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阔步走在陡峭的高山雪坡之中,前几天登山时候他带来许多麻烦的雪坡,现在已经不再能够对他造成什么妨碍,脚踩在松软的雪上,虽然陷了进去,却能够巧妙地取得平衡,完全没有之前深一脚浅一脚的狼狈样子。

    在他的心中,有一团烈焰正在熊熊燃烧。

    这不是什么形容词,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热流。而它的来源,就是他不久之前喝的一壶酒。

    云巨人招待朋友的烈酒“火烧”。

    这种酒恰如其名,是一团团燃烧的火焰不是说酒烈得像火焰一样,而是这酒本身就是一团团火焰,无非燃烧得不那么炽烈而已。

    就算烧得不猛烈,那也是火焰。

    当初云巨人把这酒拿出来的时候,熊猫实在是吓了一跳。

    他怎么也没想到,云巨人所谓的“好酒”,竟然会是这样!

    爬上雪山,走进被云雾环绕的雪线之上,他就遇到了云巨人。

    云巨人虽然严厉打击一切侵犯自己领土的行为,但对于熊猫这种孤身攀爬陡峭雪山的勇士却并不排斥,反而颇有敬意。

    他们并没有给熊猫添麻烦,只是远远地看着他攀登,偶尔说上两句,除了鼓劲之外,就是提醒他一些危险。

    他们的提醒往往来得很及时,让熊猫好几次躲过了危险。

    最终,熊猫经历了许多的困难和危险,终于成功地爬到了山顶。

    当他脚踏在山巅之上的时候,一直弥漫在周围的雾气突然散去,他看到了一碧如洗的蓝天,鲜艳的红日,以及在自己脚下环绕群山,让一座座山峰仿佛海上岛屿的茫茫云海。

    他已经来到了云空之上!

    当时他真的想要放声大吼以庆祝,然而疲惫到极点的身体,还有高空稀薄的空气,让他不得不拼了命地大口呼吸,根本腾不出哪怕一点点力量来吼叫。

    那时候,他心中除了满溢的豪情之外,就是一个稍稍有点滑稽的想法。

    我这算不算是在无器具的情况下攀爬高山?要放在地球上的话,会不会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

    想来是会的,毕竟地球人没他这样的体质。想要攀爬高山,完全不依赖任何器具,实在是不大可能。

    别的不说,氧气瓶总是要的吧,雪镐、钉鞋这些总是要的吧。

    至于那些所谓“无器具登山”的“奇人异士”,其实就是靠着花了大价钱,让真正负责登山的超专业人士一般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当地土著把自己给运上去登山界有个名言“只要你钱足够多,就算是一头猪,也能给你运到珠峰山顶上去”。

    像熊猫这样,真正不依赖任何器具,穿着一身保暖用的皮衣,就这么爬上大雪山的,绝对是异数。这种成绩已经不是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了,而是需要被送到研究所里面,时不时抽一点血,研究一下他的细胞究竟是个什么鬼结构,基因究竟跟普通人哪里不同?

    把这些不靠谱的念头赶走之后,熊猫开始考虑怎么下山的问题。

    登山的时候他只能想到一鼓作气向上向上再向上,完全没考虑过下去的问题。等到登上了山顶,回头看看脚下陡峭的冰崖雪坡,他开始苦恼起来。

    上山容易下山难啊!

    就在这时,之前一直远观而不靠近的云巨人们凑了上来。他们很热络地称熊猫为“征服高山的勇者”,邀请他前往云巨人的住所,说是要用引以为豪的好酒招待他。

    云巨人的好酒?嘿嘿,那还有什么需要犹豫的吗?当然没有!

    于是熊猫就跟着云巨人们,很奇妙地走在云雾之中,走进了一座建在云上的宽阔大屋。

    这大屋十分雄伟,但并不精致,谈不上是什么宫殿。看得出来,这应该只是云巨人的临时居所,并不是他们长期居住的真正住宅。

    想来也是,就算是招待客人,云巨人也不会轻易将外人带到自己家里去。

    要是他们真的这样缺乏警惕,怕是早就被人干掉了。

    在大屋里面,熊猫得到了云巨人们的交口称赞,然后就端来了云巨人的好酒烈酒“火烧”。

    看着那些倒在碗里,却没有流动,而是还在缓缓燃烧的火焰,熊猫不禁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

    他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有需要“吞火”的这一天。

    但稍稍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抱着“最大不过是个死”的豁达心态,一仰脖子,将这一碗跳动的火焰给直接吞了下去。

    他没有被烧死,但胸中却多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角色也多了两个被动技能。

    一个是永久的,名叫征服高山的勇者,效果是不再受到高山崎岖地形的影响,真正可以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另一个是暂时的,名叫火烧烈酒,效果是完全免疫寒冷伤害。

    看着第二个效果,他的第一反应是我是不是应该趁着这个效果还在的时候,跑到极北冰原杀冰龙艾斯欧蒙?那家伙最厉害的招数就是“冰冻吐息”,我完全免疫寒冷伤害的话,它就只能跟我肉搏了。一个全副武装的菜刀对上一个只能靠爪子牙齿尾巴的巨龙……不行,似乎还是很吃亏的样子……

    可惜这个被动技能持续的时间还不够长,当他告别了云巨人,迈着轻松的步伐,飞一般地从雪山上大步走下来的时候,随着胸中的热流渐渐散去,这个被动技能也就渐渐消失了。

    说来很巧,当他走到半山腰,来到位于山腰的色雷斯人哨所时,这个技能正好完全消失,不知道是不是云巨人们设计好的。

    这群能够独霸云空之上领地的奇妙种族,应该有这种本事吧……

    之前跟他见过面,还说过一些话,并且试图劝阻他的两个色雷斯军官也来到了哨所。他们大概是之前就看到了他下山的身影,所以特地来跟他见面。

    见了面之后,那个可能军衔较高的矮个子军官就邀请他加入色雷斯军队,并且许诺只要把这件事报上去,他至少可以得到元帅的召见,甚至国王陛下都可能亲自接见他。

    然而熊猫仔细考虑之后,还是拒绝了。

    虽然这个条件的确是很诱人,但一想到之后色雷斯会展开大规模的侵略,他就不愿意成为这个国家的士兵。

    老虎的想法里面,至少有一点他是赞成的。

    反对侵略。

    他不管这世界上各国的疆域是怎么划分的,只知道在色雷斯发动侵略战争之前,这世界其实还是大致上比较和平的。而色雷斯的扩张,不仅给整个西陆西部、中部的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也揭开了乱世的真正序幕。

    与这样的人为伍,不行!

    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更不行!

    所以他最终还是拒绝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飞鸟关。

    看着他远去的身影,飞鸟关的正副守将纷纷摇头。

    “要派人干掉他吗?”高个子副将问,“我总觉得,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在战场上遇到他。”

    矮个子主将笑了,笑容里面满是自信:“如果不能在战场上遇到这样的英雄好汉,那我还为什么从军?权力?地位?这些东西对我根本没意义!”

    他注视着熊猫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草原深处,忍不住笑了:“我倒是很期待陛下早日发起那场大战。一想到能够和这样的英雄好汉们用刀剑说话,我就兴奋激动啊!”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