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带着伯爵,在贴着地面的高度滑翔了一段,就停了下来。

    不是它不想要跑远一些,而是它已经没办法跑的更远了。

    一支闪烁着白光的羽箭射中了它的左肩,从后面贯穿到前面,整个箭杆卡在了它的身上。

    这是刚才清道夫仓促之间射出的一箭,因为时间太紧,他没来得及仔细瞄准,只能凭感觉随便一射,结果没能射中要害。

    能够在不到上百米的距离,躲过他一箭追魂,这恶魔的实力也的确不同凡响。

    但即便如此,它也已经受了不轻的伤。清道夫的这支箭是经过圣职者加持的,对于邪恶生物有强大的杀伤力。恶魔挨了这一箭,无论射中哪里,都会被神圣力量侵入身体。

    对于恶魔来说,这跟中了剧毒也没多大区别。

    恶魔踉踉跄跄地停下,先将抱住的伯爵放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下,身体不停地颤抖。

    “帮我……拔箭!”

    伯爵点头,双手抓住箭杆,猛一用力,将箭杆朝着顺着射进去的方向猛拽,让整支箭完全贯穿了恶魔的身体。

    这是拔箭的标准动作,如果倒拔的话,很可能被箭尖上的倒钩勾住血肉,到时候反而伤得更重。

    纵然恶魔性格彪悍,也忍不住痛苦地嚎叫了一声。好在箭杆已经被拔掉,神圣力量没了后援,很快就被它体内强大的邪恶力量抵消,这才让它总算松了口气,但还是剧烈地喘息着,无精打采。

    “这些家伙真不愧是对付恶魔的专家!”伯爵摇头叹气,有些后怕地说,“我刚才还是太贪心了!要是一发现水温不对就逃跑的话,你或许不会挨这一箭。”

    “你是个……很厉害的……契约者。”恶魔断断续续地说,“但……他们……更厉害!”

    伯爵点头,他此刻已经没有哪怕一点点逃出生天的自信心,甚至于……脑子里面已经忍不住盘算另外一个念头。

    如果自己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的话,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努力保住塔拉汗家族的血脉?

    这些年来,塔拉汗家族消灭了不少敌人,大多数的敌人都被连根拔起,只有少数才能侥幸逃出一些血脉。

    在伯爵看来,一个家族,只要能够多少逃出一些血脉,就算是没有灭绝,将来或许也还有复兴的希望。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竟然轮到他自己来为自己的家族考虑这种问题了……

    又过了一会儿,恶魔终于恢复了体力,重新站了起来。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它问。

    伯爵想了一会儿,说:“找个阴暗潮湿的地方,挖坑把自己埋了,躲在地下。”

    “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现在我们也没什么别的选择了。”伯爵苦笑着说,“只能跟他们赌一赌运气。这个山谷还是很大的,想要在其中搜索区区一个埋着两个人的坑,并不容易。他们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刚才那位用火煮沸河流的强者,明显就已经是不耐烦了。”

    恶魔点头:“你说得对,我们现在有的,也只剩下耐心了。”

    这对合作多年的老搭档相顾无言,只能默默叹息。

    多年以来,他们总是高高在上,随意碾压别人,什么时候沦落到被人碾压的!

    但是……形势比人强啊!

    叹息之后,他们就找了个树木最茂密的地方,钻进了森林。

    这次他们也不寻找方向了,总之哪边阴暗潮湿就朝着哪边走,像是没头的苍蝇一般。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最终来到了一片小小的洼地。

    这块洼地上有不少积水,已经渐渐有形成沼泽的意思。幸亏现在是冬天,如果是夏天的话,只怕这里会有无数的毒虫,还有足以致命的毒气。

    恶魔施展法术,在沼泽中央挖了个坑。

    这个坑很有讲究,里面用粗大的树枝顶住,确保它不会坍塌,顶上又用烂泥和枯枝伪装起来,让盖子不被发现。只要不特地观察,或者用法术搜寻,谁也别想发现在这片到处都漂浮着枯枝烂叶的小沼泽里面,竟然会隐藏着两个人。

    “你这个藏身之处做得真好!”看着它在忙碌,伯爵忍不住赞叹。

    “我当年还是低级恶魔的时候,一天大多数时间都忙着隐藏。”恶魔淡淡地说,“比起战斗,其实我更善于隐藏。所以在晋升之后,才获得了隐匿气息的强大能力。”

    “原来如此!”伯爵笑了,“这么看来,这次我们其实逃出生天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闭嘴!”恶魔的脸色顿时变了,“你每次这么说,都会出事!少说两句吧!”

    伯爵有些尴尬,想了想,发现还真是如此,脸色越发难看。

    难道……我今天运气不好?

