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老刘逼落之后,哈默就不再关注穿越者们和骷髅大军之间的战斗,重新专注于操纵魔法阵,完成对熊猫的死灵转化。

    在它的控制下,仿佛无穷无尽的死灵魔力源源不断涌入熊猫的身体,慢慢改造着他的身躯。

    从手指开始,他的身体渐渐变得黝黑干枯,手臂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肌肉壮实,而是慢慢变得如同干肉一般,萎缩了起来。

    但他的底子很厚,就算肌肉萎缩了很多,剩下的分量也不少。加上骨节本身就粗大,身体并不像一般的死灵那样变得皮包骨头,反而显得紧致坚实,仿佛从血肉之躯变成了硬木雕刻一般。

    转变的过程并不很快,但也不慢。当尤涅若他们打倒了大概十四五个精英骷髅,和精英骷髅首领恶战起来的时候,熊猫的四肢都已经变了样,身体的躯干也在慢慢转化之中。

    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快要变成死灵的勇士,哈默忍不住笑了。

    “虽然这次损失很大,但收获也很大。哪怕只为得到这个家伙,也值得我提前醒来!”

    就在这时,一支弩矢带着冷冽的寒光划破黑雾,准确地射中了它的脑袋。

    经过多次校正,清道夫终于找到了哈默的准确方位正确地说,是他终于弄清了黑雾迷宫扭曲感官的原理,找到了该如何校准目标,才能够射中。

    这一箭重重地钉在了哈默的脑袋上,伴随弩矢而来的强烈冲击,一下子就把它给打蒙了。

    虽然它是骷髅,对于穿刺攻击有着很强大的伤害减免,但弩矢本身的力量,却是它没办法减免的。

    这就像火元素可以免疫火焰伤害,但却不能免疫伴随火焰伤害而来的其它力量。如果在它们旁边弄一个很“和平”的大新闻,它们虽然不会被烧死或者灼伤,却会被火焰冲击波炸得四分五裂。

    哈默根本就没想到敌人竟然真的能够越过这么远的距离,在感官受到扭曲的情况下射中自己,可以说连一点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作为一个法师,它的体格原本就谈不上壮硕。转变成骷髅之后更是虚弱了很多,要是近身肉搏的话,很可能一个壮硕的农夫都能打得它节节败退。所以尽管这一击并没有能够伤到它,但猝不及防之下,它根本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就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手上的魔杖也摔了出去,样子极为狼狈。

    “该死!我要把你们的骨头都拆掉!”哈默毕竟是个BOSS,刚刚倒在地上就回过神来,顿时勃然大怒。

    它一边咒骂着翻身爬起来,左右看看,发现自己的魔杖摔到了魔法阵里面,距离那个快要被转化成死灵的冒险者壮汉不远。

    魔法阵里面的死灵魔力当然不能伤害到死灵法师自己,所以哈默想都没想,直接跨入了魔法阵,来到了魔杖旁边,弯腰捡起了它。

    就在这时,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他右脚的脚踝。

    这只手原本已经枯萎得宛如干尸一般,此刻却犹如变魔术一样,飞快地膨胀起来,血肉重新充盈于其中,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变回了正常人的模样。

    不仅如此,还有金色的光芒从手掌里面冒出来,和哈默身上的死灵魔力发生激烈的冲突,犹如冷水遇到了烧红的铁块,发出剧烈的滋滋声。

    伴随着这种声音,哈默先是惊呼,然后就变成了痛叫。

    当那金色的光芒接触到它身体的时候,原本已经死去,完全没有了知觉的身体却陡然疼痛起来。这疼痛仿佛是被火焰灼烧一般,让哈默难以忍受,不由得哀嚎起来。

    它只嚎叫了一声,就又变成了惊呼,因为那只手的主人猛地一发力,将它拽倒在地,然后又倒提起来,狠狠地砸向旁边的地面。

    这人当然就是熊猫。

    此刻他的身体气血充盈,哪里有半点虚弱或者干枯的样子!而且身上更是金光闪烁,宛若披上了一层金甲,尤其是一双眼睛,简直明亮得好像两盏金色的探照灯一般。

    无穷无尽的金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从地上魔法阵里面那些同样变成了金色的鲜血里面散发出来,和周围的死灵魔力发生激烈的碰撞,犹如滚烫的油遇到了水,噼里啪啦炸了一片,无数的爆炸声围绕在周围,炸得烟尘抖乱,让他的身影都变得模糊起来。

    看到这一幕,他的同伴们都忍不住笑了。

    “俺刚才还寻思,他是不是没了濒死狂暴那一招。”尤涅若身上的鲜红渐渐散去,但却没有像普通的狂战士那样陷入虚弱身为堂堂传奇职业,他一天可以狂暴好几次,要等全部的狂暴次数都用完了,才会虚弱一段时间。

    老刘也发出了犹如破锣一般的笑声:“老实人骗人骗死人啊!熊哥刚才绝对是在装死!”

    “他又不是今天才用这招。”长孙武说,“PK时候使用‘趴下’这个情感动作趴在地上装死人,然后猛地跳到敌人脆皮队伍里面一个哇啦啦大旋风……当年他还没出名的时候,这招用过很多次。”

    “那后来怎么不用了?”老刘好奇地问,“我也跟着他一起PK很多次了,从没见他用过。”

    “他出了名,大家都防着他了呗。”长孙武微微一笑,“太出名就骗不到人了,只好作罢。”

    后方的安卡和清道夫也都笑了起来,清道夫边笑边说:“熊猫又用这招了。真怀念啊……上次他用这一手,还是几年前的事情呢。”

    “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倒。”安卡说,“他这种人,只要没有被把脑袋砍下来,都不能相信他被打败了。”

    “就算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他没准也会跳起来先砍几刀再倒下。”清道夫说,“上次狩猎巨大野猪的时候,他都让那野猪的獠牙刺了个透心凉,还两刀捅瞎了野猪的眼睛……”

    他们嘴上说话,手上丝毫没耽误,趁着哈默被熊猫攥住脚脖子,犹如一个米袋一样翻来覆去四面乱砸,吱哇乱叫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的空隙,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死灵法师的骷髅们并不具备神智,只能根据主人的意志战斗。当主人陷入混乱的时候,它们就会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面对几个如狼似虎的猛士,这种活靶子会怎么样?可想而知。

    大概半分钟后,尤涅若他们已经突破了包围,来到了熊猫的前面。

    熊猫身上的金光已经渐渐散去,他向大家点点头,指着脚下的哈默说:“捆住它,别急着打死,也别让它逃了!”

    “没问题!”

    熊猫笑了,身体骤然化作无数的光点,消失得无影无踪。

    正在城堡大厅里面焦急等待消息的三余眼前一亮,伴随着公会水晶的光芒闪耀,脸色苍白神情憔悴的熊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不等他询问什么,熊猫就挤出了一个笑容。

    “搞定了,放心吧!”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