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之外,塔拉汗领剩余的士兵们心惊胆战地等待着。他们看到了恶魔的出现,也看到了魔法阵五行转化疯狂轰炸的场面,现在一个个都双腿站站,即便明知道现在应该冲进去营救伯爵,也没有哪怕一个人能够鼓起勇气向前迈步。

    他们现在只能祈祷,祈祷自家伯爵福大命大,能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至于之前那从己方这边飞出去的团团黑气,只能权当看不见不,就是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伯爵的手段,大家都是知道的。别说是无凭无据仅仅“怀疑”,就算是有凭有据,也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他。

    或许……有凭有据的话,反而会把自己的命送掉吧。

    所以大家都打定了主意,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伯爵大人究竟怎么样了?该不会死在里面了吧?

    如果他死了的话……那大家怎么选择,可就不一定了……

    就在大家胡思乱想的时候,伴随着脚步声,一群冒险者簇拥着伯爵走了出来。

    伯爵的状态很不好,衣服上有血迹,脸色苍白,走路也踉踉跄跄,全靠旁边的埃里克扶着。但他的精神还算清醒,并没有昏迷或者伤重不起的样子。

    看着急急忙忙上来迎接的军官们,伯爵冷冷地一笑,说:“看来你们等了很久啊。”

    军官们的脸顿时就白了,一个个战战兢兢不敢回答。

    “算了,我就剩你们这些人了,再收拾了你们,岂不是要当光杆司令!”伯爵没好气地说,“回去之后,士兵们加强训练一个月,军官们扣三个月的薪水!你们有意见吗?”

    军官们连连摇头,喜出望外。

    被扣三个月的薪水,当然是很肉疼的事情。但相比他们犯的错误,能够这样过关,实在是意外之喜。

    他们当中的不少人都已经在考虑安排后事了,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可以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就在这时,一个军官突然激灵了一下,问:“大……大人,您刚才说……就剩我们了?”

    军官们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毛骨悚然。

    上千人的军队,就剩下他们这最多不超过二百了?

    山谷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伯爵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小看了洛卡家族的女人,也小看了那个恶魔。”他说,“如果不是这群冒险者们相助,连我自己都会死在里面。而为了救我,他们却搭上了好几条性命。”

    军官们看向冒险者,这才注意到他们的样子也很狼狈,不少人身上都带着伤,甚至还有缺胳膊断腿的,的确是经过了一番苦战的样子。

    “山谷里面……究竟怎么回事?”一个军官忍不住问。

    “恶魔被召唤出来了,超乎你们想象的恶魔。”无眠叹道,“虽然我们做了很多准备,但面对魔王的投影,终究还是不够。最终,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才算是将它勉强击退。”

    “魔……魔王?!”

    “天啊!”

    “竟然是魔王!”

    军官们一个个脸色煞白,看着那片已经安静下来的山谷,犹如看到恐怖的鬼域一般。

    所谓魔王,就是民间对于地狱七十二柱大恶魔的简称。在普通人看来,这些大恶魔既然可以统帅一个个恶魔军团,那当然就是恶魔之中的王者就像是人间的国王一样。

    这种看法倒也没什么错,反正七十二柱大恶魔之中,就算势力最小的,统帅的地盘勉强也够得上称作“国家”了甚至于比不少小国的地盘更大呢。

    当得知山谷里面爆发了和魔王的大战之后,幸存的塔拉汗军队在撤离时候展现出了惊人的高效率,快得犹如一阵风似的。

    他们很快就回到了塔拉汗城,然后伯爵将城内各个教会的首脑们邀请到了伯爵府,介绍了这件事。

    “魔王?!”

    “大恶魔?!”

    各个教会的负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大相信。

    地狱七十二柱大恶魔,是这个世界“邪恶”一方的终极力量,与天界的大天使们同等。在这个诸神并无确凿人格的世界里面,它们就已经是“最强”的存在。

    即便是七十二柱大恶魔里面相对较弱的,也是大佬到不能再大佬的存在。这样的大佬,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来到人间呢?

    莫不是弄错了?

    伯爵见大家不信,冷笑一声,表示战斗的遗迹还在,他们可以亲自去看看。

    各个教会的负责人见他说得这么肯定,就满心狐疑地来到了那个山谷里面。

    然后,他们真的感觉到了虽然正在消散,但极为森然可怖的恶魔气息!

    这气息并不强大,却有一种令人两股战战,几乎站立不稳的威圧感。主教、祭司们甚至不用再研究,就可以肯定,这的确是某个大恶魔留下的气息!

    虽然时过境迁,残存的一点气息已经不足以判断当初派出投影的究竟是哪个大恶魔,但庞大的魔法阵被从内部击溃,大几百士兵死得惨不忍睹,这些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证据,可以让他们看出当初大恶魔投影的嚣张气焰,看出当初那一战是如何的艰难。

    “真是不容易啊!”

    “塔拉汗伯爵虽然为人不行,但至少在大是大非的关键问题上,还是很站得住的。”

    “是啊!”

    各个教会的负责人们感叹着,将消息传回了总部。

    随后,就有教会高层从王都过来,实地勘察了战场。他们当然也看不出任何的问题因为来得有些迟的缘故,他们到的时候,大恶魔的气息已经几乎完全消散了。

    又过了个把月,塔拉汗家族和那群冒险者们,就得到了来自王都几个大教会,以及王国方面的联合表彰。

    不过,代表塔拉汗家族接受表彰的,已经不是伯爵本人,而是他的次子多伦·塔拉汗。

    伯爵受伤回家之后,不久就病倒了。他的长子哈雷·塔拉汗满心欢喜地接过了领地的大权,正准备大展拳脚,却不料伯爵的病情在埃里克等人的治疗下迅速好转,甚至有似乎有老当益壮的意思。

    哈雷眼看着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再也忍耐不住,发动了政变。

    政变失败,老伯爵再次展现了他的凌厉手腕,处决了好几个身份不凡的人物。而哈雷因为是他儿子的缘故,侥幸捡了条命,被囚禁了起来,或许这辈子都没有重见天日的希望。

    这场政变虽然失败了,但老伯爵却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当一切处理好之后,他就宣布退休,将爵位传给了多伦。

    就在表彰前几天,第四代塔拉汗伯爵,多伦·塔拉汗正式宣布就任。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