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多月前,一伙冒险者袭击了与世无争的‘灰树’部落,整个部落的成员,无论男女老少,都死在了他们的屠刀之下,无一幸免。”洛克用低沉的语气说,“这个部落的萨满向我控诉此事,请求我为他们主持公道,我接受了他的请求。”

    虽然之前就有所预感,但听到他的话,冒险队的成员们还是感觉到了一阵紧张和担忧,慌乱的气氛在他们中间散布开来。

    这个洛克先生和他的朋友们,果然来者不善!

    慌乱之中,唯有冒险者的队长依旧沉着,他大声说:“我们消灭灰树部落的军事行动,是按照塔拉汗伯爵‘开拓令’的要求所为,完全符合塔拉汗领法律。”

    他的身上蓝光闪烁,证明并未撒谎。

    洛克并没有点头,而是向身边的萨满亡魂问道:“他们认为自己的行为符合法令,并没有任何犯罪之处。你怎么看?”

    亡魂用苍老沙哑,还带着亡灵特有颤音的声音回答:“丛林没有这样的法令。”

    “我们并非蛮族,而是塔拉汗伯爵治下的民众,我们遵循的是伯爵的法律和命令。”队长说。

    “我们不是那个伯爵治下的民众,他的命令管不到我们!”萨满回答。

    眼看着双方的对话陷入了僵局,洛克摇摇头,说:“依照伯爵的开拓令,任何冒险者都可以自由地袭击蛮族,掠夺起财富,占领其土地。如果能够开辟新的开拓村并且稳定运作,甚至可以得到骑士爵位。但是开拓令里面,并没有授予冒险者杀害无辜妇孺的权力。”

    他的目光投向冒险队长,沉声说:“对此,你作何解释?”

    不等队长回答,之前那个嚷嚷着“赶夜路会肚子饿”的彪形大汉就大叫起来:“我的村子当年就被蛮族袭击过,当他们来袭击的时候,村子里的男女老少全都被杀了个光,一个都没放过!他们能杀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杀他们!”

    “村子里的人被杀光了,你怎么还活着?”洛克问。

    “我当时出门赶集去了。”大汉回答,“我卖了羊,给老娘买了点布匹,给老爹买了点酒,给弟弟妹妹买了些玩具。可等我回到村子里面的时候,看到的是他们被砍断和烧焦的尸体!”

    他的脸色狰狞,眼中凶光四射:“那时候,我对着他们的尸体发过誓。以后只要见到蛮族,见一个我杀一个,见两个我杀一双,杀到我死为止!”

    他的身上蓝光闪烁,显然所言非虚。

    他停顿了一下,恶狠狠地看着洛克:“那时候,怎么不见你来主持什么公道!”

    “那时候我不在场,当然没办法主持公道。”洛克并不为其所动,“我见不到,那没办法。但我既然见到了,就要管一管。”

    “蛮族和我们塔拉汗人是敌对的关系,双方征战不休。每当我们攻陷彼此的据点时,都会将其中的民众杀戮殆尽,连奴隶都不要。”冒险队长说,“这种事情是我们的惯例,是大家约定俗成的规矩。”

    他的身上同样有蓝光闪烁。

    洛克看向萨满:“他说的是事实吗?”

    “是的,但我们灰树部落并没有袭击过塔拉汗人的村子。”萨满回答,“我们住在森林的深处,根本没有遇到过塔拉汗人!”

    蓝光。

    洛克又看向冒险队长。

    “仅仅只是他们没遇到过塔拉汗人而已,如果遇到的话,他们同样会袭击塔拉汗人。”队长说,“如果他们真的是遇到塔拉汗人也不会袭击的和平者,那我认罪。”

    蓝光。

    洛克看着萨满,问:“如果你们遇到塔拉汗人,你们会袭击他们吗?”

    萨满:“我们是森林的子民,抵抗塔拉汗人的入侵,是森林的意志。我们当然会遵循森林的意志。”

    “这么说,就是会袭击喽?”

    “没错。”萨满回答,“但在遇到他们之前,我们根本就没见过塔拉汗人。”

    “只是你们没有机会而已。”冒险队长冷冷地说,“如果你们有机会的话,你们同样会袭击我们的村子,杀害我们的妇孺。届时你们的所作所为,和我们不会有半点区别!”

    洛克皱起眉头,问:“如果你们事先知道他们是从来没袭击过塔拉汗人,甚至于从来没遇到过塔拉汗人的,你们还会袭击他们的村子吗?”

    一个冒险者低声说:“大概……不会吧。”

    红光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这意味着,他在说谎。

    “当然会!”冒险队长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们今天遇不到塔拉汗人,或许明天就会遇到。就算他们一直遇不到,随着我们不断的开拓,迟早也会遇到。与其等那个时候面对一群准备充足的蛮族,不如趁着他们没准备的时候将其消灭!”

    他说得理直气壮,没有半点心虚,一如他身上的蓝光,清晰明亮,毫不动摇。

    洛克冷哼一声,问:“灰树部落生活在哪里?”

    “森林的深处。”

    “如果你们不前往森林的深处,会遇到他们吗?”

    “不会。”

    “森林是塔拉汗人的领地吗?”

    “当然!”

    冒险队长的身上,第一次显出了红光。

    洛克冷笑起来:“看来你自己也知道,这话根本就不可信。”

    “塔拉汗领从得名到现在,不过区区几代人,前后不超过一百年。这位萨满,你们灰树部落在森林里面,已经生活了多少年?”

    萨满回答:“我不确定,但我知道村子中央的祭树,是当年村子刚刚建设的时候,从远处移植来的。那时候它的树干粗度应该能够被小孩子的双手包住,可现在,就算是两三个壮汉合抱,也不能包住它的树干。”

    洛克看向冒险队长:“你们不过是这片土地的后来者,有什么资格闯入别人的森林,夺取他们的财富,杀害他们的族人?这份权力从何而来?”

    冒险队长沉思了许久,回答:“我们遵循伯爵的法令,伯爵的法令则来源于国王的册封。我认为,这份权力应该来自于国王。”

    他身上的蓝光有些微弱,但并没有熄灭。

    洛克摇摇头:“国王也没有这个权力,没有谁拥有这样的权力。侵略他人的权力,不属于任何人。”

    冒险队长沉默不语。

    魁梧大汉叫嚷起来:“你说的这些有什么用?仗都打了这么多年了!难道要我们舍弃自己的村子,灰溜溜地滚蛋吗!”

    洛克回答:“你们至少可以不继续开拓。”

    “为什么不!”魁梧大汉怒吼,“我还要杀光所有的蛮族呢!”

    洛克冷冷地看着他:“真正的男子汉,愤怒的时候会向自己的仇人拔刀。把刀指向无辜者的家伙,既不配用刀,也不配愤怒。”

    大汉举起了斧子:“小白脸!让我的斧子告诉你,我是不是真正的男子汉!”

    说着,他猛地冲了出来,仿佛化作了一只发怒的野牛,朝着洛克冲过来。

    洛克平静地看着他,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只是在他冲到面前的时候,身影微微一晃。

    就在这一晃之中,拔剑,出剑,收剑。

    大汉砍向他的斧子突然失去了准头,整个人连同斧子一起栽了出去,徒然地挣扎了几下,然后就不再动弹。鲜血从他的咽喉喷涌出来,很快就将身下的泥土完全染湿。

    洛克的身影稍稍移动了一些,仅此而已。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