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换上了一身破旧的轻皮甲,站在一间专门跟冒险者做生意的店铺里面。

    这种店铺在塔拉汗城有好几个,他们从冒险者那里收购各种未鉴定的或者用不着的东西,同时售出各种对冒险者有用的东西,赚取差价。

    做这种生意第一要眼力好,不能把垃圾看成宝贝;第二要口才好,能够说服冒险者们低价卖掉自己辛苦得来的东西,再用同样辛苦得来的钱高价买下未必真合用的东西;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要功夫好,有本事镇得住场子,冒险者们可都是粗人,万一生意谈不拢激怒了他们,很可能直接一怒拔剑,功夫不够好的话,就等着血流五步吧。

    比方说这家店铺的店员,眼力口才就都很好,功夫……咳咳,功夫还是算了。

    至少他看了看熊猫的身材,就把“谈不拢要防着这家伙动手”的念头给彻底打消了。

    谈不拢?绝对不能谈不拢!实在不行自己掏钱请他喝酒去,小命可比钱重要多了!

    这店员也是有点本事的,等闲三五个壮汉近不得他的身,还曾经有冒险者喝醉了动作迟钝,被他一顿老拳打翻在地的记录。然而如果对手是一个比自己高两个头以上,胳膊差不多比自己大腿还粗的兽人,那“动武”这个选项显然是不存在的。

    好在熊猫也并没有闹事的意思,他拿出一枚大概有九成新的银手镯,放在了桌上。

    “这可是好东西,你要给个实在价!”用兽人典型的粗声粗气,他大声说。

    店员拿起了那个手镯,仔细端详。

    从颜色和重量判断,可以肯定这手镯是纯银的这就值不少钱了。但更让他在意的,是手镯上的花纹,以及镶嵌在上面的一颗灰红色的宝石。

    那宝石是一颗玛瑙,颜色并不纯正,花纹杂而凌乱,约莫有常人小拇指的指甲盖那么大。就宝石而言,并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但是店员却下意识地从纹路和这宝石上,看出了几分端倪。

    “是魔法道具?”他问。

    “你有眼光!”熊猫点头,接过手镯,拔出一把短剑,将玛瑙按在剑脊上,轻轻一划。

    伴随着摩擦声,银白色的短剑剑身上,泛起了淡淡的红光。

    店员微微一愣,从柜台里面拿出几根干草凑了上去。干草立刻被点燃,冒出许多火星。

    “火焰附魔?”他惊讶地说,“这是能够给武器提供火焰附魔的魔法道具?!”

    熊猫呵呵笑而不语。

    店员目不转睛地盯着短剑,耐心等候。大概过了十次呼吸的时间,短剑上的红光渐渐消散,直到约莫十五次呼吸之后,红光完全消失,短剑又重新变成了之前的模样。

    “这手镯每天能用几次?”店员这才将目光转回手镯上,问。

    “还想用几次?”熊猫嗤笑起来,“每天一次,还不够吗?”

    “……说的也是,每天几次的话,这东西价格就太高了。”店员微微点头,问,“这个你要卖多少钱?”

    熊猫顿时作出一副不乐意的神情来:“我刚刚不是说了嘛!你看着给价,我觉得合适,就卖;不合适,那就算了。”

    店员思考了一下主要是考虑怎么压价可以不至于激怒这个一看就知道很没有涵养的兽人,最终拿定了主意。

    “这样的东西,用钱来衡量不方便。不如这样吧,我列出几件魔法装备,你选一件,跟它一换一,如何?”

    熊猫微微一愣,随即点头。

    他在这店里面卖东西,只是因为这个店距离伯爵府比较近,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可以立刻赶去救援,根本没打算认真做生意。在几件装备里面挑选,可以拖延不少时间,正合他的心意。

    店员当然不知道他的想法,便将几件装备挑选出来,放在桌上,一一介绍。

    看得出来,这店员是真心想要做成这笔生意的。他挑选出的几件装备,都很适合一个强壮却有些落魄的兽人猛士所用,其中尤其让熊猫在意的,是一把带有“吸血”效果的双面斧。

    这把斧子能够在击杀对手的时候吞噬少许生命力,回馈给主人,拿着它战斗,就等于是在不断地加血,十分爽利。

    然而它也有很大的缺点“吸血武器”分为三个档次,最高档的是只要击中对手就能吸取部分生命力,次一等的是对手被击伤就会吸取生命力,像这种要杀死对手才能吸取到生命力的,是最低档次。

    它拿来在低级怪物或者寻常野兽群里面开无双,大杀四方,自然是无往而不利。但如果和高级的对手交锋,一对一死磕的话,就发挥不出吸血的效果来了。

    店员并没有隐瞒,将这个详细介绍了一遍,特别强调“这斧子适合拿来扫荡成群的怪物,不适合拿来跟单个的强大怪物战斗”。

    熊猫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斧面,感受着魔力在魔法纹路里面流动,沉思不语。

    过了一会儿,他还是摇摇头,否定了这件武器。

    店员也不奇怪,又向他介绍另外一件东西。

    那是一个项圈,能够在穿着者身上附加一层魔法护盾,虽然物理防御的效果很一般,但对于各种魔法攻击却有不错的抵抗力。

    这东西对于近战职业来说也是极为实用的,奈何它的形状比较差,项圈这东西,怎么都容易让人联想到奴隶什么的,所以虽然效果很好,却无人问津。

    熊猫也是一样,他显得很恋恋不舍地抚摸了半天,还是摇头,否定了这个选项。

    于是店员拿出第三件东西,那是一把弯刀,刀锋极钝,怕是连一块软木都削不断,但却十分的沉重和坚固。

    “只要在其中注入斗气,它就可以形成无形的刀锋。”店员说。

    熊猫眼睛一亮,拿起这把刀,正要仔细看,眼角余光之中却注意到无眠从伯爵府里面走了出来,登上了马车,从店铺外面缓缓走过。

    与此同时,聊天频道里面,也传来了无眠的讯息。

    无眠夜晚:一切顺利,伯爵已经相信了我们的情报,很快就可以收网了。

    熊猫暗暗一笑,随手拿起那把弯刀,在店员稍稍有些诧异的目光之中,笑呵呵地走了出去。

    为了防止被人注意,他并没有去追赶无眠,而是朝着另外一边走去,正好和一个有些落魄的吟游诗人擦肩而过。

    走了几步,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

    那个吟游诗人脚步不停,一直向前走去,走进了路边的一个酒馆。

    熊猫沉思许久,还是打定主意,跟了上去。

    聊天频道中,多了一句话。

    熊猫:在塔拉汗城附近的都过来。我或许……遇到欺诈者艾丽卡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