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光柱冲上云霄之后,就像是把天捅了个窟窿似的,只见熊熊圣火沿着这道光柱倾泻而下,宛若天河落水,滚滚流淌。

    倾泻而下的圣火遇到了庄园上空的亵渎气息,顿时就像是往一锅滚油里面浇了一瓢水,整个儿疯狂地沸腾起来;又像是一地汽油遇到了明火,刹那间就烧了个遍;更像是一大堆火药猛地引爆,一瞬间就炸成了一朵蘑菇云。

    如果说之前的金光只是气势非凡,此刻的爆炸就是天惊地动。

    爆炸的第一道冲击波就将偌大的庄园夷为平地,随后接踵而来的狂风和烈焰,将一片森林直接化为了火海。

    这火不是寻常凡火,而是蕴含着神圣力量的天罚之火。就算是完全免疫火焰的那些恶魔,遇到这种天罚之火也会被烧得外焦里嫩,又或者干脆就直接烧成了一堆灰烬。

    在恐怖的大爆炸和紧随其后的天罚之火面前,无论是身披重甲的战士,还是拥有多种防护法术的祭司,就算是他们苦心打造的邪恶据点,都完全不堪一击。除了那个见机得快,不仅退到后面,还找了块洼地趴进去的之外,别的全都在爆炸和火焰中化为了灰烬。

    整个庄园里面,唯一的幸存者就是那个机灵的祭司。她先是趴在地上躲过了爆炸的冲击波,然后就飞快地爬起来,脱掉拥有强大防御力的祭司袍,扔掉了所有的魔法道具,就连内衣和首饰都不敢留一件,把这些也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和时间精力才积攒起来的宝物犹如泥土瓦片一般扔在地上,就这么光着身体朝远处跑去。

    说来也怪,虽然她脱掉了所有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装备,但天罚之火反而没有烧她,就让她这么光溜溜地离开,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很显然,她知道熊猫那一招的厉害,甚至于知道正确的应对方法。

    一口气跑出去至少两三里,她感觉那股沉甸甸压在心头,仿佛一座山悬在头顶随时可能压下来的恐惧感彻底消散,才算是松了口气,坐在地上剧烈地喘息起来。

    “可恶!哪里来的传奇圣武士!打不过就玩‘天谴’,就不能老老实实地逃走吗?世界这么大,大家各走各的路不行吗!”

    她愤怒地用拳头捶着地面,徒劳地诅咒着。

    “这个老东西!都老得连打架的力气也没了,还满脑子的正义狂热!圣武士都是疯子!居然让这么一个老头子孤身行动,就不怕他死在外面吗?”

    “……等等,他这么一死,受难之神的教会绝对不会毫无反应。像这种老得连力量都衰退了的传奇圣武士,一辈子也不知道教过多少学生。他突然死了,他的学生们肯定会追查……接下来会不会有大批牧师和圣武士蜂拥而至,像疯狗一样到处搜寻线索?”

    她担忧地沉吟起来:“我是不是应该出去躲一躲?反正塔拉汗家族又不会逃走,向他们复仇的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做。但要是被那些牧师和圣武士们抓住的话,就彻底完蛋了……”

    想到这里,她急忙站起来,朝着远离塔拉汗城的方向走去。

    森林里那场声势浩大的爆炸,当然也惊动了塔拉汗城的卫兵们。他们惊慌地面面相觑,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有人低声问:“要去看看吗?”

    随即就有小头目怒斥:“不要胡思乱想!我们的职责是看守城门!就算是天崩地裂,也要坚守岗位!”

    之前那人还有些懵懂,不明白为什么自家队长突然变得这么正气凛然,随即就被机灵的同伴拉到了一边,低声劝诫:“你疯了!那么恐怖的大爆炸,天晓得怎么回事!我们这些小人物,随随便便往里面闯,那不是找死嘛!”

    爆炸的消息很快就送到了塔拉汗伯爵的卧室,老伯爵年纪已经大了,精神远不能和年轻时候相比,硬撑着疲惫的身体起床,处理这件紧急事务。

    “通往王都方向的森林里面发生大爆炸,疑似有圣武士召唤了‘天谴’?”

    他站着看着这份情报,又看着将情报送来的情报主管,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据我所知,‘天谴’是传奇圣武士的能力,当面对无可抵御的邪恶时,他们会选择牺牲自己,化为沟通上天的光柱,将磅礴的神力直接引入人间,扫荡一切邪恶。在过去的岁月里面,不止一次有伟大的圣武士在对抗恶魔、邪龙或者是恐怖的邪恶魔头时使用过这个能力,对吧?”

    情报主管连连点头:“大人,您真是博学!”

    “那么我有个问题,我们塔拉汗领,什么时候来了个传奇圣武士?”

    情报主管苦着脸回答:“抱歉,我们之前完全没有发现……”

    “也就是说,这位……我也不知道他是哪个教会,反正肯定是教会高层的传奇圣武士,在你们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来到了塔拉汗领,还在距离塔拉汗城这么近的地方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但肯定超级危险和恐怖的家伙打了起来,最后用出了‘天谴’……而整个过程中,你们完全不知情?”

    深秋的天气已经很冷,但情报主管的额头上却全是汗珠。

    照明用的魔法灯将卧室里面照得一片明亮,却照不亮老伯爵脸上的阴沉:“我知道,最近这几年,我的身体越发的不行了。在这种情况下,你们都开始转变服务的对象……对此我并没有什么意见,当年我父亲老迈的时候,情况也差不多是这样。”

    “但是,如果因此妨碍了塔拉汗领的工作,让领地陷入了危机的话……”

    他的目光阴森而冰冷,没有再说下去。

    情报主管再也站立不住,直接跪在了地上,抱住了老伯爵的双脚:“大人!大人!请您给我一点时间!一点点时间就好!五天……不,最多三天,我就把事情都调查清楚!如果到时候交不出调查报告的话,就拿我的人头来交账!”

    老伯爵的目光稍稍不那么冷了,他并没有将情报主管踹开,而是在片刻沉默之后,重重地说:“三天。”

    “是的!三天!我保证!”情报主管的脑袋磕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老伯爵点了点头,“去吧。”

    情报主管急忙爬起来,连连道谢,倒退着走出了卧室,然后拔足狂奔,竭尽全力朝着情报部门的方向跑去。

    他现在可没时间耽搁,要在三天里面查清楚一切,天晓得够不够!

    看着情报主管走远,老伯爵坐回了椅子上。

    “查一查,他这段时间究竟在忙什么。”他对空无一人的卧室说,“我怀疑,有人在扰乱领地的情报系统。”

    “这是契约的一部分吗?”卧室角落的阴暗之中,有尖利的声音回答。

    “没错,去做吧。”

    阴暗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即逝。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