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等你到了地狱里面再去慢慢想吧!”真残念狞笑着挥动魔杖,赤红的火球连珠一般飞出去,砸在那个气喘吁吁,身上被鲜血染红了一大半的雇佣兵身上,将他烧成了一团黑灰。

    做完了这些,他才转过身,急匆匆跑到马车旁边,问:“无眠的情况怎么样?”

    “不算好。”剑十三叹道,“他中的是毒箭,来袭击咱们的家伙明显就是想要他的命。箭上的毒素是专门针对法师的,可以阻断体内魔力运作。好在王都人虽然体质弱,却天生有很高的毒抗性,加上星照第一时间给他用了增强体质的法术,现在还撑得住。”

    看着躺在地上,脸色惨白,比起死人只多了一口气的无眠,真残念恨恨地一跺脚,骂道:“锤子呦!真是背时!卖个戒指而已,怎么就惹来麻烦了嘛!”

    “唔知啊!”书狂用一块布擦拭着他那本用来当做武器的厚书,先是习惯性说了粤语,然后换回通用语,“我们应该留个活口问一问的。”

    真残念回头看看战场,叹了口气。

    刚才的战斗发生得很突然,大家本来是好端端在路上走着,然后迎面过来的马车里面突然就跳下几个人,开弓搭箭嗖嗖嗖射了过来。他们的马车没车篷,空荡荡的没有遮拦,反应最慢的无眠立刻就中了箭,只来得及大叫一声便倒了下去。

    然后大家就怒不可遏,一个个把自己最强的手段都用出来了。具体战斗的过程不说也罢,总之来袭击的六个杀手就扑街了,虽然扑街的方法各不相同,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当中哪怕是伤势最轻的那个,也不可能有被救活的机会。

    用毒箭射伤无眠的那个让剑十三在心窝上扎了一剑,血喷得跟个爆了的水龙头似的,这样还有救,那才真见鬼!

    至于别的几个,被星照轰死的那个现在还在冒青烟;被和音打死的直接挨了两个强酸箭,身体上中下三段只剩了上和下;被书狂祭起厚书砸死的,脑壳里面红的白的撒了一地;被真残念自己杀掉的两个,一个八成熟,一个熟过头;就连被蓝迪乌斯老头杀掉的那个,脑袋跟身体也被分开了至少五六尺的距离,一看就知道没得救了。

    事实上,穿越者们甚至连他们为什么来杀自己都不知道,之所以猜测是“戒指惹的祸”,也只是根据之前的事情推测而已,没有半点证据。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前几天,他们卖掉了无眠附魔的那枚能够增强生命力的防御戒指,卖了不少钱。拿着这笔钱,真残念在街上买了很多东西,为再次旅行做好了准备。

    当天晚上,他们准备休息的时候,一个不愿意透露身份的人来旅馆拜访了他们,询问他们有没有兴趣成为专业的附魔技师,待遇从优。

    无眠对于给人打工这种事情并不排斥,但他要求对方先表明身份。

    这个要求按说很正当,但对方却支支吾吾不肯说明。无眠顿时就起了疑心,直接用私聊叫来星照,二话不说就是一个类似“侦测恶意”的法术施展了出来。

    星照属于贤者女巫,这类预言方向的法术,正是她的专长。

    在蓝色的法术光芒中,那个表示要招揽无眠的家伙,身上简直红得发紫。

    这意味着他不仅根本没有雇佣无眠做事的打算,相反充满了恶意,很可能只是随便找个借口诓骗无眠出城,然后想要害死他。

    既然这样,当然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也不用穿越者们动手,利奇老板手下的伙计们就抡起大木棍,抽得这家伙抱头鼠窜,仓惶逃走。

    事后大家询问了利奇老板,老板仔细考虑之后,认为可能是真残念卖魔法戒指,然后大采购,这个过程中钱财露了白,被人给盯上了。

    至于为什么钱财露了白的是真残念,这人要诓骗的却是无眠,大概是因为无眠文质彬彬,看起来像是这群人的首领吧。

    换句话说,这个被赶跑的家伙,背后很可能还有一帮人,专门做这种诓骗杀人的勾当。

    理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利奇急匆匆去找治安官,打算在加利尔镇仔细搜查一番,看看能不能把这群人给找出来,一网打尽。

    遗憾的是,经过一天一夜的搜查,他们并没有能够找到线索。估计这群人是流窜作案,每在一个地方作一笔,不管成功与否,都立刻离开,狡猾得很。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一般都是某些坏了心思走偏门的冒险者,几个人一伙,勾搭起来犯罪。对于这样的犯罪团伙,各地的领主也没什么办法除非当场逮住,否则的话,他们也很难收拾这样的犯罪团伙。

    第三天早上,大家确定这群犯罪团伙已经走远了找不到之后,也没往心里去,只是感叹一番,就去找加利尔骑士辞行。

    得知他们要前往塔拉汗城,见识一下边境伯爵领首府的繁华,加利尔骑士并没有意外或者生气,而是祝他们一路顺风,并且欢迎他们以后再来加利尔镇无论是暂住还是定居,都欢迎。

    于是一行人就离开了加利尔镇,还是坐着蓝迪乌斯的马车,不急不慢地前往塔拉汗城。

    熊猫之前急匆匆走了,大家也并不担心反正穿越者都是不死之身,顶天了也不过就是被杀回城,有什么好担心的?

    结果当天晚上,他们得知熊猫不仅没有倒霉被杀回城,反而在盗匪营地发了笔小财,不由得十分羡慕。

    羡慕归羡慕,他们并没有选择走夜路不是人受不了,而是马受不了。

    马可没人这么结实耐操,这种牲畜还是有些娇贵的,如果不能有比较适当的作息,很容易生病死亡。

    于是次日早上,他们又听说熊猫在进塔拉汗城之前又端了一个盗匪营地,又赚了一笔,而且比上一笔还多。

    大家顿时就有些眼红了经过商量,他们决定晚上住宿的时候,大家一起外出一下,找找路上有没有盗匪营地。

    结果当然是没有找到,反而又稍稍耽误了一点行程。

    好在从加利尔镇到塔拉汗城,其实也不算太远。即便是这么耽搁来耽搁去,花了五六天的时间,他们也总算是到了。

    然而塔拉汗城因为之前熊猫那个“天谴”的缘故,正在严加排查。大家不愿意惹上麻烦,干脆再离开一些,退到了最近的一个村子。

    昨天晚上,他们从一个行人那里得知塔拉汗城情报主管上吊死了,严格排查工作暂时告一段落,才重新出发,打算前往塔拉汗城。

    结果在路上,就遭到了袭击……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