    他越想越担心,不禁眉头紧缩,恨不得现在就跳进那个坑里面,躲上三五天,躲到转运再出来。

    但还没等恶魔将坑挖好,他们就听到了犬吠的声音。

    有一群狗正在咆哮着,飞快地朝着这边跑过来。

    “……他们竟然还带了狗?!”正在忙碌的恶魔停下动,目瞪口呆。

    伯爵也表情呆滞,他做梦也没想到,这群消灭恶魔的专家们竟然还会用狗来帮忙搜寻。

    这不对吧!他们这么高端的人物,难道不应该用魔法搜寻吗?为什么会用狗?!

    他心中狂喊,身体却像是僵硬了一般,无法作出什么动作来。

    “喂!阿黄,18号,小林,你们找到什么了?跑那么快干什么?我都要追不上了!”一个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叫喊,“慢点!慢点!”

    “你要好好锻炼身体了。”一个斯条慢理,听不出半点感情的声音说。

    “我很忙,哪有功夫啊!”

    “你有这几条狗就足够了,接下来练练拳脚也好,练练刀枪也好,总之不能全靠狗混日子。你以为你是洪山狗王吗?”又一个笑呵呵的粗嗓子声音说道。

    那几个声音飞快地靠近,恶魔和伯爵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战意。

    被圣武士、魔法师之类追杀也就罢了,区区几个带着猎狗混日子的猎人,有什么好怕的!

    但他们很快就后悔了。

    片刻之后,从树丛深处冲出来的,不是什么猎狗,而是四脚着地就有普通人的肩膀那么高,强壮到超乎想象的巨犬!

    三条狗都是黄毛,不同的是其中一只年纪大些的头上光秃秃,连一根毛都没有,看起来啥是奇怪。

    当然,它们的样子已经足够奇怪了,再奇怪一些,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跟在三条狗后面的,是三个穿着奇怪白大褂的人。为首那人眼神十分冷漠,似乎世界上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只是工具一般,后面两人一个身体泛着诡异的冷钢色,看起来像是机械傀儡,另一个胖胖的,眯着圆圆的小眼睛,笑得像是个走街串巷的小贩。

    “你们是什么人?”伯爵抢先问道。

    为首那个眼神冷漠的并没回答,只是用仿佛看一块猪肉的眼光看着他,然后又看向恶魔这时候眼光之中稍稍多了几分兴趣,却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开口的是那个咪咪笑的胖子:“我叫马哈拉,那位带狗的叫亚伦,这位看起来很强硬的叫伊伦迪安。”

    他显然很健谈,笑呵呵地说:“我们本来也没想到居然能逮着你们,亚伦非说他既然带狗出来了,就要让这三条狗活动活动……真想不到,这年头狗比人都顶用!”

    “狗本来就比人顶用。”亚伦冷冷地说。

    恶魔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冷笑。

    它并没有寒暄的意思,身影一闪就冲了过去,想要展开突袭。

    但三条狗却拦住了它。

    这三条狗不仅身体强壮,智慧水平也很高,彼此配合非常默契。堂堂中阶恶魔,面对它们的围攻,竟然一时间无法突破。

    而这个时候,那个冷钢色的男子拿出了一个很可疑的绿色瓶子,将里面的液体一扬脖子喝了个精光。

    他的身体颤抖起来,片刻之后,伴随一声夜枭般的嘶吼,白大褂猛地炸裂,这个原本只是中等身材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浑身犹如钢铁一般颜色,却至少有正常人三倍那么高,手腕都比寻常人大腿还粗的巨人。

    “走!”恶魔脸色大变,想都没想,手一挥魔法放出,伴随着一团烟雾,冲过来抱住伯爵,转身就跑。

    但它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点,被一道从烟雾之中射出的白光击中,身体一个踉跄,但还是带着伯爵逃走了。

    片刻之后,烟雾散去,冷钢色男子摇摇头,重新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突变药水见效还是太慢。”他自言自语,“下次应该增强药性。”

    “再增强药性,你怕是就跟上次一样,直接变成狂暴巨兽,要被打死才能复原了。”眼神冷漠的白大褂亚伦说。

    “没关系,做科研的,死上一两次也很正常。”

    “你已经死了远不止一两次了吧……”

    “爱迪生试验新式灯泡,失败了一千六百次。”

    “但人家也没失败一次死一次啊……”

    冷钢色的伊伦迪安看着亚伦:“与其批评我,你为什么不先反思一下?跑了一小段路就气喘,你还算是科学家吗?”

    “科学家本来就不需要擅长体力!”

    “我建议你向我学习,直接把身体改造了。”

    “别胡说!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变态,整天改造自己吗?”

    “像你这样做研究,就算造出再怎么强大的合成兽来,自己也只是个弱渣。而我就很强。”

    “嘿嘿,亏你还是科学系统出身的,难道不知道但凡不能量产的都是渣渣吗!”

    眼看两个人又争执起来,和他们同一个研究小组的马哈拉叹了口气,找了个话题:“对了,那三条狼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叫17号、18号和小林不是更好吗?”

    亚伦笑了:“名字不起得乱七八糟,怎么体现我是疯狂科学家呢?”

    这次,马哈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