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蒂亚的屋子比一般人家明显高大不少,这几间房子是当初她的丈夫辛格准备结婚的时候建造的,辛格是村子里面最厉害的猎人,甚至有人说,如果不是他十年前从军死在了外面,光凭他一个人,就能想办法把那群给村子带来巨大威胁的狼群给消灭掉。

    十几年的时间并没有让房子变得残破,但许多细微之处却已经明显看出了老旧,缺乏维护。尤其近几年,因为小赛里生病的缘故,蒂亚花了很多的时间和钱财来照顾他,给这个原本收入就不高的家庭增添了沉重的负担。

    按照游戏里面的剧情,小赛里终究还是病死了看他的情况,如果得不到有效救治的话,或许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因为冒险者们在村子里面已经很有威望的缘故,当他们向蒂亚介绍安卡身份的时候,这位才三十出头一些,却已经憔悴得仿佛年近五十的女人立刻就相信了他们的话。她原本枯槁而浮肿的脸上一瞬间就泛起了光芒,那是希望的颜色。

    “安卡医生!您能救救我儿子吗?”她急切而且紧张地问,眼中满是希冀和不安。

    “这不废话嘛!”不等别人回答,老刘已经大叫起来,“老子我喝了一夜的西北风,不就是送他来救人的!不为了救你儿子,我们大半夜的飞来飞去干什么!”

    “不要添乱子!”熊猫打断了他的话,“你辛苦了,陪我喝酒去!”

    “我要在这边看热闹!”

    “走!“

    尽管老刘很不愿意,但熊猫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凭借蛮力直接把他给拖出去了。尤涅若和清道夫也急忙跟了出去,三个人几乎把老刘给直接架了起来,簇拥着他前往酒馆。

    “老刘你吹了一夜的冷风,一定要先喝点热汤。”

    “是啊,再来点热酒!对了,我们昨晚弄到了一只很棒的猎物,狼王哦!有没有兴趣吃碳烤狼王肉?”

    “啊?这个可以有……”

    “可以有就好!走走走,咱们又不会治病,就别留在这里给医生添乱子了。”

    “但是……他或许需要帮忙……”

    “需要帮忙也有无眠他们在,咱们几个都粗手粗脚的,只会越帮越忙。”

    看着那口吐恶言的鸟头怪被熊猫他们拖走,蒂亚紧张地畏缩了一下,身体还在微微颤抖。老刘这狮鹫人的相貌实在是太有震撼力了一点,刚才他进村的时候,连卫兵都吓得哆哆嗦嗦的。蒂亚只是个普通的女人,能够壮着胆子跟他说话,而没有被吓得转头就跑,已经是为了儿子鼓起了所有的勇气。

    现在鸟头怪离开了,她反而一阵腿软,几乎站都站不住。要不是小茄子及时扶住她,只怕会直接瘫在地上。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快带我去见患者吧。”安卡温和地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相当地具有亲和力,乃是专门苦练过的。这是他穿越前医院一位老前辈的绝活,往往凭着笑容就能让患者家属平静下来。安卡当初跟着那位老前辈学了好几个月,才算是学会了这门看似不起眼却威力巨大的绝活。

    穿越之后的他是精灵族的,精灵族天生就比较俊美,更是大大加强了这笑容的威力。如果不是蒂亚一心一意牵挂着儿子的病情,看到这种笑容,只怕会脸红心跳都说不定。

    被安卡提醒之后,蒂亚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带着大家来到了卧室。只见稍稍有些阴暗的屋子里面,一个瘦到几乎已经皮包骨头的少年静静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如果不是胸口处还有少许起伏,简直就像是死人一样。

    安卡皱了皱眉,左右看了看,让女武神和长孙武一起动手,把患者连同床板一起搬出来。

    “这里太暗了,我需要足够的光照,才能进行诊断。”他用温和但却让人觉得无法违逆的语气说。

    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安卡就立刻显得认真起来,他看着小赛里被搬出来,双眼几乎一眨不眨地盯着赛里的脸,眼中有精光微微闪过。

    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只是微微点点头,然后掀起了被子,仔细检查赛里的情况。

    说来也怪,赛里明明病到奄奄一息,好像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但一来到阳光之下,却立刻就露出了明显的难受表情,甚至于看起来还像是要挣扎几下,明显很讨厌阳光的样子。

    “他一直是这样吗?”安卡仔细地检查了一会儿,然后向蒂亚问道。

    蒂亚立刻回答:“之前还好,最近这段时间,他特别怕光……”

    “你应该让他多晒晒太阳,这对他有好处。”安卡说,“每个人都需要经常晒晒太阳,否则会长蘑菇的。”

    他试着说了一个笑话,但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于是他叹了口气,对无眠说:“施法,侦测死灵。”

    无眠愣了一下,立刻按照他的吩咐,施展了法术。

    金色的光芒从他的掌心腾起,化作无数细致的纹路展开,顷刻间就覆盖了周围一小片区域。

    在金光之中,大家的样子都没什么变化,唯独小赛里的眉心出现了一团明显的黑气。

    “果然是这样!”安卡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他是被死灵魔力侵染了。”

    “如果我猜得不错,他应该是有一定的魔法师资质,所以才会感应到那东西的存在大家都知道的,那东西邪门得很,当年哈默就是不知道怎么被它缠上的,后来他的下场,咱们都清楚。”安卡的掌心有柔和的白光不断聚集,正是“治疗师”这个职业独有的治疗法术。

    在这个世界上,要给人治病疗伤,主流有两种:一种是借助神力的圣职者,一种是借助自然力量的德鲁伊。但治疗师的手段算是例外,他们既不属于神术也不属于自然力量,而是被称之为“生命力量”的手段。

    治疗师们将自己的生命力量提纯,转化为可以治愈伤病的奇妙法术。所以他们施法疗伤的时候,消耗的不是魔力值,而是生命值。

    这种做法损己利人,对于治疗师们自身的伤害不小。但纯正的生命力量也有其神妙的一面,无论任何诅咒或者魔法,都抵挡不住它的攻击。真的是手到病除,宛若神迹一般。

    小赛里也是一样,当安卡将凝聚生命力量的白色光球放在他头上的时候,那团在盘踞在他眉心的黑气宛若薄雪遇到了烈焰,一瞬间就被消灭得无影无踪。紧接着看不出半点削弱的光球缓缓渗入了他的身体,原本几乎已经完全青白一片和死人没什么区别的脸上,就迅速地开始恢复血色。

    最多十秒钟之后,躺在床上的已经不再是一个被死灵魔力侵染,眼看就要断气的濒死者,而是一个有些瘦削,有些无精打采,但看得出来并无大碍的少年。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