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汗伯爵坐在马车里面,心情忐忑。

    这辆马车内层用精铁打造,绝对足够坚固。关键时刻只要关好车门,就是如假包换的铜墙铁壁,哪怕上百个人围攻,一时三刻也奈何他不得。

    换句话说,他现在其实是很安全的。

    但他依然还是很不安。

    这种不安的感觉对他来说很陌生,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体验过了。

    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三十多年前。那时候他刚刚继任伯爵,想要继承祖父和父亲的遗泽,并且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壮大声势、巩固统治。想来想去,就决定对王国北境地区那些旧开拓领下手。

    这些旧开拓领大多是前王国时代的开拓者们建立的,他们一般都是厉害的冒险者,年纪大了或者厌倦了江湖厮杀,就建立各自的村子隐居。前朝跟本朝有很大不同,对于这些冒险者待遇极为优厚,即便他们不肯宣誓效忠,也愿意承认他们对领地的所有权,所以王国各处边境,有不少这样的开拓村。

    后来前朝被本朝取代,这些开拓村联合起来保护前朝王室遗孤,最后甚至于刺杀了本朝开国君王,双方的关系闹得极为恶劣。

    因为那一颗王国至尊的人头,历代国王和领主对这些开拓村都不敢下手,唯恐步了开国君王的后尘。初代和二代的塔拉汗伯爵也是一样,他们明知道这些开拓村在哪里,却装作根本不知道,做着掩耳盗铃的勾当。

    但三代伯爵不愿意!

    早在他还没担任伯爵的时候,就在调查这些开拓村。经过详细的调查,他最终确定数百年的光阴已经将这些开拓村的底蕴几乎消磨殆尽,没什么可怕的了。

    尽管这些开拓村的建立者们都是一些神通广大的人物,比方说一人一杖折服蛮族和山民,各族混居建立村子的“灰袍的德鲁伊”菲鲁曼;又比方说夫妻二人联手镇压了亡灵大潮的“斩魔之剑”卡里普拉……但他们都是几百年前的人物了,时光的伟力能消磨一切,当这些英雄人物纷纷死去之后,他们的子孙既没有他们惊才绝艳的天赋,又没有他们刀光剑影的闯荡经历,只能靠着长辈的指导修炼,区区一个开拓村能够提供的资源同样很有限。就这么一代一代下去,英雄的后代渐渐也就泯然众人,充其量不过是个寻常冒险者的水平罢了。

    为了一炮打响,伯爵花费重金聘请高手,组成了十分豪华的讨伐团队,一举扫荡了北境所有的开拓村。其中也遇到过凶险,比方说法赫蒂村居然还留着当年“阴影贤者”留下的魔法卷轴要不是最终双方达成了妥协的话,只怕就要闹到玉石俱焚的地步。

    那一次,伯爵差点被迫用自己的性命来验证三百年前的魔法卷轴还能不能起效。

    现在他的感觉,就像是当初前往法赫蒂村之前。

    但他并不畏缩。

    危机就是机遇,风险总和机会并存,想要得到好处,不冒险怎么行?

    就像自己的祖父,一生机关算尽,但也只是靠着开拓令扩张了势力而已。直到父亲上台,用各种手段搬掉了几只拦路虎,才算是把塔拉汗家族的统治完全稳固。这中间怎么会没有风险?风险大着呢!

    别的不说,自己现在将要面对的敌人,不就是父亲当年没做干净,留下的手尾吗。

    想到本以为早就死绝了种的旧洛卡家族居然还有剩下的,他就不禁暗暗嘀咕,抱怨父亲当年事情做得不够漂亮。

    那女人一定是藏在逃进森林的平民里面,才躲过了蛮族血洗庄院的屠刀。

    当初父亲就不该为了贪图那么点人口!要是直接让蛮族军队把整个洛卡镇给血洗了,男女老少全都杀光,哪里可能会有什么漏网之鱼!

    唉!父亲毕竟还是受到祖父的教导太多,做事不够干脆啊!

    相比之下,伯爵对于自己的手段,则是有足够的信心的。

    就像这次,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等到达了那个山谷,说是双方从山谷两边分兵合击,但他会刻意拖延一段时间,等那群冒险者跟洛卡家族的遗孤恶战起来之后,才缓缓进入战场。这样等他的部队赶到祭坛附近的时候,想必双方已经差不多分出胜负来了。

    到时候,不管赢的是谁,等待他的都只会是伯爵的屠刀!

    只是稍稍有点可惜,那个埃里克炼金的手艺真不错的……

    伯爵这样想。

    但他绝对没有放过埃里克的意思。

    一个王都贵族死在外面,不算什么大事。但如果被人悄悄囚禁起来的话,问题就多了。

    所谓死无对证,人死了怎么瞎掰都可以。可是,人只要还活着,就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变故发生。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就像自己即将要面对的敌人,即便只剩下一个人,也有向仇敌报复的力量。

    伯爵摇摇头,叹了一声,拿出酒壶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这车里面只有他一个人,连侍女都没有。

    关键时刻,他谁都不相信!

    但伯爵并不知道,就在他为必死无疑的埃里克惋惜的时候,预定将会开战的那个山谷里面,无眠正看着眼前水晶球中的景象,冷笑不语。

    水晶球里面,就是伯爵隐藏身份,带着大队人马离开塔拉汗城的场面。

    “很重的杀气啊。”熊猫说,“隔着水晶球,我都能感觉到。”

    “这是当然,他想要把我们给一锅端了嘛。”无眠冷笑,“我之前向他报告‘确定是恶魔祭祀,疑似大恶魔拉默’的时候,他先是假惺惺吃了一惊,然后就跟我们约定时间,分兵合击……呵呵,想得真美!”

    “到时候他拖延一下,让我们跟拉默的手下拼个两败俱伤,再出来把我们一起干掉。”三余银白色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电光流动,“真是好算计!”

    “之前你们判断他想要害我们,我还当你们是杞人忧天,现在看来,是我太过天真了。”安卡叹道,“这世界真是处处套路,处处算计,让人心寒得很啊!”

    “任他机关算尽,也想不到我们有空军侦查。”熊猫眼中寒光闪烁,“在我们面前,他的那些小花样,不过是献丑而已!既然他想要害我们,那他这一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

    在塔拉汗城的上空极高的地方,小茄子正拿着一个水晶球,将地面上的景象拍摄下来,投影到远方。

    塔拉汗伯爵的一举一动,早就在穿越者们监控之中。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