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群马假设它们真的可以算是马的话正在湖边打得不可开交,它们互相冲撞、撕咬,用壮硕的身体不断撞击对方,用锋利的牙齿彼此撕咬,很快就有不止一匹马受了伤,鲜血染红了地面,也染红了一片湖水。

    熊猫远远地看着,并没有插手的意思。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自然的法则。他不过是区区一个穿越者,顶天了算是一个比较厉害的圣武士,凭什么要在自然的竞争里面插手呢?

    何况,这两群马……实在也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别的不说,只看它们那锋利的牙齿,还有那娴熟的撕咬动作,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素食动物。

    猛兽和猛兽之间的厮杀,或许是魔兽和魔兽之间的厮杀,旁人只要看热闹就好。

    熊猫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过了一会儿,他在群聊里面发了一段消息,大致介绍了自己看到的场面,询问有没有谁知道这两种马分别是什么。

    他的问题很快就得到了回答,犹如两脚书柜一般的和音知道这两种魔兽的名字和习性。

    它们的名字还真都有个“马”字,不过一个叫做“青牙马”,一个叫做“水马”。

    嗯,都是魔兽,吃人的那种。

    青牙马和水马都是龙属的魔兽,一般认为青牙马是陆行龙的分支,水马是水龙的分支。陆行龙和水龙之间,原本就有种族敌对,这两群魔兽的领地又互相重叠,自然是水火不容,不打出个高低胜负不算罢休。

    然而青牙马也好,水马也罢,都有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

    它们的身体足够强壮,但相对的,它们的攻击能力不是很出色。

    青牙马的身体覆盖着厚厚的鳞片,这种鳞片比普通的全身甲都更加结实,一般的刀枪剑戟根本无法刺穿。这种体型硕大的魔物惯于使用冲锋和撞击来将敌人打倒,使敌人失去反抗能力,至于嘴里的利齿,其实多半只用来完成最后一击,以及享用猎物。

    水马的鳞片比青牙马薄弱一些,可它们身上有滑腻的粘液。这些滑腻的粘液能够有效降低碰撞带来的伤害,让青牙马惯用的手段威力大大减弱。可水马的攻击手段其实还不如青牙马,它们捕猎的方式一般是先引诱敌人,等敌人靠近水边之后,再猛地拽住敌人,把它拖到水里淹死然后吃掉。青牙马的块头普遍比它们大一些,此刻又是两群魔物的混战,在这种战斗里面,它们根本找不到机会施展自己最拿手的攻击。

    两群强大的魔物就这么撕打,尽管彼此都气势汹汹,恶狠狠地想要给对方以致命一击,但打了大半天,虽然彼此都受了不少伤,却连哪怕一个被打死的都没有。

    过了一阵,天色渐渐黑了,水马们纷纷退入湖水之中。青牙马暂时占到了上风,在湖边欢快地嘶鸣,犹如庆祝胜利一般。

    尽管……这胜利其实没什么意义。

    熊猫饶有兴趣地看完了这场战斗,然后退到距离湖水大概三百步的地方,准备宿营。

    靠着湖边宿营是绝对不行的,一般来说,距离岸边不超过百步的范围,都是水生魔兽比方说水马可能袭击的区域。而三百步,差不多才是公认的比较安全的距离。

    将营地周围的草割倒,移走,熊猫稍稍花了点时间,为自己弄了一个简陋的草堆这就是他今天晚上的床铺。

    平时早就收集好了的荆棘和木柴被从道具栏里面拿出来,荆棘围了一圈,充当栅栏;木柴则被点燃,提供照明和温暖。

    当然,更重要的,是环绕整个宿营地的法术。

    熊猫并没有特意施展什么法术,只是将神圣能量引导出来,贯注于围绕着营地的荆棘栅栏之中。这些能量可以维持一整夜,在能量消散之前,各种魔物都会因为讨厌和自己格格不入的神圣能量,而远离这片区域。

    熊猫就躺在篝火旁边的草堆上,安心地睡着了。

    他一点也不害怕夜里会有什么东西来袭击自己,如果真的有那种不讨厌神圣能量的家伙,那他是欢迎的。当然,如果是会被神圣能量激怒而发起进攻的,他也一样欢迎。

    前者是不错的旅伴,后者是很好的经验值来源。

    至于更加强大的,强大到他对付不了的。

    无非就是免费回个城嘛,有什么好担心的?

    熊猫睡到半夜,突然心中一惊,猛地醒来,坐了起来。

    他的心中涌起了一股危险的感觉,这份感觉并不强烈,却已经足够将他惊醒。

    站起来四面张望,他看到了白天那群青牙马。

    这些家伙正在鬼鬼祟祟地靠近湖边,不知道想要干什么。

    按照和音的说法,青牙马是能够在水里活动的,虽然它们是地行龙的后裔,但地行龙里面会游泳的比比皆是,旱鸭子反而是少数。

    看着它们一个个悄悄地下水,朝着湖水中间,正躺在水草巢穴里面的水马们接近,熊猫顿时明白了它们的意思。

    这是要玩夜袭啊!

