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赛里一会儿就从奄奄一息恢复过来,蒂亚眼睛瞪得滚圆,愣了几秒钟,然后直接扑上去,一把抱住了儿子。

    “小赛里,我的小赛里……你活过来了!你活过来了啊!”

    赛里被猛地抱住,明显有点不大舒服,他想要挣扎一下,却根本无法挣开母亲颤抖的双臂。

    “妈妈一直在担心啊!我怕啊,我怕得要命!看着你一天一天虚弱下去,吃什么都没有用,一天比一天没有精神……我的心跟着一天一天沉下去,我整个人都在一天一天沉下去啊!我怕啊!我怕你像当初你爸爸一样离开我,我怕你就这么走了……就这么走了……你爸爸已经不在了,连你也不在了的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也就跟着死了罢!”

    “我天天祷告,我向大地之母祷告,我向死神祷告,我求他们不要带走你,要带走的话,带走我就好了!可谁也听不到我的祷告,谁也听不到!你还是一天一天的虚弱,整天昏昏沉沉,睡着的时间越来越多,醒来的时间越来越少……最近这几天,你一天只能醒来不到一个钟头了,我天天都不敢闭眼,唯恐我一闭眼,再睁开的时候,你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她叫喊着,很快就语无伦次,嚎啕大哭。

    看着她这个样子,穿越者们都垂下了头。小茄子忍不住低声说:“我莫名其妙穿越过来,也不知道爸爸妈妈担心成什么样子……”

    她说着说着也哭了,泪流满面。

    女武神前腿跪下,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放心吧,你爸爸妈妈一定能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将来回去之后,还要把这段奇妙的故事讲给他们听呢。”

    “我们……真的还能……回去吗?”

    “一定能的,不管是谁让我们穿越过来,他总要来跟我们见个面吧。一口气穿越这么多人,放几个回去又有什么关系?”女武神的表情有些黯淡,却温柔地说,“至少像你这样的小孩子,是一定能够回去的。”

    看着这一幕,同伴们心里也不好受。

    碎碎冰眉头紧锁,脸色阴沉,什么都没有说;无眠仰头看天,好像天上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长孙武默默走开了几步,似乎想要摘下头盔,但终究还是没有。

    安卡是唯一表情依旧平和,似乎没有受到影响的人。这位医生工作多年,生离死别的场面也不知道看过了多少回,纵然心里难受,也不会在脸上露出来。

    他走到蒂亚的旁边,温和地劝道:“蒂亚夫人,您还是先松松手吧。您儿子的身体还很虚弱,这么用力抱住,他很难受的。”

    蒂亚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松开口,紧张地看着儿子,问:“你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妈妈勒疼你了?”

    “没,没有。”赛里笑了,虽然他的脸颊依然瘦得惊人,但脸上却泛着快活的光芒,“我好得很呢!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犹豫了一下,低声说:“就是……有点饿。”

    蒂亚立刻笑了起来,急急忙忙朝着厨房走去:“我去给你做饭!炖肉汤!”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对安卡说:“医生,您能留下一起吃饭吗?诊费我会付的,我只是想要请您吃个饭,稍稍表达一下感谢……”

    安卡笑了,他的笑容的确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我是一个医生,赛里是我的病人。医生救治病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这边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走了。床铺就放在外面晒一天,等晚上再搬回去。赛里的身体刚恢复,不要剧烈运动,也不能躺着,吃的东西清淡一些,不要吃太多。吃完之后休息一会儿,然后您陪他在村里转两圈,稍稍活动一下。”

    蒂亚连连点头,把他说每一句话都牢牢记在心里。

    “那就这样吧,等傍晚的时候我再来看看他或者你们也可以去旅馆,我今天一天应该都在那里。”

    “好的,好的。”

    安卡又笑了笑,转过身,对同伴们打了个招呼。

    “走吧,我可不认识村里的路,还要麻烦你们带我去旅馆呢。”

    被这么打了个岔,大家也摆脱了忧郁的情绪,簇拥着他一起离开。蒂亚扶着赛里,母子俩送到门口,深深凝望,目送着他们远去,脸上满是幸福和安心的笑容。

    卡里普拉村并不大,一会儿就来到了旅馆门口。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老刘粗着嗓子,用狮鹫人特有的沙哑语调大声说:“这什么事嘛!那群混账!好处没我的份,吃苦受累就想到我了!真特么不是东西!”

    “能者多劳嘛。”尤涅若笑着说。

    “会飞又不是我的错!我哪里知道就因为会飞,居然要我带着一个大活人,一整夜在天上飞……这是急诊!急诊好不好!从城堡到这里,至少有二百里吧!我带着一个人,一夜飞了二百里……太过分了!”老刘很生气地说,“三余那个混球!振振有词地说什么‘人命关天’,说什么‘救人如救火’……特么老子我像是那种好歹不分草菅人命的王八蛋吗?我像是那种人吗!”

    “当然不像。”尤涅若说。

    “他用不着跟我那样叽叽歪歪嘛!还一脸很担心的样子,他是怕我不肯来喽?简直狗眼看人低!我跟你们说,那些狗头人都没这么看过我!”

    “是啊,是啊,他的确做得不好。”

    “你们也这么觉得对吧?三余就是个混账!之前还要我吃草!尼玛我是狮鹫人啊!纯肉食的啊!我吃草?我吃草会噎死的!要不是医生帮我催吐,我直接就被他那碗草噎死了好不好!那个混账!他绝对是想要噎死我!”

    “……我觉得你想多了,他应该只是没想到这个。”

    “那他就是草菅人命!就是不把我的死活放在心上!”

    在咆哮和劝说声中,大家走进了旅馆,看到先走一步的熊猫等人正坐在旅馆底楼不知道该算酒吧还是饭店的大厅中央,老刘一边喝酒,一边喋喋不休地抱怨,而尤涅若就在旁边劝说,充当着和事佬的角色。

    清道夫不在,大概是有事出门了。熊猫则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斟酒,老刘一杯,他一杯,两个人喝得如同喝水一般。

    看到众人进来,老刘对安卡说:“呦,医生你出诊回来了啊。病人怎么”

    他说着就想要站起来,但才刚刚起身,身体突然开始摇晃,然后就这么直挺挺地栽了下去,连尤涅若都没来得及扶住。

    一片惊慌之中,熊猫放下了酒杯,淡淡地说:“原来是个起身醉,我还当他酒量真的很好呢。”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