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昏沉。

    今天天气很不好,初冬的夜晚就算是没有风,也已经相当的寒冷,再加上漫天乌云遮蔽天空,别说星星,就算是原本应该明朗的满月,都看不见了踪迹。

    从塔拉汗城北边约莫两天路程的一个小镇向南的路上,一群冒险者们正在急匆匆地赶路。

    “队长,我们有必要这么着急吗?”一个瘦子问,“赶夜路很不安全的。”

    “过去是不安全,但现在这段时间,‘塔拉汗的勇者’那群人到处扫荡怪物和盗匪,也不知道杀了多少。怪物虽然会源源不断出现,可出现的速度终究也是有限的。至于盗匪……连赫赫有名的拉维匪帮都被他们吓得缩头缩脑不敢出来闹事,别的盗匪还有什么可怕的?”

    被称作队长的,是一个脸上有伤疤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件修补了很多次的全身甲,满面风霜,却透出一股刚毅老练之色。

    此刻他听了同伴的担忧,笑呵呵地说明了理由:“现在这段时间,塔拉汗城附近大致上五天路程的地方,夜路也是很安全的。”

    “只是不大看得清楚路,总是不舒服。”一个扛着斧头的彪形大汉说,“而且赶夜路,很容易饿。”

    “等我们按照藏宝图,找到了宝藏,不管找到多少,总之先保管你有一份大餐。”队长说。

    大汉顿时转忧为喜,呵呵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冒险队走在最前面,负责斥候工作的猎人停下了脚步,挥动火把,作出了示警的动作。

    冒险者们立刻停下,各自拿出武器,小心戒备。

    他们闯荡江湖多年,不知道经过了多少腥风血雨,深知危险无处不在的道理,别说在赶路的时候,就算睡觉的时候,也能做到稍有风吹草动,就立刻做好战斗准备。

    “不要紧张,我没有悄悄偷袭别人的习惯。”一个带着磁性,让人听着就觉得很舒服的男子声音传来,不远处的树林里面,走出了一个俊美得令人惊讶的男子。

    这男子大约二十四五,风华正茂,却偏偏长着一头有些衰败气息的白发。他穿着华丽到简直闪瞎人眼的礼服,却扎着一条和礼服风格不是很相称的猩红斗篷,看起来很有一些怪异。

    此刻明明是黑夜,但他身上的装备却都散发出了魔法的灵光,将他的容貌映得清清楚楚,也让冒险者们惊讶不已。

    他们闯荡多年,见过不少阔佬,但阔绰到把这种礼服都全身附魔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他的相貌,冒险队里面的元老之一,大块头卢克忍不住失声惊呼:“洛克先生?您怎么半夜走在路上?”

    那个拦路的俊美男子,正是化名洛克的穿越者,吸血鬼领主,魔剑之主,老虎。

    他被卢克说破身份,倒也并不惊讶,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也不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和你们见面。但是……有些事情,终归是我自己的责任。”

    说着,他向众人走来,却在距离猎人几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对我很有戒心,是感觉到了我的杀气吗?”他对猎人和颜悦色地说。

    猎人没有回答,只是连连后退,退到了队伍里面,同时一手摘下背上的弓,一手抽箭搭弦,作出随时可以弯弓射箭的动作来。

    洛克并没有向前走,而是停在原地,又叹了口气。

    他出来之处的树林里面,传来了犹如金属摩擦一般尖利却又带着沙哑的声音:“喂!再怎么婆婆妈妈下去,我们就自己上了!”

    “是啊!”一个粗豪的声音说,“半夜三更出差,已经够让人不高兴的了。你还这样磨磨蹭蹭……横竖也就是不到二十个人的事,我们一个冲锋就解决了!”

    洛克皱了皱眉,说:“这是我负责的事情,除非我搞不定,否则用不着你们出手。”

    “那你就快点开始吧,跟他们斗嘴可是在浪费时间。”一个和声和气,一听就知道很有教养的声音说道。

    洛克点点头,又看向已经十分警惕的冒险者们。

    他稍稍犹豫了一下,抬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

    幽幽的绿光从他手上飞出来,在他的身边凝聚,化为一个面容苍老、穿着兽皮和树藤制成的简陋袍子,头发用兽骨别起来的老者。

    “看到我这边这位,认不得他是谁,或者对他一点也不眼熟的,敬请离开。接下来的事情,和你们没有多大关系。”

    早已有些紧张的冒险者里面,不止一个人露出了退缩之色。

    这位洛克先生的身份尊贵,实力也不同凡响。之前卢克遇到他之后,很是跟大家吹嘘了一番,众人对他的实力都颇为了解。此刻见他行踪诡异拦住去路,还有好几个同伴潜伏在暗中,口气也十分的不友善,一些跟大家关系不是很铁的成员,就想着要离开了。

    冒险者里面虽然有休戚与共生死相随的好伙伴,但多的是利益相符暂时合作而已。面对危险,除非真的无处可退,或者是有足够的利益,否则冒险者是最容易出现逃兵的。

    “就这样走可不行。”森林里,那个温和的声音说着,便有一道蓝光射出来,落在他们中间的地面上,化作一个极为庞大的光环,将众人笼罩在中间,“和这件事没关系的可以走,有关系的,还请留下。”

    不止一个冒险者的身上,突然泛起了红光。

    洛克的眼神落在了他们身上,语气也变得有些不善:“人可以欺骗别人,却无法欺骗自己。你们既然已经看出了我身边这亡魂的身份,就不该幻想还能逃走。”

    队长的眼神深沉,仔细地看着那身边有几朵鬼火伴随的亡魂,然后点点头,说:“我认识他,他是我们前不久剿灭的一个蛮族部落的萨满。那个部落豢养食人魔,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说着,他转头看向同伴,点了几个人的名字:“……这件事和你们没关系,你们回镇上去吧。如果明天我们没去跟你们会合,那就另找队伍好了。”

    那几个人并没有犹豫,很爽快地离开了,甚至没有询问究竟是什么原因。

    少问多看,多用脑子少用嘴,才能长命百岁的。

    等他们都走远了,洛克才点点头,说:“既然无关人员已经离开,那就让我们开始办正事吧。”

    “关于‘灰树部落’萨满古藤·灰树控诉冒险者屠杀他们部落的案子,现在开庭。”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