政治正确。

    潜规则之所以是潜规则,就是因为见不得光。只要自己把事情挑开,一顶“政治正确”的大帽子砸下去,准保能把那骑士给压趴下!

    想到这里,他急忙在群聊之中,将自己遇到的情况和打算说了一下,请大家帮忙出主意。

    穿越者们不少都是论坛上的吵架高手,其中甚至还有正经的律师,很快就为他拟定了一套方案。

    考虑到熊猫的演技和口才,这套方案非常的简单,就是一句话。

    一口咬定自己受到了歧视!

    是的,就这么简单。

    律师出身的穿越者强调,不要扯别的是是非非,什么伤及无辜之类也不要说那些未必违反穆兰达那的法令。但歧视冒险者,却是肯定违背法令的。

    只要死死抓住这一条,不管那骑士背后有什么人,不管他的社会关系如何,也顶不住“政治正确”。

    毕竟,他只是区区一个骑士罢了。在这个世界的权力金字塔里面,骑士不过是统治阶级的底层,想要跟“政治正确”对着干,他所拥有的政治力量,是肯定不够的。

    要是他真有那么强的靠山,怎么可能混到现在还是个普通的骑士?起码也该是一方领主了才对。

    熊猫被他们说得暗暗点头,心中顿时信心十足。

    于是他出了门,直奔巡防司司长的办公室。

    一群骑士、侍从以及冒险者们,都呼啦啦跟着出门,跟在了他的后面。

    他们当中比较机灵的,已经猜出了熊猫的用意。就算是不那么机灵的,也从机灵的朋友那里得到了消息。此刻跟着来,都想要看看热闹。

    有人就有江湖,人多了就有派系,巡防司也不例外。

    革新派和守旧派之间的矛盾,在这里也同样存在。那个被熊猫废了右臂的,正是守旧派的一员大将。而现在跟着来看热闹的,则大多是革新派。

    毫无疑问,如果需要向他们取证的话,得到的证词绝对不会是有利于那个骑士的。

    在一群人的跟随下,熊猫来到了巡防司司长那里,向司长告了状。

    满头白发的司长无可奈何地看着熊猫,又看着后面跟来的大批人,心中不停地叹气。

    他当然知道,那骑士的做法只能说是按照“规矩”来。但这“规矩”和穆兰达那的法令是冲突的,是见不得光的潜规则。

    现在熊猫拿着法令当靠山,一口咬定这骑士歧视冒险者,他还真没什么办法。

    叹了好几回气之后,他无奈地问:“潘达先生,你就不能……缓一缓?”

    熊猫摇头:“以他歧视冒险者的态度,我怀疑缓一缓的话,可能他就会纠集党羽袭击我。”

    巡防司司长沉默了一下,说:“你想多了,不至于的。”

    话音未落,副司长急急忙忙跑进来,大叫:“基丹那发什么神经!刚刚从神殿回来,就带着一大票人,全副武装地朝着巡防司来了,他这是要造反吗!”

    司长以手掩面,无语长叹。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