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复活之后,没有片刻耽误,立刻就联系了安卡。

    熊猫: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安卡:一切正常,长孙武有一批本来打算做铠甲用的皮带,现在都用来捆哈默了。它被捆得跟粽子似的,老刘还坚持说这样不保险,把它的手脚给拆了。

    熊猫:……这可真有点惨。那么黑雾散了吗?

    安卡:正在散,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散光。

    熊猫:那就好,黑雾散了,事情差不多就算是平定下来了。

    安卡:对了,骷髅戒指……打算怎么处理?

    熊猫:咦?你们没把它摘下来?

    安卡:这东西牢牢粘在了哈默的手指上,老刘已经把那节手指都拆下来了,但怎么也没办法把戒指摘掉。他急得要用锤子砸,被尤涅若他们拦住了。要是砸坏了就太可惜了。

    熊猫:其实砸了也好,那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安卡: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对了,你为什么要他们别急着弄死哈默?

    熊猫:难得遇到一个有本事的本地人或者说NPC,看这家伙的样子,似乎也是可以交流的。与其把它变成经验值,不如先好好交流一番。我们又不缺这点经验,它的那些知识对我们才更有价值。

    安卡: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刚刚复活一定很累,先去休息吧,这边的事情交给我们,不会出问题的。放心。

    熊猫睁开眼睛,因为刚刚复活就使用私聊的缘故,他的精神越发憔悴,整个脸都一片灰白,甚至于到连黑色的眼眶都变成浅灰了,简直就像是幽灵一样。

    “情况如何?”三余问。

    “还好,哈默已经被我们抓住了,现在大家正在打骷髅戒指的主意。”

    三余笑了:“这就好,至于骷髅戒指……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觉得还是应该按照老规矩来,用贡献度计算。”

    “这种事怎么样都好,反正别找我来算DKP就行。”熊猫疲惫地伸了个懒腰,“我累了,回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说完,他就回到了城堡里面自己的房间中,躺到床上埋头大睡。

    他真的是累坏了。

    跟哈默的这场战斗,消耗了他太多的精神。

    长时间的重伤瘫痪,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但和身体被死灵魔力侵蚀,慢慢转化成死灵相比,重伤瘫痪的痛苦其实也不算什么。那种冰冷而锋利的感觉沿着皮肉一点一点渗入身体,将经脉血管骨骼慢慢刺穿,从外到内,身体慢慢失去知觉的过程,足以让绝大多数意志不够坚定的人直接崩溃。

    如果他不是常年习武,早已在锻炼的过程中加强了对痛苦的忍耐力,或许他也会在那种剧烈的痛苦中崩溃吧。

    如果那样的话,他大概可以靠着复活的能力避免被转化成死灵,但却绝对不会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好在,事情并未那样发展。

    他忍住了痛苦,保持了清醒,也等到了反败为胜的机会。

    相反,他在被转化的过程中,还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作为一个圣武士,虽然并不擅长使用法术,但熊猫的确也是有施法能力的。圣武士的施法能力大致上分为攻击型、辅助型和治疗型三类,熊猫是专长“圣裁”、“神罚”、“圣剑”之类法术的攻击型。以前在玩游戏的时候,他常常一个跳劈冲到大群怪物中间,然后直接来一个最大规模的“神罚”,就算不能清场,也能大大削弱敌人的战斗力。

    但穿越之后,他和别的圣职者一样,失去了和神的联系,无法得到神力,也就没办法施展法术。

    即便靠着消灭狼群任务奖励的“幸运祝福”挂坠,可以施展弱效祝福术,他也依然没办法获得额外的神力,施展别的法术。

    可就在他被转化成死灵的过程中,却清楚地感觉到了体内神力的变化。

    神力和死灵魔力之间是水火不容的,要把圣职者活着转化成死灵,必定激起神力的反击。就算这个圣职者暂时失去了获得神力的能力,也是一样。

    当死灵魔力侵入熊猫内脏的时候,神力犹如被激怒一般产生了反应。一瞬间,熊猫隐约感觉到了自己和冥冥中的什么东西产生了联系,有汹涌澎湃的神力从虚空之中流入心脏,充斥在他的脏腑之间。

    这股神力激荡震动,充满了狂暴的气息,如果不是他及时将其约束住的话,只怕当时就要冲出去,跟死灵魔力分出个胜负来或者,直接同归于尽。

    熊猫不善于施法,他的技能里面也没有什么“法力控制”之类。为了尽可能约束神力,不让它们爆发,他几乎用尽了全部的精神。

    所以当他找到机会暴起发难的时候,不再受到约束的神力就猛地爆发了出来,化作无穷的金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去,和周围的死灵魔力产生了冰火不相容的激烈碰撞。

    而作为死灵魔力核心的哈默,自然也就成了神力攻击的首选目标。

    哈默之所以会被熊猫摔得宛若一坨破抹布,连一点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事发仓促是一方面,神力和死灵魔力在它身体里面碰撞冲击,则是另一个方面。

    它可没有熊猫这样钢铁般的意志,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是疼得死去活来,如果不是早就已经死了的话,没准甚至会活活疼死,又哪里还可能有半点反抗之力?

    甚至于……要不是熊猫终于伤重而死的话,再被熊猫这么摔打一段时间,没准它直接就这么死了。

    虽然或许对它来说,直接死了的话,也许会更加轻松一点,至少不用被凶恶的狮鹫人给拆得四分五裂。

    现在,被捆得如同粽子一般的它,正被挂在卡里普拉村大门的横梁上。犹如一条吊在空中风干的咸鱼,随着晚风晃来晃去。

    村民们不敢靠近,远远地好奇地看着,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也有不少人来到了另外一边的空地上,看老刘和长孙武抡着铁锤,将哈默四肢的骨头一点一点砸烂成骨粉,再装进罐子里面,大地女神神殿的那个见习牧师在不断祈祷,为这些罐子施加封印。

    虽然他们接受了熊猫的意见,不打算弄死哈默,但这家伙有价值的无非是记忆和知识,给它保留躯干就足够了。

    至于手脚什么的这种死灵骨粉可是不错的施法材料,“莽穿地球”公会的穿越者里,也不是没有会死灵魔法的……

    “说起来我很期待呐。”小茄子用短矛戳了戳哈默,让它像荡秋千一样晃来晃去,一边玩,一边对旁边负责监督的女武神说,“这家伙要是跟老虎那个吸血鬼领主见了面,会是什么表情?”

    “可惜穿越前不久,老虎转职成了‘魔剑之主’。”女武神有些遗憾地说,“他要还是‘支配之灵’的话,那才真有趣呢!”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