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汗伯爵从来都没想到过,居然会看到另外一个自己。

    眼前这人,无论相貌还是神态,都和自己一模一样,哪怕是他自己,也看不出任何区别。

    他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这个走了几步就停下的人,努力想要在对方的脸上身上找到哪怕一点点跟自己不一样的地方,但怎么也找不到。

    相貌完全一样,装束也没区别,最重要的是,这人脸上的神态气质,和他看不出半点不同。

    伯爵知道,这世界上多的是伪装大师,能够装扮得跟别人一样。可再怎么厉害的伪装大师,最多也就把容貌装得一样,总不能连气质都一样啊!

    人的气质是由这个人的一生经历累积而来,无论怎么伪装,人生经历是伪装不来的。

    当假货独自站在人们面前的时候,或许可以迷惑那些观察力不够强的人,但当真货假货站在一起的时候,除非是特别愚钝的人,否则谁都能看出两者的不同。

    那种很难用语言形容的感觉,就是气质。

    伯爵的气质,是他几十年勾心斗角,几十年位高权重,几十年杀伐果断……养成的,对此他有充足的自信,认为任何人都无法模仿。

    但是此刻,他的自信开始动摇了。

    眼前这个人,别说相貌,就算是气质,也跟他自己没什么区别。

    他很努力地看着,特别注意看着这人的眼睛再怎么厉害的伪装者,也很难把眼睛伪装得一模一样。

    但他看到的,正是平常镜子里面所看到的眼睛。

    “不……这不可能!”

    伯爵失声惊呼,连连摇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那人冷笑着,看着他。

    这种冷笑也给他无以伦比的熟悉感,尽管他很少对着镜子冷笑,但是他明明白白就可以感觉到,这冷笑正是他自己脸上经常有的那种笑容。

    突然间,伯爵恍然大悟。

    这根本不是什么伪装,就是他自己!

    有人用魔法将他自己的影像记录了下来,投影了出来,想要用这个来欺骗他!

    “想得美!”伯爵怒吼一声,手上紫光闪烁,五个魔法光球画着弧线飞了出去,朝着那个诡异的人影射去。

    按照他的想象,这个魔法可能会穿过幻影,也可能会与构筑幻影的魔法冲突,互相抵消。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人抬起了右手,手上同样紫光闪烁,一个带着微灰黑颜色的光盾浮现在面前,将他的魔法完全拦截了下来。

    “不……不可能!”

    伯爵倒退了几步,身体微微颤抖。

    这个魔法,他是很熟悉的,因为这是他最擅长的魔法之一。

    更让他恐惧的是,当这人施展法术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魔力消失了一些差不多,就是这个法术所需要的份量。

    这让他顿时明白,施展这个法术的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但是……他明明站在这里,为什么会站到对面去,为什么又会用法术拦截自己的法术?

    而且……装束也不对啊!他今天穿的不是这样一套衣服啊!

    伯爵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乱糟糟宛如有一群野马在里面狂奔践踏过一般,又像是一团胡乱缠绕的丝线,找不出半点头绪。

    于是他只能瞪大眼睛看着这人。

    然而这人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静静地站在那里。

    他一动不动,却给伯爵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份压力虽然不及之前那个伪装别西卜的银发少女带来的那么沉重,却别有一种诡异。

    就像是早上出门,按说一拉开门,看到的应该是门外的景象。结果看到的反而是屋内……转头往回看,也是屋内。

    这是一个著名的法术“回环屋”,被困在回环屋里面的人,除非有特殊的空间感知能力,否则就算是能够一拳打死一头牛,在法术失效之前也无法离开。

    伯爵觉得,自己好像就是中了类似这样的法术,所以才看到了自己。

    “对!既然有回环屋,当然也可能有回环镜子!我面前就是一面回环镜子!我看到的是镜子里面的自己!”

    他用有些急躁和癫狂的声音说:“没错!这只是一面镜子!”

    “这只是镜子!只是镜子!”

    他把同样的话反复地说着,然后,向前迈去。

    他才不相信这是真的呢!绝对只是个镜子而已!

    尽管“镜子”里面并没有映出他周围的树木,只映出了他自己,但他依然坚信,这只是一面镜子!

    走到这人的面前,他朝着对方的脸伸出手去,想要摸到那镜子的镜面。

    然后,他的手被抓住了。

    抓住他手的,是一个男人的手。

    苍老,瘦削,但充满力量,更有淡淡的恶魔气息,在其中流浪。

    “这个样子,真是丑陋!”那人用伯爵熟悉无比的声音说,“体面一点吧,我。”

    伯爵的身体猛地一震,想都不想,另一只手上发出了魔法的光芒,就要发动攻击。

    但还没等他攻击,就已经被甩开了。那人的力量极为庞大,一下子就把他甩退,踉踉跄跄退了好几步。当他还没能站稳脚步的时候,一道紫黑色的光芒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立刻感觉到了虚弱无力,双腿变得无比沉重,就像是两大块铁,沉甸甸地压在地上,抬都抬不起来。身体也变得极为沉重,纵然用尽了力量,也没能支撑得住,颓然倒下。

    这个法术,他同样很熟悉,是恶魔法术的一种,可以汲取受害者的体力,让受害者变得虚弱无力。

    在过去的日子里面,他使用过很多次这个法术,通过法术将祭品处理好了,奉献给恶魔享用。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也会中这个法术。

    而且,使用法术的,还是他本人!

    伯爵心中升起了无比荒谬的感觉,他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对劲了,自己就像是在做一个荒唐的噩梦一样。

    “是的……这一定是梦!从早上开始……今天一天,我都在做梦!其实我还在家里,还躺在床上。只要我闭上眼睛数一二三,再睁开眼睛,就能够醒过来……”

    伯爵自言自语,闭上了眼睛,默默地数了一二三,然后再睁开眼睛。

    他看到的依然是茂密的树林,还有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自己”。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