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上,有一个著名的汉字。

    从在上,心在下,从心而为,谓之“怂”也。

    面对危险的时候怂上一波,过去之后或许就能够安全。面对困境的时候怂上一波,过去之后也许就一片光明。虽然有些可耻,但当沉重的现实压下来的时候,能够不这么选择的人终究是凤毛麟角。

    比方说现在这位胖厨师就是如此,面对熊猫能够将粗大沉重的通条拧成麻花的恐怖力量,他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决定遵从内心的悸动,乖乖听话。

    虽然事后可能会有麻烦,但事后的麻烦,怎么比得上眼前的麻烦!

    他一旦决定,动作就很快,只一会儿,饭菜就已经弄好了。

    魔兽肉饼上油滋滋的,飘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羊髓汤是香气扑鼻,雪白醇厚;腌牛肉切成了薄片,还配上一小盘凉拌蔬菜;再加上一大碗稠厚的麦粥,就是一份完整的午餐。

    熊猫端着餐盘,满意地回到了座位上,开始享用自己的午餐。却看到哈尔和米萝兄妹也已经回到了座位,虽然朝着这边看过几眼,却没有再过来搭话的意思。

    他当然知道这对兄妹在顾虑什么,笑了笑,不以为意,专心吃喝起来。

    过了一会儿,不少骑士带着侍从,陆陆续续地来到了餐厅,还有一些冒险者也跟着过来。当他们看到熊猫在吃饭的时候,那些神经粗大的若无其事,一些性格比较细腻,对于潜规则有所了解的,都不由得有些惊讶。

    一个年轻的骑士凑过来,低声问:“伙计,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叫‘怎么做到’?”熊猫反问。

    “就是……一般来说,厨房不会给冒险者先做饭,都要等我们吃过之后才会……呵呵,你懂的。”那骑士笑了笑,表情稍稍有些尴尬。

    熊猫也笑了笑:“只要好好地讲道理就行了,有理走遍天下。”

    那骑士明显不信,但看熊猫一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表情,也知道问不出什么名堂,笑了笑,点点头,走到旁边去了。

    他倒是好说话,但别人就不这么好说话了。

    一个年纪约莫四十上下,神情相当威严的骑士看着正在吃饭的熊猫,皱了几次眉毛,最后下定决心,去往了后厨。

    片刻之后,后厨那边传来了低沉的惨叫,还有几声惊呼。

    熊猫放下了手上的饭菜,坐直了身体。

    只见那骑士从后厨走了回来,剑已出鞘,剑身上还有血在滴落。

    餐厅里面一片安静,只有他的金属靴踩踏地板的声音。

    他并没有将剑插回剑鞘,就这么提着剑,来到了熊猫的面前,冷冷地看着熊猫。

    熊猫依旧坐着,平静地看着他。

    “我是个讲道理的人。看在你是我们雇来的份上,宽恕你不懂规矩的罪过。”骑士用充满了威严,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留下一只手,你可以走了。”

    熊猫没有理睬他的话,问:“那个厨师怎么样了?”

    威严骑士的表情变得阴冷起来。

    “等等!等等!”之前跟熊猫说话的那个年轻骑士大叫,“等一下!”

    威严的骑士没有回答熊猫的提问,也没有理睬同僚的叫喊,飞快地挥剑,砍向熊猫的右手。

    他的剑极快,快得好像是一道闪光。

    在整个穆兰达那巡防司,他挥剑的速度可以排进前三名,当敌人看到剑光的时候,往往就已经中了招,很多敌人甚至于直到人头落地,才能反应过来。

    但这一剑却没有能够砍中。

    骑士、侍从,还有提前来准备等待的冒险者们,都看到了极为奇异的一幕。

    熊猫抬起了右手,也不见他施展什么手段,那把锋利的佩剑就已经落在了地上。

    下一瞬间,熊猫的身体已经出现在了威严骑士的背后,那只比寻常人宽大许多的右手捏住了骑士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朋友!冷静!冷静一下!”那个年轻的骑士又大叫。

    熊猫笑了笑,没有回答,提着被他捏住颈动脉而手脚发软的威严骑士,快步走到了后厨。

    胖胖的厨师瘫软在地上,低声呻吟着,脸上满是鲜血。

    一道深深的伤痕从他的眉心划到眼角,一只左眼已经瘪了下去,分明是瞎了。

    熊猫松开了手,让骑士落在了地上。

    不等骑士恢复过来,他就冷冷地说:“你为什么要弄瞎他的眼睛?”

    他没有等骑士回答,摇摇头,说:“算了,听你的鬼话,平白脏了我的耳朵!”

    说着,他一把捏住了骑士的右肩。

    训练用的轻铠甲在他的手下迅速变形,不到一秒钟就完全崩裂,然后就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我懒得跟你讲道理,既然你只会用剑去伤害无辜,那你也就不配用剑了。”熊猫冷冷地说。

    说完,他抓起这个脸上再也没有半点威严的骑士,直接扔了出去。

    伴随着摔倒滚落和惊呼的声音,这骑士宛如滚地葫芦一般,在地上滴溜溜滚了几圈,最后停下不动了。

    餐厅里的众人此刻才看清了他的伤势,他们都是内行,自然明白这伤势意味着什么。

    骨头碎裂,是所有伤势里面最麻烦的。除非找高级的圣职者使用能够重塑肢体的法术,否则他这条手臂就算是废了。

    相比之下,哪怕是被砍断手臂,只要能够把被砍断的手臂找回来,重新接好都不是特别麻烦。

    作为圣职者,熊猫对于疗伤法术也很内行,尽管他的本职技能里面并没有什么治疗法术,不能给人治疗,但什么样的伤势容易治疗,什么样的伤势难以治疗,他还是很清楚的。

    而且……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除了本职技能之外,别的什么技能都没有的穿越者了。

    正所谓一法通万法通,既然已经掌握了神圣力量的使用方法,并且从圣武士技能延伸到了神拳使者的方向,那他当然也不会错过神圣力量最主要的使用方向之一,治疗。

    在这段时间,通过拿一些捕捉到动物做实验,他已经初步掌握了治疗法术。唯一的缺点在于,治疗的“量”常常会有些过头,让那些动物变得亢奋不已。

    尤其是老鼠之类体型特别小的动物,甚至于可能亢奋发狂的地步。

    但如果用在人的身上,就好多了。

    一把将那个人品糟糕的骑士扔进餐厅,他走到胖厨师面前,道了一声“对不起”,然后手上就亮起了金色的光芒。

    神圣力量如同泉水一般涌入胖厨师的身体,只见他的伤口飞快地愈合,出血也停了下来,唯有瘪下去的眼眶,始终没有恢复。

    想要治疗他的眼睛,需要的不仅仅是充足的神圣力量,还有对应的巧妙技巧。那是被称之为“肢体重塑”的高深法术和那个骑士所需要的,正好相同。

    “等我办完了这边的事情,你就跟我走吧。”他说,“我认识一个朋友,他的治疗法术非常高明,能够治好你的眼睛。”

    “我是个厨师,只会烧菜做饭。”胖厨师低声回答。

    “没什么,其实我们很缺厨师。”熊猫说,“我的另一个朋友不止一次抱怨过,自己明明是个武林高手,却只能干着厨师的活儿,简直是在浪费人才。你是个很厉害的厨师,如果你能接替他的工作,相信他会很高兴的。”

    “真的?”

    “当然。”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