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伯爵才停下脚步。

    他扶着一棵大树,剧烈地喘息着。

    这一番狂奔,对于一个老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剧烈了。而比身体的疲惫更加沉重的,是心灵的恐慌。

    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忍不住就呕吐了起来。

    呕吐了一会儿,他才算是从极度疲惫和极度恐慌之中恢复过来,有气无力地倚着大树坐下,喘息不已。

    一边喘息,一边思考。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没道理啊!那位陛下怎么会离开地狱来到人间?祂可是地狱恶魔大军的总帅,地狱三巨头之一,怎么能够跑到人间来?不可能的!

    他的心中在狂吼,但嘴上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喘息。

    他不敢说,一个字,一个音节都不敢说。

    刚才,他已经认出了那个银发圆脸小女孩的身份。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女孩,而是地狱总帅别西卜的化身!

    虽然她约束着自己几乎全部的力量,只流露出微不足道的一丝,但力量的强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力量的层次。

    那种力量,那种威压,那种让人恨不得把自己团成一团缩成一个球,以躲避其目光的可怕存在感……毫无疑问,她是极为高阶的存在,是已经高到让伯爵连仰望都不敢,只能竭尽全力远离的层次。

    而且,恶魔的反应也证明了这一点。

    按照契约,它应该竭尽全力保护塔拉汗家族。但它却完全放弃了契约,直接拜服在对方的面前,这是为什么?

    因为它知道,当那一位出现之后,它自己的想法已经毫无意义。无论它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都不会对事情的发展构成任何影响。

    如果那一位想要塔拉汗家族毁灭,那这个家族就会毁灭。如果祂不想要这个家族毁灭,那谁也毁灭不了这个家族。

    在祂出现的这一刻,契约就失去意义了。

    伯爵喘息了一会儿,心中的狂吼却又换成了苦笑。

    我刚才做错了啊!应该也趴到那位陛下面前去的!

    他此刻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就算一切重来,他的选择也不会改变。

    刚才那个时候,他其实已经差不多陷入了疯狂,理智完全崩溃,只剩下生物的本能躲避危险的本能。

    在这种本能的控制下,即便他恢复清醒之后立刻意识到自己作出了错误的选择,也毫无用处。

    伯爵苦笑了一会儿,从储物腰带里面取出一些能够补充体力和振奋精神的药物,恢复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然后就踉踉跄跄朝着山谷出口,朝着自己残余部队的方向走去。

    自己刚才在那位陛下面前逃跑,必定是让祂不喜了。自己这样的蝼蚁,竟然让那位陛下不喜,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要不是下不去手,他甚至现在自己死掉的心思都有了。

    “一切都完了……都完了!”

    他就这么喃喃自语,蹒跚走在山谷之中。

    走了一会儿,他看到路边躺着一个塔拉汗士兵。

    这个士兵的铠甲上有一道清晰的裂纹,应该是被刀剑劈开,鲜血从裂纹里面流出来,却已经差不多干涸。

    “是之前侥幸逃出魔法阵的?还是之后来找我的?”

    伯爵本拟不闻不问,但他突然注意到,这士兵的右手上,紧紧握着一个发光的东西。

    那是什么?

    即便已经心如死灰,他还是忍不住好奇,走上前去,想要看个究竟。

    但就在他走到那个士兵的尸体面前时,异变突生!

    本已死去的士兵左手上,突然多了一把短刀,飞快地刺向毫无防备的伯爵,深深扎进了他的肚子。

    伯爵身上原本有许多防护法术,但大多数都毁在了之前抵挡魔法阵的时候,剩下的在这短刀面前,全都没能奏效。

    破法刀!

    伯爵心中大惊,手上泛起紫色的光芒,一个个光球飞了出去,画着弧线轰在了“尸体”身上。

    那具尸体顿时被轰得飞了起来,接连打了几个滚,然后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这是……真的尸体?

    伯爵战斗经验多少还是有一些的,一看那尸体翻滚的样子,就知道它真的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换句话说,是有人隐藏在暗处,操纵这具尸体攻击自己。

    那人……究竟是谁?

    他心中思索着,手上则急忙握住那把插在自己腹部的短刀,一咬牙拔了出来。

    血流如注,随之而来的是似乎五脏六腑都全都撕裂的剧痛。

    但伯爵并没在意这些,他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流出的血的颜色。

    红而微黑,含有毒性,但毒性并不很强。

    怪事!那人既然要暗杀我,按说就该用剧毒的短刀才对,怎么会毒性这么弱?

    他心中满是疑惑,手上却不敢怠慢,急忙拿出解毒药剂和治疗药剂,接连喝下。

    伯爵为自己准备的治疗药剂当然是最高档的,虽然不敢说起死回生或者断肢重生,但仅仅只是肚子上被捅了一刀这种伤,只一会儿就恢复如初。除了衣服上的破洞和血迹之外,再也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

    但他的解毒药剂却没有能够取得预料之中的效果,身体内的毒素没有任何缓解的意思,就像那解毒药剂是假货,只是一瓶糖水而已。

    伯爵更加疑惑,却也没特别意外能够设下这种陷阱的人,要是真的这么容易就被自己化解了,才反而是怪事!

    “要是几天之前,我现在一定会惊慌失措吧。”他自言自语,却忍不住笑了,“但是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

    那触怒了那位陛下相比,已经没什么是值得在意的事情了。

    他缓缓走着,动作有些僵硬,脸上却没有半点恐惧之色。

    又过了一会儿,他的身体微微一震,鲜血从鼻孔里面流了出来。

    契约被强制解除了,而且是以净化的方式。

    “不对啊!如果是那位陛下的话,为什么会用这种方式解除契约?”

    别西卜当然有能力解除任何契约,但祂是堂堂大恶魔,是恶魔军团的总帅,怎么会用“净化”这种神圣系的手段解除契约?这简直是荒谬!

    伯爵身体猛地一震,眼睛瞪大了。

    “难道说……我见到的是假货?我被骗了?”

    他长大了嘴巴,仔细回忆当时的情景,顿时发现了很多的疑点。

    如果那真的是别西卜的化身,那根本就不用让自己的影子变成那种恐怖的模样。那种行为根本毫无意义,倒像是在刻意彰显身份一般。

    不仅如此,大恶魔随身携带的书籍,必定是威力无比的魔法书,为什么自己看到那本书的时候,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魔法力量?

    而且那个银发圆脸的女人始终没有开过口,莫非是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显得缺乏气势,让骗局失败?

    伯爵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怀疑有道理,眼睛也越来越亮。

    如果那不是别西卜的话,那么自己也不过就是失去了和恶魔的契约而已。就算没有了恶魔的帮助,塔拉汗家族依然还是伯爵,依然还是这块领地的主人!

    只要自己设法逃出去,一切都还有希望!

    想到这里,他已经忍不住要笑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笑声,很熟悉的笑声。

    他霍然转身,朝着笑声传来的地方看去,看见一个穿着伯爵短袍,须发皆白,眼神却没有半点衰老,反而显得睿智而狡猾的人,笑着走了过来。

    就像是……面对着镜子一样。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