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圆人如其名,是一个胖得有点圆的人。

    他身材五短,大概只到寻常壮汉的胸口,偏偏长了一颗大头,眼睛鼻子耳朵……都比常人要大一些,和寻常的矮子完全不同。因为五官都比常人大了至少一圈的缘故,他虽然脸上都是肥肉,却没有因此变成常见的那种小眼睛小鼻子,反而显得五官清晰,十分奇妙。

    他的动作非常矫健,完全看不出是一个胖子。明明胖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可以用“滚”而不是“走”的方式来赶路,可实际上他走得很快,甚至于比一般人还快。

    而最引起穿越者们注意的,是他名字的颜色。

    他的名字是绿色的。

    这意味着他不仅仅是一个商人,也是一个稍稍有点特别的人物,大概相当于一小群怪物的首领,或者是相当于一个小村子的村长那种。

    至于为什么一个相当于村长的人物会当旅行商人,而且还是旅行商人里面最低级的那种,只有一辆老旧的马车?那就没人知道了。

    阿圆每年都来卡里普拉村四次,跟村民们很熟悉。和他最为熟稔的,是村子里面杂货店的老板或者也可以叫酒馆老板、饭店老板、旅馆老板……反正是一回事。

    这个胖子很小气,从来不肯住旅馆。他总是把马车停在旅馆的后院,然后晚上就住在马车里面。也不知道那辆马车里面究竟载了多少货物,让他连睡觉都舍不得离开。

    “老兄,你这些木头质量可不怎么样。”阿圆用有些尖利的声音叽叽喳喳地批评着老板的货物,想要努力压价,“而且也不是纯粹的树心,周围的杂木料太多了!”

    卡里普拉村是个资源贫乏的村子,这里值得一买的东西大致上只有猎人的兽皮以及农夫们伐木时候的副产品树心。

    树心就是大树树干中心的髓木,这种木头可以用来制造很多特殊的东西,最常见的就是制作法师学徒们的魔杖。和用树枝制作的魔杖相比,髓木杖虽然不够结实,却胜在魔力传导性能强大,可以最大程度地节约魔力,对于那些魔力总量孱弱的法师学徒们来说,算是很实用的装备。

    虽然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都有树林,可以取得髓木的大树也随处可见,但除了卡里普拉村这种天高皇帝远的边境地区,别的地方都是不允许平民砍树的树林是领主的财富,平民私自砍树的话,轻则砍手,重则砍头。

    当然,领主们肯定也会做髓木的生意,不过那样的生意就不是阿圆这么一个流浪商人能够涉足的了。所以他只能来卡里普拉村这种地方,购买村民们私自砍来加工的髓木。

    虽然本地理论上属于塔拉汗伯爵的领地,但正如村长抱怨时候说的那样,伯爵的部下只有每年秋天收税的时候才会出现,除此之外,就算想要找他们,他们也根本不会来这个距离塔拉汗城很远的边陲小村。所以村民们也从不在乎“盗窃领主财富”的问题。

    事实上,很多人压根就不承认这里是所谓的“伯爵领地”。

    村长卡里普拉十三世,就是其中之一。

    他坐在旅馆底楼大厅的角落,透过屋子的后门,远远看着正在讨价还价的两个人,眼神有些唏嘘。

    “以前本村还没有被那个混账伯爵统治的时候,我们一年能够攒下不少钱来。”他说,“那时候我们的商品除了髓木、兽皮之外,还有土酒。但是自从那个混账统治了这里,每年秋天都来征收很多粮食,剩下的粮食别说酿酒,就算吃饱都稍稍有点困难。”

    “……我记得塔拉汗伯爵被册封,应该是七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吧。”无眠说,“那时候的事情,你也知道?”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被册封的,但他第一次派人来收税,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村长的话音变低了,“我的祖父不愿意承认他的统治,被他的士兵们砍掉了脑袋,尸体挂在村子门口,吹了一个冬天。”

    熊猫的眼神阴翳了一下,有凶光在其中微微一闪。

    “我们卡里普拉家族是这个村子的开创和建设者。当初这里只有死神教会的神殿,我的祖先带着他的冒险者伙伴和一群难民,在这个人迹罕至的边境艰苦开拓,好不容易才建成了这个村子。传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三代了关那个混账什么事!当年我的祖先开辟这个村子的时候,他爷爷的爷爷都还没出生呢!”

    “但当时王国已经建立了。”无眠说,“你的祖先没有能够拿到国王的册封,就不能称之为领主。所以等到国王册封了这里的领主之后,他来宣示主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村长冷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我们准备近期去塔拉汗城一趟,看看有没有什么稀罕事情,又或者是有没有值得出手的热闹。”无眠说,“村子里面有没有什么需要购买的东西?我们可以顺便带点回来。”

    村长摇头:“托你们的福,我们这段时间什么都不缺。”

    “眼看要入冬了,真的不需要准备一点什么防寒药之类吗?”

    “那些所谓防寒药,难道还能比安卡医生配制的效果更好?”

    无眠笑了:“说的也是,有安卡在这里坐镇,根本不用担心这些。”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放心了。”他拿起杯子,喝完了剩下的茶,咀嚼着茶叶,站起来走向了后院。

    对于他的出现,阿圆有些惊讶。但这个流浪商人本来就是活络开朗的性格,双方稍稍谈了几句之后,很快就有说有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无眠走了回来,对大家说:“确定了。至少在一个月之前,塔拉汗城一切正常。老伯爵身体健康,城里也没有任何瘟疫流行的征兆。”

    “那么……应该就是这个冬天的事情。”长孙武说。

    “差不多吧。”无眠点头,“当然也可能是下一个冬天,那样的话就更好了。但我们应该以‘这个冬天’为前提做准备,不是吗?”

    众人纷纷点头。

    “我们明天出发。”熊猫沉默了一下,说。

    村长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却很明智地没有问有关于“瘟疫”的事情。

    瘟疫可不是小事,尤其是一场事先就能预料到的瘟疫。

    这种事情,不是区区一个边境小村的村长该过问的。

    何况……塔拉汗城流行瘟疫,老伯爵因此染病甚至病死,对他来说,可真是个好消息呢……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