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比并没有贸贸然出价,虽然“洛克先生”的气质和态度都十分的让人信服,但身为一个老资格的冒险者,一个不知道多少次刀头舔血的老江湖,关系到钱的问题时,他是没那么容易让步的。

    所以他思考了一下,将那把妖刀递给了洛克先生,请他鉴赏一下。

    洛克先生或者说老虎接过刀,先是仔细观赏了一下刀鞘。这把刀的刀鞘是用古木制作,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明明已经被从树上砍下来很多年,刀鞘的木头却依然泛着绿意,他甚至能够从其中感觉到微弱的生机。

    如果把这把刀鞘交给城堡里面那几个整天热衷于花花草草和试验田的德鲁伊,怕是能够用它当种子,将当年那棵树重新种出来。

    除了蕴含生机之外,这刀鞘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做工很简朴,就是两片木头用细藤蔓缠起来的而已。

    他拔出了刀,只见白光一闪,顿时一股寒气弥漫在店铺大堂之中。

    这把刀长约二尺,比寻常的刀要短一点。刀身相当的薄,弯曲得很厉害,一看就知道不适合用来挥砍或者磕碰,就算拿来捅人,怕是也不见得有多好用。然而雪亮的刀身寒气森然,刀锋上隐约有一道血光流动,显然锋利无比,要是被它在脖子上划一刀,怕是要等脑袋掉了才能反应过来。

    他将刀刃竖着朝上,随手拔下一根头发,轻轻搁上去。没有丝毫意外,头发在接触到刀刃的瞬间就断成了两截。

    “好刀!”伙计忍不住赞了一句。

    所谓吹毛断发,不过如此!

    老虎点了点头,闭上眼睛,用自己的剑魂去和这把刀之中的灵性呼应。

    这一呼应,他心中顿时有些惊疑。

    这把刀的灵性和想象中的区别太大了!

    按说这么一把妖刀,灵性应该强得惊人,而且应该充满了疯狂的怨恨才对。老虎贸贸然和它联系,甚至可能会遭到它的攻击。但事实上,他能够感觉到这把刀之中蕴含着愤怒和怨恨的意志,但更多的,却是一股古朴苍凉的气息,犹如一棵干枯的老树,麻木地注视着树林里的各种动物生老病死。

    不对啊!这不是妖刀该有的气息啊!

    老虎暗暗纳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两股不同灵性的来历怨恨的意志,是那位老萨满的诅咒;古朴的气息,是这把刀多年被用于天葬仪式的积累。

    但是……当初在游戏里面,这把刀可没什么“古朴的气息”之类介绍啊……

    他皱着眉头,暗暗思索。

    想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若有所思地问:“这把刀迄今为止,换过几个主人?”

    卢比有些茫然地回答:“当初杀了那个老萨满之后,这把刀就归了汤姆。他死了之后,我就把它带来了……”

    我懂了!

    老虎恍然大悟。

    原来……这把妖刀还没有真正成型!

    按照游戏剧情,它应该前后害死了六个冒险者,才恶名远扬,让人们不敢问津,由此得到了“诅咒妖刀”的恶名。刀中那份怨恨的意志在这个过程中,吞噬了六条人命,也吞噬了天葬仪式积累的古朴气息,最终才有了那么恐怖的诅咒效果。

    居然又来早了!可恶!

    但他转念一想,却又释然了。

    要是自己真等到这把刀恶名远播的时候来买它,且不论价格问题,光是买回去之后举行魔剑觉醒仪式的难度,就不是个小问题魔剑是要通过仪式觉醒,才能够真正成型的。而妖刀版的“丛林之怒”觉醒仪式难度极高,当初在玩游戏的时候,绝大多数尝试着将它觉醒的魔剑之主都失败了。

    觉醒魔剑的仪式,对于魔剑之主们来说,是一场大赌博。赌赢了的,就能得到一把魔剑,提升自己的实力。赌输了的,不仅价格昂贵的仪式材料泡了汤,魔剑的原材料奇异的武器也会因此毁掉。

    当初玩游戏的时候,装备是可以反复刷的,所以毁掉一些材料,大家无非就是感叹两句“手真黑”之类,但当游戏成为了现实,要是材料毁掉了,成本暂且不论,到哪里再去找一把具有强烈灵性的武器来?

    相比之下,现在这样的“丛林之怒”虽然威力不够强,但觉醒起来也容易啊!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甘心,想了想,打开聊天频道,将自己遇到的情况说了一下,然后问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攻略组的成员们纷纷回答。

    封皇:其实依我看,不如净化一下,直接用那把原版的天葬刀来觉醒算了。

    无眠夜晚:如果要让它进化成妖刀的话,就要让它多诅咒死几个人。你可以把它留在商店里面,过一阵子再去,估计就行了。

    老虎:……这不大好吧,为了我得到妖刀,就要害死无辜的冒险者?

    和音:你可以把这把刀买到手,然后我们抓盗匪,强行把刀塞给他,再让他逃走他绝对会死在森林里面,成为妖刀成型的祭品。这样大概也行。

    老虎:不用说了!我决定了!无论盗匪该不该死,我也不能用活人祭炼妖刀,这是做人的原则问题!

    荷鲁斯:你都不是人了,你是吸血鬼啊。

    老虎:虽然我的身体是吸血鬼,但我的心依然是人!何况,谁规定说吸血鬼就一定要是坏蛋的?A少不就是正派人!

    他愤愤然地关掉聊天窗口,懒得理睬突然就来了劲,喋喋不休的荷鲁斯,然后回刀入鞘,将刀还给卢比,又对伙计和卢比说:“这把刀里面的诅咒非同小可,我倒不一定要买下它,但如果你们不卖掉它的话,记得千万别带着它进森林。”

    “进森林的话……会怎么样?”卢比担心地问。

    老虎看了看他,说:“例子不是已经有了吗?”

    卢比的脸顿时白了:“我……我之前也一直拿着它,不会出事吧?我还能再进森林吗?”

    老虎想了想,说:“最近这几天别去。有条件的话,这几天去各个神殿祈祷一下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干脆就出一趟远门,给汤姆把遗产送回去,也避避妖刀诅咒的风头。”

    卢比连连点头,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刀又递向老虎。

    “洛克先生,这刀……您愿意买下吗?”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