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说话算话,说戒酒就戒酒。他很干脆地将没喝完的酒还给了旅馆老板,然后给自己倒了一碗热汤。

    卡里普拉村并不富裕,旅馆里面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高档的食物。但今天的肉汤却很有一些不同,还在锅里煮的时候就散发出异常浓郁的香气,让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忍不住抽动鼻子多闻两下。等到此刻老板终于揭开汤锅,将炖得醇厚的奶白色肉汤舀出来的时候,香气更是仿佛长了翅膀、装了钩子似的,沿着每一个人的鼻孔钻了进去,勾住了他们的胃。

    “这是什么汤啊?这么香!”

    “我饿了……明明才吃过早饭来着……”

    “受不了,我也要喝一碗!”

    一个个村民涌进了旅馆,就算是那些平时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们,也忍不住凑到柜台面前,要买上一碗肉汤。

    旅馆老板却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转头看向熊猫。

    “他们想吃,就分给他们呗。”熊猫笑了笑,满不在乎地挥挥手,“那条狼王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最后请大家喝一碗好汤,也是应该的。”

    村民们这才知道,原来香气四溢的肉汤,竟然是用狼王的肉炖出来的!

    事实上并不只是狼王肉,那一锅汤里面还有猪骨、牛骨、狼骨,以及狼王的脑子。

    将狼王的脑子扔进锅里炖汤,是无眠的主意。他觉得这家伙怎么说也是接近魔兽等级的野兽,脑子一定比寻常野兽有更多的营养,用一些药草将其处理过,确定消除了所有可能的毒素和腥臭之后,他就把那团已经变得如同豆腐渣一样的狼脑给了旅馆老板,让老板把它也炖进汤里。

    旅馆老板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他炖肉汤的时候,本来就常常用到内脏和脑子,只要有办法将过分浓厚的腥骚味道处理掉,这些东西炖出来其实远比单纯的肉更鲜美。

    狼王也不例外。

    闻到浓郁的香气,除了那些忙活了一夜,实在累到不行的穿越者们之外,几乎整个卡里普拉村的村民都聚集了过来。旅馆老板也没趁机涨价,依旧按照寻常肉汤的价钱出售。于是不一会儿旅馆底楼的大厅里面就挤满了人,一个个喝汤吃肉,纵然烫得满头大汗,也舍不得放下手上的碗。

    有的人来得早,吃得快,不一会儿一碗已经吃完了,就找老板想要再买一碗。老板却摇头,告诉他们,提供材料的冒险者说了,这东西虽然好,但也不要吃太多。

    “肉汤吃多一点而已,不会有问题的。”有贪吃的人这么说。

    但老板只是摇头,坚决不答应多给他们一份。

    他在这村子里面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除了村长之外,差不多就算是他的地位最高。他坚持一人只卖一份,老饕们也无法可想,只能恋恋不舍地散去。

    就在他们出门的时候,熊猫和安卡也喝完了自己的那一份汤,跟着走了。

    他们来到了村长的家,见到了刚刚睡了一会儿,却被肉汤香气惊醒的村长。

    “这是我的朋友,叫安卡。”熊猫向村长介绍说,“是个医生。”

    村长一愣,好奇地看向安卡。

    在这个世界上,医生是比较罕见的职业。一般人生病的话,小病无非自己熬一熬就算,大病多半是去神殿找圣职者帮忙治疗。不使用神力而光靠药物手段治疗疾病的医生,在什么地方都不多见。

    大概……只有在德鲁伊教派影响力比较大的地区,医生的数量才稍稍多一点。

    安卡和村长打过招呼之后,就表示自己想要在村子里面行医一段时间。村长对此惊喜交加,立刻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除了战斗和做任务之外,人们还可以依据自身职业方向的不同,通过别的渠道来获得经验值。比方说熊猫他们能够通过训练获得经验,无眠等人可以通过读书来获得经验,安卡则可以通过给人治病获得经验。

    这种医疗系特有的获得经验方法,效果倒还真不错,假设有足够的病人给他医治的话,没准他升级的速度会比天天努力做任务的人还快。

    但前提是,要有那么多病人才行。

    卡里普拉村里面,当然不可能有很多病人。

    告别了村长,安卡就回到了旅馆,在大厅坐堂。他一个个病人诊察过去,只用了一个小时多一些,就把来旅馆找他看病的七位病人都治疗完了。

    只是,安卡给他们开出的草药多少有点奇怪,既不是什么奇妙的药草,也不是什么古怪的糊糊,而是很常见的野菜、调味品之类东西。

    “医生,这些东西……能治病吗?”一个好奇的年轻人在旁边看了许久,忍不住问。

    安卡笑了笑,说:“这些东西被用来当做药物的历史,远比任何一个医学流派诞生得更早。在人都还没出现的时候,很多野兽就是靠它们来治病的。野兽可以用,人当然也可以用,无非是注意调整用量罢了。”

    正说着,他微微一愣,停了下来。

    地球上的医学史,在这个世界肯定是对不上号的。

    想到这里,他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说:“谈历史没什么意义,做医生的,只要注意眼前的病人就好。他们大多数无非是受寒受热,或者是消化不良。这些都是常见病,用这些药材就足够了。”

    他微笑着看向那个好奇的年轻人:“我看你对这些挺感兴趣的,想不想跟我学习医术?”

    年轻人一愣,先是因为被戳穿了心中的小算盘而紧张,随即就大喜过望,连连点头。

    医生可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尽管比不上拥有神秘力量的圣职者,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生病看医生也比找圣职者便宜多了。去一趟神殿,至少也要捐一笔款,还要跟圣职者关系不错,才可能得到治疗这就意味着,只有能够定期参加教会活动,至少每年捐一次款的人,才可能有资格享受神殿的医疗。

    找医生的话,诊费加上药费,也不会比神殿的捐款更多。唯一的问题只在于,医生太少,供不应求。

    对于那些聪明但却缺乏天赋的年轻人来说,再没有比学医更妥当的手艺了。

    然而医生太少,愿意教徒弟的医生更少,所以尽管诸神的教会并不歧视和打击医生,但医生这个行当始终没有能够发展起来。

    就像今天,安卡一共诊治了八位病人连同小赛里在内的话。但想要向他学习医术的年轻人,却只有一个。

    倒不是大家不想学,而是谁也没想到安卡居然会愿意收徒弟,教授自己的医术。

    相比之下,早早在成为了临时训练场的空地上等待,想要找熊猫拜师学艺,跟他学格斗技术的年轻人,却有足足十个!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