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好了?”无眠温言悦色地看着蒂亚,说,“这件事可要认真想清楚。背井离乡的决定,还是要更慎重一些才好。”

    蒂亚犹豫了一下,回头看向儿子。

    赛里的脸上有些不安,但更多的却是憧憬。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下定了决心。

    “埃里克大人,我想好了!既然赛里有法术天赋,那就应该尽可能让他得到适当的培养。留在卡里普拉村这里,虽然他也可以向您请教法术,但您很忙,这会给您增加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安卡医生说在‘城堡’那里有不少法师,我们如果搬迁过去的话,赛里应该能够得到更多的学习机会……”

    无眠点头:“安卡说得对,像我这样的法师,在那边其实算不上什么高手。而且作为法师,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法术的学习,而是知识的积累我们首先是学者,然后才是施法者。赛里如果仅仅只想要成为一个在农村之间旅行,到处流浪和表演杂耍的学徒级法师,那么跟着我学学就好;但他如果想要成为一个正统的法师,一个掌握奥秘力量的智者,那他就必须要学习大量的知识。这些东西,的确是在城堡那边才能学到。”

    他看向熊猫:“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赞成。”熊猫简单直接地回答。

    无眠又闭上眼睛,通过私聊联系了会长三余无梦生。

    三余表示安卡之前已经跟他说了这件事,他觉得无所谓,只要安卡、无眠和熊猫他们三个讨论通过,那就没问题。

    “反正城堡里面大家也并不忙碌,这么多人教一个学生,难道还教不好吗?”

    他信心十足地说。

    既然这样,事情就定了下来。

    但是他们并没有急着出发。

    从卡里普拉村前往城堡,就算是健壮的冒险者们一路狂奔的话,也需要一个白天再稍多一点的时间。换成蒂亚、赛里这种普通人,至少要走个三四天。

    这一路上当然需要有人保护,草原的夜晚并不安全,无论是野狼还是毒蛇,都可以轻易夺走一个人的生命。普通人想要做这种长途越野,简直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所以蒂亚和赛里只能耐心等待,等城堡那边派来接应的人抵达。

    穿越者们的办事效率很快,第二天,前来接应的人就到了。

    负责来接应的是三个人,海盗“葛力·槽”,卷宗学者“肖·艾尔”和游侠“尤迪安·万斯”这当然是他们给自己新取的名字,他们原本的游戏ID分别是“阿槽”、“封皇”和“三万经济一秒躺”。

    阿槽的种族是北地人,特别能够适应恶劣环境,尤其很抗寒。他这个职业当初在游戏里面主要是善于冒险和寻宝,拥有“抢夺”的特技。

    作为和尤涅若类似的野外求生爱好者,穿越之后,他主要在城堡带狩猎队。这家伙喜欢玩闹,性格相当的活泼热闹,常常负责缓和队伍气氛。

    封皇的种族很特别,叫做“半妖”,而他“妖怪”那一半的血统,是传说中能知各种妖怪鬼神的神兽白泽。

    他是出身于东方大陆的玩家,在游戏发展到“大航海时代”之后,经历了很多的辛苦,才来到了西方大陆。后来他也懒得回去,连职业都转了西方系的。

    他在游戏里面的运气不大好,就是俗称“大黑手”的那种人。若干次下副本颗粒无收之后,他干脆转行去了攻略组,顺便兼职带练团的团长,一边研究攻略,一边带新人练级,以及帮助转生之后的老手快速把等级练回去。

    至于“三万经济一秒躺”,则是一个狂热的收集爱好者,就是俗称“松鼠党”的那种人。他总是带着几个大口袋,里面是收集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游戏里面,他学习了采药、挖矿、狩猎、捕鱼等所有收集系的技能,整天出没于各个地方,经常身边带着一群新手,带练之余,也为了获取各种各样稀罕东西。

    三余之所以让他们三个来卡里普拉村接蒂亚母子,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三个当初玩游戏的时候都是带练团的核心,都属于那种喜欢带新人的类型。而赛里无疑就是一只粉嫩的新人,正需要他们这些老手来带练。

    三个人来到了卡里普拉村之后,先跟蒂亚母子见了面。封皇施展法术,给赛里做了一个详细的属性检测,结果发现他是罕见的神圣属性亲和者。

    这个发现让大家都有些惊喜。所谓神圣属性亲和者,最常见的就是那些圣职者们。赛里拥有这种体质,先天就比别人更加容易成为圣职者。而他之所以被死灵魔力侵染之后还能活几年,或许也正因为他的这种体质。

    “赛里可以当圣职者?”蒂亚很好奇地问,“圣职者不是要在神殿学习吗?”

    封皇愣了一下他们城堡里面倒是有神殿,但那个神殿只能算是样子货,压根联系不到神祇。如果赛里在那个神殿里面学习的话,学习再久,也成不了圣职者。

    但他毕竟是攻略组的成员,满肚子都是游戏设定。所以略一思考,就想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其实,神圣属性施法者也未必都是圣职者。”他笑了笑,说,“比方说,赛里还可以像我一样,成为一个卷宗学者。”

    “卷宗学者?”

    “没错!卷宗学者。”封皇解释说,“我们卷宗学者也是神术施法者,但并不通过对某位具体神祇的祈祷来获得神术,而是理解神术的本质,通过抄录祈祷书的方式来施法。本质上我们更接近于法师而非牧师当然,我们和诸神教会的关系也很好,绝对不是窃取神力的亵渎祭司之流。”

    蒂亚听得似懂非懂,有些茫然地问:“那么赛里去当卷宗学者就行了?”

    “是啊,没问题,我可以手把手地教他!”封皇越说越来劲,捋着雪白的长须,笑眯眯地说,“老夫修炼多年,教一个徒弟想来还是没有问题的。“

    蒂亚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看向了熊猫。

    她虽然不懂这个卷宗学者究竟是什么名堂,但至少知道在这群人里面,熊猫是特别靠谱而且很有威望的。

    如果熊猫赞成这件事,那肯定就没问题。

    熊猫并没有立刻就回答,而是看着封皇,严肃地问:“你确定要收赛里为徒?做老师的话,可是要负起责任来的!”

    “我会什么就教他什么,绝对不会藏私。”封皇也严肃地回答,“无论是东方大陆的炼气术也罢,还是卷宗学者的本领也罢,乃至于我那些潜入的技术……只要我会,他又愿意学,我绝对倾囊相授!”

    熊猫这才点头笑了:“那就没问题,我也很期待看到赛里的成长。”

    于是大家干脆就让赛里按照传统磕头拜师,正式定下了这个师徒关系。

    奇妙的是,随着跪在地上的赛里被封皇扶起来,在穿越者们眼中,他头顶上原本白色的名字一下子就变成了绿色就像是熊猫的那些徒弟,以及安卡的那个学生一样。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