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优秀的人相处,自然是会感受到压力的。如果这人再表现出某种别人做得到却不愿意做的特征,就更加容易给别人制造压力,甚至会产生默默的憎恶。

    这在历史上是有证明的,西汉宰相公孙弘性格简朴不爱奢华,和上流社会的作风格格不入,所以在当时就有许多的人造谣污蔑他,以至于连史记里面都有不止一段刻意污蔑他的文字,甚至于说他为汲黯批评汉武帝西极天马歌之事建议汉武帝杀汲黯汉武帝作这首诗的时候,公孙弘已经去世21年,汲黯也去世12年了。

    至于以廉直著称的明朝海瑞,被人泼的脏水就更数不胜数了。其内容也五花八门,各种丧心病狂,甚至于有说他女儿因为家里穷,拿了男仆一个饼吃,他就把女儿给关起来饿死的且不说一个能雇得起仆人的家庭,再怎么穷也不会穷成这样,也不说明清两代官宦人家内院压根就没男仆,只看他女儿都挨饿了,男仆居然还能买得起饼,这怕就不是封建王朝的官员,而是未来时代的道德圣人。

    熊猫一直在用努力到简直可以算是自虐的态度在不断地锻炼和学习,实在也给了别的穿越者们巨大的压力。这就像一群人上学,他天天头悬梁锥刺股,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迟,别人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懒洋洋的……一两天也就罢了,日子一场,大家都觉得不自在,感觉熊猫是个异类。

    现在,他终于表现出了正常人的一面,让大家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由得感觉他突然就变得亲切可爱起来。所以别说之前交情不错的网友们,就连过去没什么交情的人,都特地跑来看望他了。

    熊猫不明白这一点,十分纳闷。还是三余琢磨一番之后,明白了原因,给他详细解释了一番,才让他恍然大悟。

    “那我应该干什么比较好?”他问。

    三余回答:“你不用考虑这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只是一群游戏玩家,一群穿越者,既没有什么特别的规矩,也谈不上什么严格的纪律。何况……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把我们扔过来的那一位顶。他大费力气扔我们这么多人过来,总不可能是为了做生存实验要是那样的话,根本没必要让我们保留获得和使用经验值的能力,更不应该让我们能够复活。”

    “所以,不用在意,做你想做的事就好。”

    熊猫愣了一下,惊讶地看着他。

    三余微微一笑:“我是公会的会长,但这个会长不代表领导,而只是个协调者的角色。我从没想过要真正领导谁,更不打算对谁下命令。我知道公会里面很多人之间是有矛盾的,但我如果没办法调解的话,那也只好算了。你该不会以为我是那种觉得天第一我第二,甚至于在心中高喊‘强者就是要逆天’的人吧?”

    “我只是惊讶,没想到你会这么看待我们穿越这件事。”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我的想法应该不算是什么多数派,但大概也不在少数。”三余说,“会给我们这么多优待,表示那一位或者是那几位,想要看的肯定不是我们上演死全家的悲惨戏码。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记得有句名言,叫做‘上面有人,就是最强的能力’。我们这群人应该就属于‘上面有人’的类型,没必要太过小心翼翼,也没必要刻意约束自己。”

    “别人还有什么想法吗?”熊猫好奇地问。

    “就我所知,目前最主流的想法,大概是‘我们的穿越只是偶然’。”三余说,“毕竟,一个人穿越的话,还可能是有什么使命之类。但是穿越者的数目都上三位数了,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使命的样子。既然没有使命,那当然就只能是偶然了。”

    熊猫点头,觉得这种想法很有道理。

    “第二种流行的想法,是‘我们是被上帝或者别的什么大佬,选中了来玩真人版新世界的’。持有这种想法的人也很多,只是随着我们接触到的事情越来越多,发现越来越多的事情已经渐渐和游戏里面的剧情偏离,很多人就渐渐改变了看法不然的话,这种想法才是第一位。”

    熊猫微微一笑:“我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正如你所说,游戏的很多设定依然没变,大家的系统还依然能用一部分,让大家穿越过来的那一位,怎么看都像是要大家玩游戏的样子。”

    “但是这段时间以来,我隐约觉得,事情并非如此。”他说,“我不明白这种感觉的根源是什么,直到被你挑明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才明白了自己的感觉并非错觉。有着类似感觉的,也不止我一个。”

    “除此之外,还有悲观的人,认为我们是被选来做实验的,就像实验的小白鼠一样。甚至有人觉得我们其实根本没有穿越,公会里面这热热闹闹的许多穿越者,其实只是某一个人脑海中的梦境。某我们的穿越,只是某一个人被做催眠实验的幻觉就像是,人在临死的时候,眼前会走马灯一般浮现自己一生的情景那样。”

    熊猫的身体僵硬了,他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眉毛也忍不住皱了起来,有些急促地问:“还有人这么想?”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一样米养百样人,公会里面什么人都有。”三余稍稍有些抱怨地说,然后问,“那么熊猫,你现在是什么想法呢?”

    熊猫沉默了一下,说:“我大概属于‘偶然’派吧。之前虽然属于‘游戏’派,但现实里面各种人和事的发展,明显和游戏的差距越来越大,怎么看都不像是游戏的样子。”

    三余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或许……一切都只是偶然。”

    熊猫注意到,他的眼神之中有些忧虑。

    “你在担心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担心的,只是……觉得有点空虚。”三余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其实只是某个存在很偶然的随手所为。尽管他对于我们或许抱有善意,但这件事本身就让我觉得……人生,真的是很空虚啊!”

    “空虚的话,就用努力来弥补,或者来麻醉自己呗。”熊猫说。

    “还有一个选择,接受这份空虚,并且适应它。”三余说。

    二人又寒暄了一阵,熊猫就离开了图书馆,前往训练场锻炼。

    等他走后,三余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挽起了左手的袖子。

    在他的手腕上,一个蓝色的水晶手镯之中,正有细微的红光闪烁。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