    真想不到,区区一群魔兽,竟然还会玩夜袭这套……

    看着它们几乎无声无息地在水中游弋,宛若一团团阴影一般,熊猫忍不住眯着眼睛笑了。

    他有点好奇。

    水马们会不会被青牙马夤夜奇袭击败?如果被打败的话,它们会怎么办?是会奋战到底呢?还是会落荒而逃?

    熊猫很期待看到结果。

    但事情的发展和他的猜测完全相反,当青牙马接近了水马的巢穴时,湖水突然剧烈地震荡起来,就像是整个湖泊在被谁摇晃一样,激起了层层波浪。

    熊猫没料到这种事,青牙马们显然更没料到。它们惊慌失措地发出短促的嘶鸣,立刻转身后退,想要逃跑。

    很显然,虽然只是一群魔物,但它们深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的道理,并且能够很好地身体力行。

    但这个时候想要逃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水马们靠着布置在巢穴周围的陷阱,识破了青牙马夜袭的阴谋。被惊醒的它们没有半点犹豫,立刻翻身下水,朝着同样在水里的青牙马发动了攻击。

    作为水生魔物,水马在水里的战斗力比在岸上强得多。相反,青牙马在水里就很吃亏,惯用的冲撞技能无法施展,十成的战斗力最多只剩下了五六成。

    此长彼消,水马迅速占据了优势,打得青牙马狼狈不堪。熊猫甚至注意到,有一只体型较小的青牙马被几只水马用触手一般的鬃毛缠住,有的咬头,有的咬腿,拖着拽着,拖到了湖水的下面。

    很明显,等待它的将只有死亡。

    可惜水马的数量终究不够多,青牙马们也撤退得足够果断,所以最终被拖到水面之下的只有这一只而已。

    一只也已经足够了,青牙马总共也就十来只,这算是损失了接近十分之一的兵力了。要放在古代战争里面,简直就是足以引起大溃败的战损啊!

    熊猫这样不着调地想着,看着青牙马狼狈地逃上了岸,却被水马一路追杀。

    尽管水马上岸之后的战斗力会明显减弱,但对上已经完全溃败的青牙马,怎么都是优势。

    双方一逃一追,很快就远离了湖边,渐渐靠近了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

    就在这时,一道青灰色的身影宛若闪电一般,从树林里面冲了出来。

    那是一匹特别雄壮的青牙马,比寻常的青牙马高出了至少两个头,魁梧的身体充满了力量的感觉,一片片青灰色的鳞片在月光下倒映着森森冷光,看起来十分凶恶。

    它高高跃起,从空中跳到一匹水马的面前,比常人巴掌更大的铁蹄重重地落下,只一脚,就把那只水马的脑袋给踏开了花!

    而且它的攻击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借着这一踏的力量再次纵身跃起,展现出了超乎寻常的敏捷和轻巧。

    这次它跳得更高,铁蹄落下的时候,也更加沉重。

    骨骼破碎的声音,远在几百步之外都能清清楚楚地听到。

    随之而来的,是低沉的哀鸣。

    水马的首领,一只特别强壮的水马,被踏了个脑浆迸裂,眼看是活不成了。

    那匹青牙马再次跃起,猛踏。

    一系列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流畅,又好似电光石火一般短暂,前后也就是眨几次眼睛的时间,刚才还气势汹汹追杀青牙马的水马群,就已经横七竖八倒了一地。除去最后面两只跑得快,总算及时逃进了水里之外,别的全都死在了这只魁梧而轻捷的青牙马蹄下。

    一口气击败了老对手,那只青牙马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冲着别的同伴发出了响亮的嘶鸣。

    尽管熊猫不懂兽语,却也能够明白它的意思。

    跟我来,进攻!

    伴随着嘶鸣,这只特别雄壮的青牙马纵身入水,别的同伴们也纷纷跟着跳进水里,朝着逃跑的水马追杀过去。

    熊猫远远看着这一切,看着最后的几匹水马慌不择路之下逃上了岸,却被青牙马衔尾追杀,最后没有哪怕一个得以生还。

    他忍不住摇摇头,赞叹不已。

    那只特别雄壮的青牙马明显是兽群之王,它特地安排了这么一个诈败诱敌的计划,就是为了用一场决战,彻底解决这群老对手。

    事实证明,它的计划很有效。

    或者说,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让它强大的力量能够完全发挥出来,这场两个种群之间的战争,就可以被画下句号。

    看着昂首欢呼的马王,熊猫微微一笑,忍不住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

    如果能够驯服这家伙,让它成为自己的坐骑,那么一定不仅威武霸气,而且能够帮上大忙!

    这时,他就忍不住想到了一个同伴的口头禅。

    做人呢,就是要爬最高的山,骑最野的马!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大笑一声,纵身朝着马王冲了过去。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