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卡·洛卡看着那封用密语写成的便条,沉默不语。

    她的脸上看起来不动声色,心中却犹如翻墙倒海一般。

    那张便条上没多少字,就只记载了一件事:塔拉汗城附近出现疑似恶魔祭祀的线索,可能是旧洛卡家族遗孤所为。

    她将便条的内容转写成通用语,交给公会的负责人员。

    现在她明面上的身份,是“剑和凉鞋”酒吧的酒保,又矮又瘦,十分吝啬小气,但眼力很厉害,尤其善于对于古董估价。

    而她暗地里的身份,则是本地盗贼公会的情报员负责转译密语情报,以及收发传信用的鸽子。

    现在在她面前喝酒的那个胖子,就是负责跟她接头,接收和核对情报的人。

    像她这样的情报员,盗贼公会一共有三个,如果遇到大事的话,三个人都会收到消息,三分消息对照,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出错和遗漏。

    现在这个消息,就是那种需要三人对照的。

    胖子接过两张便条,小心地收好,付了酒钱,然后转身走了。

    于是艾丽卡又像平时一样,坐在柜台后面发呆。

    现在这个时候,酒馆里面还没什么客人,清闲得很。

    当然,那是这位酒保的事情。

    艾丽卡当然不可能真的是酒保,她只是利用“欺诈者的假面”变化成了这酒保的模样,取代了这人的身份而已。至于真正的酒保本人,早已化作一滩血水,被冲进了下水道。

    和恶魔签订契约之后,她不仅获得了青春和活力,也获得了献上祭品取悦恶魔的能力,虽然想要让恶魔喜悦绝非易事,但献祭实在是处理某些大型不可燃垃圾的很好方法。比方说一个健康的活人,想要抓住他容易,但想要从他脑子里面把自己需要的知识挖出来,就很不容易;想要把他变成尸体容易,但想要把尸体无声无息地处理干净,就很不容易。

    可是利用向恶魔献祭的方法,这些都不是问题。

    在她临时画的魔法阵里面,真正的酒保挣扎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并不是她想要如此浪费时间,实在是不把祭品处理得像模像样,恶魔是不会高兴的。

    首先,毫无用处的外皮是要去除的,这就是个很繁琐的工作。即便有魔法的帮助,做起来也有些碍事。而随后的取出内脏,同样也并不容易因为她必须保证祭品始终活着,而且还保持着清醒,尤其必须保持着痛觉。

    这真的不容易,过去她在逃亡中落入女巫之手,成为试药工具的时候,就经常痛着痛着昏死过去,无法给出精确的药效评估。

    相比之下,当时另外一件施药工具,一个强壮的野蛮人,就比她好用得多。那个壮硕如熊的大个子每次都能坚持到最后,给女巫以最精确的药效反馈。

    那家伙真的很强壮……

    艾丽卡将毫无意义的回忆扔到一边,暗暗感叹自己终究还是老了。

    她的身体虽然已经恢复年青,但心境上的衰老却是无法可想的。最近这两年,她经常回忆往事,少年时代欢乐的时光,后来那段凄惨岁月里面偶尔的欢愉……这些回忆让她痛苦不堪,却也让她越发的坚强。

    她必定能够完成自己的复仇,没有谁能够阻得了!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泄露了我的行踪,但我现在可不在塔拉汗城附近。伯爵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没办法把手伸到他的领地之外!

    国王对于领主的控制手段是很厉害的,伯爵周围的几个大领主,跟他的关系都不算好。伯爵或许在这些领地里面安插着少许间谍,但绝对不可能有足够的人手,能够围杀艾丽卡。

    何况……就算有足够的人手,难道就能够围杀得了她?

    她拥有“欺诈者的假面”,能够自由变化容貌,人越多,她反而越安全。

    就像现在,她住在一座有差不多三万人口的城市里面,这是穆勒子爵的领地首府,子爵年纪不大,去年刚刚从父亲那里接过了印玺和权杖。他的父亲和塔拉汗伯爵斗了一辈子,虽然经常吃亏,却终究没吃过大亏,算是个有本事的人。

    作为忠于国王的贵族,穆勒子爵和塔拉汗伯爵之间有着先天的敌对关系,住在他的城市里面,艾丽卡很安心。

    然而,现在艾丽卡却没办法安下心来。

    回到住所之后,她思考了许久,始终无法平抑心中的疑惑。

    自己明明在这里,塔拉汗城附近发现的“旧洛卡家族遗孤”究竟是谁?

    就算人可以认错,向恶魔献祭这一点,总不该认错才对。

    难道说,当初家族里面还有别的人逃走了,并且像她一样与某个恶魔签订契约,恰恰也正好在这段时间来到了塔拉汗城附近,想要报复?

    “这不可能!”艾丽卡笑了,她对自己说,“天底下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这么巧合的事情,只可能是陷阱!”

    但是……她有点不明白。

    塔拉汗伯爵,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为什么要设下这样一个陷阱?这样的陷阱有何意义?

    从道理上说,这陷阱当然是为她设计的。但塔拉汗伯爵怎么会知道她的准确信息?而且,如果他连艾丽卡向恶魔献祭的事情都知道了,那多半也已经知道了她的下落,直接派人来暗杀她,不是更实际吗?

    艾丽卡思考了很久,最后下定了决心。

    她要回到塔拉汗城附近,去看个究竟!

    凭借“欺诈者的假面”,只要小心一些,世界上没有人能够识破她的身份。她完全可以化妆成一个走单帮的冒险者,做一些收益不高的小生意,装作稍稍有些落魄的样子,在塔拉汗城混日子。

    她思考了一会儿,选定了这次冒充的目标。

    那是一个孑然一身的吟游诗人,会一点点小戏法,平常通过唱荤段子小调和变点小魔术赚一些赏金,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

    像这样一个人,说他要出去旅行,谁也不会觉得奇怪。

    是的,谁也不会奇怪。

    两天之后,一个默默无名的吟游诗人告别了暂居近两年的城市,出发向着王国的最北段进发。

    他表示,要去塔拉汗领的最北部看看,看看开拓者们是如何与野蛮的丛林蛮族战斗,赢得财富和土地,并且据此写上几首诗。

    当然,能够顺便捡点便宜发点小财,就更好了。

    酒友们纷纷祝他发财,也有祝他勾搭上蛮族女人,最后死在女人肚皮上的。

    但是没有人知道,在那个总笑得很猥琐的圆脸下面,早已不是原本的吟游诗人,而是心中满怀憎恨和疑惑的复仇者。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