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了抱着“不惹事就没事”的念头坚决退出江湖的前冒险者,熊猫他们继续上路。

    路过加利尔镇的时候,他们专门去拜会了加利尔骑士,将无眠他们编造的那通真真假假的解释又说了一遍。

    加利尔骑士可不像蓝迪乌斯这么好忽悠,他或许闯荡江湖的经验并不比老车夫多,但是对于各个国家各个领地的政治形势却相当了解。简单地说,就是他路子野,门儿清,难忽悠得很。

    但不管他路子有多野,门儿有多清,面对攻略组编出来的解释,也看不出半点问题。相反,当他问了几个问题之后,突然脸色微微一变,呵呵笑着就不再追问,也不管才是下午两三点钟,就大叫肚子饿了,招呼熊猫他们一起吃饭。

    这顿饭不算精美,但足够丰盛,大吃大喝之后,他又送给大家一笔钱,还送给他们两辆马车,以供代步。

    那两辆马车显然都是专门制作的,式样十分的大众化,整个车身找不到任何可以看出特征的标志物,就连赶车的马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品种,身上除了塔拉汗城官方车马行的烙印之外,找不出任何特别的痕迹。

    熊猫他们推辞不过,只好接受了这份实在丰厚过分的礼物。

    路上,熊猫很好奇地联系无眠,询问他们编造的那段解释里面,究竟隐藏了什么花样?

    他又不是傻子,加利尔骑士之前明明很怀疑的,但不知道发现了什么,顿时就改变了态度。之后的表现与其说是友善,不如说是刻意讨好。尤其是这两辆马车,一看就知道是专门提供给那些需要掩饰身份的人的……综合这种种线索,他要是还看不出无眠他们在那通“解释”里面藏了花招,那就不是傻的问题,而是脑浆缺了一大瓢,需要找安卡好好治一治的问题。

    面对熊猫的询问,无眠倒也没有隐藏,坦白了实情。

    原来,攻略组在那段解释里面,隐藏了王国的一些小秘密。这些秘密并不大,也不能算是多么机密的实情。但如果社会地位不达到一定的层次,就不大可能有机会知道它们。

    “我们并不确定加利尔骑士能知道这些,事实上,我们埋下这些伏笔,是用来忽悠塔拉汗伯爵的。”无眠的文字里面透出一股遗憾的感觉,“只是没想到,他根本就没问我们详细情况,就是看上去亲热实际上漠不关心地弄了个所谓的授勋表彰呵呵,考虑到他的身份,倒也难怪。”

    对于这个看法,熊猫也表示赞成。

    这个世界的人们似乎很流行立场至上的论调,只要立场是对的,那做什么都是对的。人文主义或者人道思想之类,相当的没有市场。前段时间有个穿越者就被这种事情气到要爆炸他本拟设法为矛盾双方说和,效仿某部著名武侠小说里面的无名神僧一样化解仇恨。结果一番劝说下来,却发现彼此根本是鸡同鸭讲。他的诸多观点,比方说“反对侵略”、“罪不及家人”、“不能滥杀无辜”、“有矛盾应该尽量用言语交涉”之类,人家压根就不接受。最后他终于抓狂,放弃了自己之前高大上的“痛悔前非、行善赎罪”计划,选择用剑来解决问题。事后为此生了很长时间的气……或许现在都还在生气呢。

    以塔拉汗伯爵的立场,面对一群剿灭了恶魔的冒险者,他当然不会有哪怕一点点的好感。能够勉强演了一场“勇者授勋”的戏码,就已经称得上是演技高超,老奸巨猾了。

    结果,无眠他们大费心思想出来的那些小彩蛋,反而被加利尔骑士给发现了。

    这大概可以说明两点第一,加利尔骑士的立场大概是没问题的,至少比他的主君强多了;第二,这位仅仅只是骑士的老头儿,很是积极热心地想要往上爬,所以一直在收集上流社会的故事就像是地球上的追星族那样。

    总的来说,这事倒可谓阴差阳错,原本想要忽悠的人没忽悠到,反而忽悠到了根本没想过要忽悠的。

    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之后,熊猫也不由得暗暗好笑。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同行的其他穿越者们,大家都笑了起来。一路上笑声伴随着马蹄声和车轮声,缓缓向前。

    当然,笑归笑,加利尔骑士的这份人情,大家还是感受到了。虽然眼前他们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报答,但这份情算是记下了。

    熊猫就听到有人在说:“将来如果帝国还是入侵的话,哥儿们拼着挂上一回,也要帮他们加利尔家救出一两个人来,好歹不能让这有趣的老头真的打一仗就死了一户口本……”

    听到这个,他忍不住微微一笑。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加利尔骑士大概自己都想不到,因为他的善意和友好,已经让一群拥有不死之身的强者们,对他同样产生了善意和友好。

    在这个世界上,要是人们都愿意用善意换善意,那该多好!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至少……有很多人是绝对不会想要用善意来交换善意的。

    他们宁可相信和恶魔的契约。

    熊猫率领的支援队和无眠他们会合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向无眠问道:“证据呢?”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但无眠明白他的意思。

    “跟我来。”他带着熊猫来到了穿越者们买下的大屋,走进了一间被重重魔法阵笼罩的房间。

    房间里,桌子上,魔法阵之中,摆放着几块颜色各不相同的碎布。

    “我们设法从塔拉汗伯爵的侍卫们那里偷来了他们随身衣物的一小部分,运用神术检测之后,发现全都有跟恶魔契约者接触过的痕迹,但没有哪怕一个有直接接触恶魔的痕迹。”

    熊猫看着那些在神术魔法阵里面泛着妖异紫光的碎布,沉声说:“这意味着,他们不是恶魔契约者,跟恶魔签订契约的,另有人在。”

    “是的,我们不敢在城内使用神术侦测,但收集这么一些碎布进行侦测,却是绝对安全的。”无眠说,“那个契约非常的高明,恶魔的气息掩饰得很好,但是这毫无意义在圣殿骑士的传奇技能‘识破邪恶伪装’面前,这些掩饰反而成了罪证。”

    “掩饰,就意味着是刻意的。”在屋内看书,顺便随时监控这些东西的和音说。

    熊猫点头,又问:“已经详细排查过了?”

    “详细排查过了。”无眠说,“我们刻意肯定,塔拉汗伯爵本人,就是那个跟恶魔签订契约,以至于让侍卫们身上也沾染了少许气息的罪魁祸首!”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和音说,“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们都在苦恼。”

    “有什么好苦恼的?”熊猫冷笑一声,“我们尽快组织人手,摸进塔拉汗城,晚上一个突袭,把他跟那个恶魔一起砍死就行了!”

    “你们啊,就是想得太多!”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