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对于旅馆的条件有着这样那样的批评,但这一夜,大家其实睡得很好。

    用来当床铺的干草,怎么也比森林里面那些还带着湿气的绿草躺着舒服。村长虽然穷,但对于这个旅馆明显还是花了心思的,这些干草里面没有哪怕一根树枝,甚至于都是专门挑选的软草。躺在上面当然不如城堡里的席梦思床,但其实也算是挺舒服的了。

    房间的墙壁很厚实,只要关好窗子,就能最大限度地挡住夜晚的寒风当然,门是不能关的,否则就是找死了。

    关闭门窗,在屋内点火炉,那不是夜宿取暖,而是烧炭自杀。

    现实中有不少人选择这样自杀,据说死得毫无痛苦。对于这种说法,医生安卡想来嗤之以鼻。他强调过很多次,对于自杀者来说,肉体上的痛苦其实算不了什么,真正可怕的是精神上的痛苦其实对于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身上的痛,忍一忍就过去了,真让人难以忍耐的,是心中的痛。

    正因为想要帮人们治愈心痛,安卡才会自学心理医生的相关内容。但他还没来得及学以致用,就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了。

    或许这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地球上不缺一个好医生,但这个世界缺。

    严格来说,这世界似乎什么都缺。

    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从虚幻变成现实之后,其实并不那么美好。

    就像这个穷困破落的村子一样。

    每一间屋子里面的火坑上,都摆着一个铁架,旁边有一口大锅,大锅里面是放了少许面粉的热水。如果肚子饿的话,可以把核喝点粥假设这种东西可以算是粥的话。

    至于“黑面包”……穿越者们最终还是没有吃,他们吃的是干粮。

    他们有很多干粮,穿越者们除了在城堡里面锻炼和玩乐之外,出门的主要事情就是打猎。草原很大,物产很丰富,尤其当夜色降临的时候,物产就更加丰富了。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再多的食物都能得到。

    一来二去,城堡里面就有了堆积如山的食物储备。要不是法师们可以用法术把它们变成干粮的话,只怕早就全烂了。

    也有人吃的东西与众不同,比方说暗夜精灵玛维。

    他征得了同一间客房的众人同意,将一块还带着鲜血的地行龙肉扔进了锅里,猛火沸煮。

    “地行龙的肉,可以吃吗?”有人问。

    “应该可以。”玛维不是很有把握地说,“之前杀它的时候,不少人都喝了它的血,也没见有中毒的迹象老虎喝得最多,但我看他还是精神抖擞的,”

    “我饿太久了。”老虎苍白的脸上微微有点红,“我是吸血鬼,可又不愿意吸人血,这段时间只能靠狼血猪血兔子血过日子……那些血的味道真的不行,里面蕴含的生命力太少了。而地行龙的血……”

    他犹豫了一下,思考了一下措辞,然后说:“你们大概感觉不到,但对我来说,它简直就像是极为美味的肉汤,又像是很好喝的饮料,喝下去之后,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你这是吸了粉吧。”

    老虎苦笑两声,连连摇头。

    如果知道自己可以穿越的话,他绝对不会选择吸血鬼这个职业。尽管作为最高等的吸血鬼领主,他不像一般的低级吸血鬼那样见光死,甚至可以在太阳下跳个骑马舞什么的,但是对于鲜血和生命力的渴求,却一直在折磨着他。

    尤其城堡里面这些同伴们,几乎每一个都拥有极为强大的生命力。平时和大家一起生活行动,他简直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来自于旁边那一具具身躯里面澎湃流淌的生命力,几乎可以闻到鲜血的香味……时间长了,他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孤僻。

    这次得到了大量地行龙的鲜血,不仅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也化解了他心中的担忧。

    谁规定吸血鬼就要吸人血的?像地行龙这类强大的魔物,这个世界上多得是。只要用那些家伙当食物就好!

    何况,光是这次的收获,至少就够他吸上一个多月,节省点的话,甚至可以维持小半年。小半年之后,再去找个地行龙什么的呗。

    众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地行龙的肉汤很快就煮好了。

    这种魔物的肉质很特别,明明身躯庞大而强壮,但它的肉却一点也不粗韧,反而十分的柔嫩。仅仅只是在开水里面炖了一小会儿,汤里就开始泛起白色的油脂,同时有淡淡的香气在屋里回荡。

    “差不多了吧……”玛维自言自语,用木勺子舀了一点汤,吹了吹,送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大家很好奇而且期待地问。

    玛维沉默了一会儿,深深地叹了口气。

    “下次炖这个,要多放一些姜葱蒜什么的。”他说,“明明气味很正常,但胃口腥得可怕,就像是……把一条鱼的内脏掏出来,在夏天的太阳下晒半个小时,然后不用任何佐料吃下去一样。”

    “靠!那能吃吗?”

    “这个你也吃过?”

    “你这形容词是跟贝爷学过的吧……”

    大家说笑起来,然后一个个都很好奇地尝了一点。

    “不行!”

    “这个真的不行!”

    “仔细尝尝口味其实不错,可惜腥味太重了。”

    “这个怕是只能拿来烧川菜。”

    “我们川菜也并不都是辣的,也有不辣的。”

    “所谓‘不辣’,就是只撒一把辣椒对吧?”

    说笑之后,大家纷纷睡去,再没有谁对那锅闻起来很香的肉汤多看哪怕一眼。

    就算第二天早上,他们也宁可就着清水吃干粮,没有人愿意再多喝哪怕一口这种汤的。

    休息一夜之后,穿越者们和村长结清了旅费,然后就再次出发。他们要去的地方很远,何况在这破落村子里面,也实在没什么东西值得关注的。

    等他们走后,村长一家动手收拾客房,很快就看到了那一锅已经冷下来的肉汤。

    村长的老婆好奇地用手指沾了一点,送进嘴里吮吸了两下,然后脸色就先是震惊,接着变成了狂喜!

    “多么浓郁的味道啊!”她兴奋地找来丈夫和女儿,告诉他们这意外的收获,“那些冒险者们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礼物呢!”

    最终,这锅汤被他们分成几份,混合着面粉炖了,分给了整个村子的居民,大家都很高兴而且满足地大吃了一顿。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