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熊猫走得再快,从加利尔镇到塔拉汗城,也不是一天就能到的。

    当初在游戏里面,如果不用传送阵的话,光靠走路,这段路也要走半个多小时。而从卡里普拉村到菲鲁曼村,只需要最多十分钟就行了。

    就算考虑到现实中在森林里面行进会大受阻碍的因素,把两边的距离折算过来,至少也是四五天的路程。

    天色渐渐黑了,熊猫却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在夜色中行进。

    在这个世界里面,夤夜赶路是很危险的事情。无论在游戏中还是现实里,夜里出现猛兽和魔物的概率都比白天高得多。

    而且……除了猛兽和魔物之外,还有一些别的东西会出现。

    比方说,前面路边一块空地上,正在点着篝火烤肉的那群人。

    他们穿着和寻常平民截然不同的厚实衣服,几乎每一个人都在衣服外面裹着硝制的兽皮,这种兽皮穿在身上绝对谈不上舒服,却十分的坚固,可以提供不错的防御力。其中两个格外强壮一些的,还穿简陋的皮甲,明显是头目。

    这群人最大的特征,是他们每个人都随身携带着武器,有人带着刀剑,有人提着枪矛,还有人背着弓。尽管处在休息之中,可他们的武器却根本没有离身,就算是坐在地上的,也把武器放在一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看得出来,他们随时都准备战斗。

    或许是和猛兽战斗,或许是和魔物战斗,又或许……是跟人战斗。

    熊猫停下脚步,注视着他们。

    他认识这群人,或者说,他认识这种人。

    在游戏里面,这叫“盗匪营地”。

    盗匪营地有两类,一类是临时的,一类是永久的。后者往往是副本,前者则是临时刷新出来的一群怪物。就强度而言,当然也是后者比较强,但这绝不代表前者就是人畜无害的小绵羊。

    新手赶夜路的时候遇到盗匪营地,然后被一群盗匪乱刀砍回城,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当初熊猫玩游戏的时候,也不止一次遇到过这种事。

    盗匪营地很恶心,总是刷新在大路边上。他们的警戒范围很大,想要从路上绕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而夜里离开大路……这种行为跟挑战盗匪营地比起来,究竟哪个更加作死一点,谁也说不清。

    所以当初大家都是新手的时候,往往路边一个盗匪营地,就可以堵住整个村子乃至于镇子玩家们的去路。除非有人带头,组织一群人去把它们给刷了,否则的话,大家还是老老实实待在村子里面练练生活技能,做做巡逻任务算了。

    到了后来,随着玩家们的实力越来越强,新手区域的盗匪们渐渐就不能再构成威胁了。但每当开新级别的新地图,这种路边刷新的盗匪营地,总是会给玩家们添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以至于很多玩家都在论坛上吐槽:“区区一群盗匪,级别怎么会比我们这些闯荡四方的英雄好汉还高?他们身上那套破旧铠甲,难不成是神器吗?”

    想到这里,熊猫忍不住笑了。

    笑过之后,他迈开步子,继续向前走去。

    走了一段路,渐渐靠近了盗匪营地。盗匪们纷纷站了起来,将武器拿在手上,在头目的带领下走到了路上,拦住了他的去路。

    眼看着为首的一个头目想要说点什么,熊猫抢先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我有急事。”熊猫说,“所以不用废话了,不想打的话就让开。”

    盗匪们没有让开。

    熊猫冷笑一声,加快步伐,直接朝着他们冲了过去。

    一个高个子的盗匪迎了上来,他手持一把有缺口、锈迹斑斑的大刀。这把刀要是在地球上,只怕会比寒光四射的利刃更加让人恐惧。

    被生锈的利器划伤,很容易得破伤风。

    熊猫当然不想要挨上一刀,所以在大刀砍下来之前,他已经侧身向前,既躲过了这一刀,也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紧接着他立掌如刀,一掌切在了盗匪的右手上。

    手刀并不锋利,但用来克敌制胜的话已经足够。盗匪的右手挨了这一击,疼得根本没办法握住武器,大刀落在了地上。

    在大刀落地之前,熊猫已经冲到了和他贴身的距离,右手抓住他的衣领,左手揪住他的腰带,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举过了头顶。

    “还要打吗?”就这么举着一个大活人,熊猫环顾周围,对明显受到震慑的盗匪们说,“我不想多杀人,但我也不介意杀人。”

    “提醒你们一件事,我这个人做事的风格是如果见了血,就要杀干净!”

    随着他的话音,森然的杀气弥漫开来,让已经渐渐接近深秋的夜晚变得更加寒冷。

    盗匪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首领,两个首领对视一眼,一个后退,一个向前。后退的那个,将背着的弓取了下来。

    熊猫叹了口气,双臂发力,将举着的这个盗匪当做一块石头,朝着敌人们砸了过去。

    盗匪们怎么也没料到同伙竟然会变成投掷武器,顿时有些慌乱。有人想要接住,有人想要躲开,原本还算整齐的环形包围立刻就乱得不成样子。

    而且,当两个盗匪扔下武器,试图接住自己同伙的时候,却发现投掷的力量十分庞大,根本接不住。结果就是三个人一起变成了滚地葫芦,摔在地上滚成了一片。

    这时,熊猫已经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冲进了盗匪们之中。

    面对手持利器的盗匪们,他毫无惧色,抡起拳头就打。盗匪们的武器往往被他躲闪过去,而他的拳头却总是可以击中目标。

    他的拳头用足了力量,无论盗匪是强壮还是瘦弱,只要挨了他一拳,就别想再站起来。或许不会当场死亡,但想要恢复战斗力,却也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到的。

    然而即便如此,熊猫还是陷入了包围之中。所谓好汉不敌双拳,仅仅几秒钟之后,他身上就挨了一刀。

    好在,他穿着铠甲。

    他的铠甲并不是长孙武那种看起来像是铁罐头一样沉重的全身重甲,但也不是寻常的皮甲,是以皮甲为基础,将一条条坚固的铁条用铁环固定在上面的铠甲。这种铠甲正式的名字好像叫板条甲,沉重而且坚固,防御力十分可靠。

    按照狂热的盔甲爱好者长孙武的说法,板条甲是一种历史悠久坚固可靠的重型铠甲,早在两千年前就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它最后被防御力不如自己的锁链甲淘汰,关键原因在于它特么实在是太重了!

    这种铠甲如果只在身体正面和背面装金属片的话,就会有明显的防御漏洞。而如果用甲片把这些漏洞也补上,重量就会变得很恐怖长孙武他们那个铠甲格斗俱乐部曾经试着复原过一件,整个俱乐部里面最强壮的家伙穿起来之后都累得气喘吁吁,尤其是肩膀疼得要命。

    但这种问题对熊猫来说是不存在的,他的力量足够强大,体质足够强韧,作为圣武士,他还有“重甲”技能,可以有效地降低重甲对身体的负担。

    所以穿着这样的重甲走路和战斗,对他完全不构成影响。

    这件沉重的铠甲,只会给他的敌人带来绝望。

    就像刀砍在他的身上,反而被甲片弹开的那个盗匪脸上的表情一样。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