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塔拉汗城到洛卡镇,按照正常所谓“急行军”的速度也就是白天赶路的时候比一般军队多走大概三个钟头,只吃干粮,不生火做饭,不安营扎寨大概需要四天。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蛮族入侵的时候,前代伯爵率领的救援部队姗姗来迟的原因已故的前代伯爵做事相当的细致谨慎,一点漏洞都不会给别人找到。

    穿越者们当然不需要这样赶时间,他们趁着马车,每天早上出发,下午时间差不多了,正好又有村子的时候就休息。就像是一群普通的冒险者一样,没有半点着急。

    反正已经过了这么久,如果“欺诈者艾丽卡”想要做点什么,那肯定早就做完了。如果她还没来得及做,那肯定也不会争分夺秒地现在去做。

    现实不是游戏,不存在事情一直悬而未发,知道玩家触发某个分支剧情,才会立刻开始的可能。

    他们这群人晓行夜宿,夜里还时不时让能飞的老刘出去转悠一圈,找找附近有没有盗匪营地,找到的话就顺便捞个外快。几天下来,倒是收获了不少的钱财。

    “我一直有个问题。”坐在马车上,把玩着几颗闪闪发光的宝石,老刘突然若有所思地说,“这世界上的盗匪那么多吗?为什么咱们一路走来,时不时都能遇到?而且他们还这么有钱……”

    “其实应该也不太多吧。”剑十三不是很确定地说。

    星照更是直截了当地回答:“建议你下午换辆车,去无眠他们车上问问题,有两脚书柜和攻略狂人在,一定能够给你答案。”

    “星照小妹妹,你就不能客气一点吗?”

    “对于当初网友聚会时,一见面就大呼小叫‘哪里来的小萝莉!剑十三你是信和平教的吗?这是你童养媳吗?’的家伙,我为什么要客气?”

    老刘那张凶恶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有气无力地说:“我当时喝多了说胡话啊!这都多少年了,你还在计较这个……”

    “我为什么不计较?酒后吐真言啊。”

    狮鹫人垂头丧气,索性圆润地团成一团,缩在马车角落里面睡觉算了。

    他用翅膀当做被子盖在身上,倒是也颇为暖和。

    另一辆车子上,熊猫和老虎正在讨论魔剑之主的战斗方式。

    “我觉得,你应该用潜伏作战的方式。”熊猫说,“你能够化为阴影或者雾气,躲藏在别人绝对注意不到的地方。然后突然出手,以三倍速直接一个冲刺,几乎不会有人能反应得过来。”

    “这个方法稳是稳,就是太消极了。我想要战斗得更加积极一些。”

    “那就只有勤加练习,争取早点适应高速。”熊猫摇了摇头,显然对此不太看好,“不过老实说,我觉得希望不大。你这把魔剑的加速,并不是加速术那种‘改变自身时间’的效果,而是单纯的‘提升速度’。想要靠锻炼,让自己的反应能力达到可以适应三倍速度的地步,不大容易。”

    “其实老虎你可以考虑找点红染料,把头发中间漂染一下,再用胶做成一个角的模样。”荷鲁斯摸着金灿灿的胡子,笑呵呵地说。

    老虎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红色有角三倍速,这是网上一个著名的笑话,来自于机动战士高达系列作品里面著名角色夏亚的典故。这位最早的动漫面具人之一,号称无论什么机体,只要涂成红色,再加上角,就能把速度提升到三倍的地步……

    “那我是不是还要改姓夏?”他笑了笑,问。

    “夏老虎?那还不如改姓雷呢。”书狂笑着打趣,“以德服人雷老虎,这可是名人!”

    大家想象了一下老虎文绉绉来个“以德服人”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日子过得很轻松,毫无压力。

    但对于塔拉汗城的城防官和情报官来说,日子就过得战战兢兢苦不堪言,颇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又一次被伯爵训斥之后,两个过去还曾经发生过许多矛盾,现在已经同病相怜的人唉声叹气地走在路上,就像两只斗败了的公鸡。

    “真奇怪,为什么一点线索都找不到呢?”新任的情报官愁眉苦脸地说,“没道理啊!堂堂一位传奇圣武士也好,能够建设一个庄园的邪魔信徒也好,都不可能不留下线索啊!”

    “城里各个旅馆都已经详细盘查过了,最近几个月的住宿人员里面,并没有看起来像是老圣武士的人。”城防官也苦着脸说,“真没道理啊!传奇圣武士里面,年轻力壮的都还健在,没有哪怕一个出问题。要说这次死的,只可能是某个教会里面已经年老退隐的老前辈才对……”

    两个人面面相觑,不停地摇头,各自回到官邸,督促手下继续追查。

    伯爵站在书房的窗子处,看着他们走远,才重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他问:“有什么线索吗?”

    “我已经调集吾主的信徒在这一带巡查了,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不一定是传奇圣武士。”明明没有别人的房间里面,却有尖利的声音响起。

    伯爵皱了皱眉,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传奇圣武士的气息,就算过了很久,我也能清楚地感觉到。可以肯定,塔拉汗城和周边地区,绝对没有传奇圣武士来过。”

    “那么,那个‘天谴’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明白。”那声音变得有些迟疑,“我去那里看过了,的确是‘天谴’。但威力似乎比一般的‘天谴’要弱一些吾主当初也曾直面过‘天谴’,一位传奇圣武士牺牲自己而发出的最终一击,力量应该比这大得多。”

    伯爵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了少许的担忧,问:“那个圣武士……会不会是来追查我的?我们之间的事情,会不会泄露出去了?”

    “这个问题要问你自己。”

    “那就是没有!除了我自己之外,就算我的妻子和儿子,也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交易。”伯爵的表情又重新平静下来。

    “真不知道究竟是信仰谁的家伙,想要在我这里搞事!”过了许久,他眼神阴沉地自言自语,“要是让我知道了,我保证会让他后悔自己为什么活在这个世上!”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