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差不多落到了地平线,金红色的光芒将人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这景色本是很美的,但狩猎小队众人的心里却一片冰凉。

    “只是第一次狩猎而已……”尤涅若连他平时的口头禅都不说了,摇着头叹着气,十分无奈。

    他们这一次能够振奋勇气,冒险出来打猎,靠的是熊猫这个主心骨带队。能够将猎物引诱出来,靠的也是熊猫用自己的鲜血当诱饵。甚至于能够成功杀死大野猪,靠的还是熊猫奋不顾身刺瞎了那只猛兽的双眼。

    如果没有熊猫的话,光靠他们几个,根本不可能胜过这只大野猪。

    “难道说……以后每次狩猎,都要冒着这样的风险吗?那……日子该怎么过啊!”

    “真不如回去吃草算了……”

    “大家别抱怨了,先想办法把这只野猪弄回去吧。”尤涅若又叹了口气,低声对“女武神”说,“小茄子的情绪不大好,你多劝劝她。收拾野猪什么的,就交给我们吧。”

    高大的人马点点头,问:“你们有人会接骨吗?我感觉手腕的骨头断了。”

    清道夫走过来,摸了摸她的手段,笑了一笑,说:“还好,只是脱臼。以前我们弓箭娱乐部里面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我学过怎么处理。”

    他让女武神忍着疼,抓住她脱臼的右手,一拽一合,便将脱臼的骨节重新对好。

    人马活动活动右手,感觉虽然有些疼痛,却总算不像刚才那样用不上力气,这才松了口气。来到还跪在熊猫尸体消散之处哭泣的小茄子旁边,蹲下身子,抱住了她。

    “别伤心了,熊猫他一定也不希望看到别人为他哭的。”

    小茄子没有回答,还是呆呆地跪在那里,宛若失魂落魄一般。

    穿越前是职场女性的女武神暗暗叹息,她知道今天的事情对这个小姑娘刺激太大,只怕已经留下了沉重的心理阴影。

    要是在地球上,小茄子大概可以找心理医生治疗这份伤痛。但这里可没有心理医生,残酷的现实犹如一只在背后追赶的猛兽,逼着每个人都要振作起来,振奋起来。

    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哭就好好哭吧,哭累了,哭完了,日子还是要过的。”她抱着小茄子,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声地说,“虽然熊猫不在了,但我们还是要不断前进,就像他带领我们时候那样。我们要好好地活着,等到死了之后,才有资格抬头挺胸去见他,告诉他,我们没有辜负他的牺牲。”

    她劝了很久,小茄子却依然一直在哭。最后小姑娘终于哭累了,昏昏沉沉睡着了。

    而尤涅若他们,则设法用野草编了一个滑垫,垫在大野猪的身体下面,然后用草绳紧紧捆住这个硕大无朋的猎物,用力拖拽着前行。

    在这里没有条件将大野猪拆解,那样既要花费太多的时间,血腥味也很容易引来诸如豺狼、秃鹫之类想要分一杯羹的猎食者,所以只能抓紧时间,把死掉的大野猪拖回城堡。

    好在地上到处都是野草,只要沿途小心布置,这些野草就能形成一个类似滑梯的结构,大大节省力气。

    将睡着的小茄子放在人马的背上,一群人费尽全力地生拖硬拽,累得汗流浃背,几乎要虚脱,才算是将这只大野猪拖到了公会城堡的大门口。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月亮升起,月光下的城堡看起来异常宁静优雅,十分美好。

    “俺寻思……他们看到……这只野猪,一定会……非常高兴!”尤涅若喘着气说,“总算是……有肉吃了……”

    “可惜了……熊猫……”清道夫无奈地摇头,“要是……他能跟我们一起回来……就好了……”

    大家也不由得摇头叹气,但终究也只能叹气而已。

    来到城堡门口,大嗓门的真残念已经扯着嗓子吼起来:“快来几个人!野猪拖回来了!”

    伴随这一声吼,城堡里面传出了喧闹声,好几十个人呼啦啦冲了出来,看样子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从他们出发的时候就在等。

    要是那样的话,真可谓是“望穿秋水”了。

    看着他们那急不可耐又兴高采烈的样子,大家也忍不住笑了。

    “这猪真大!”

    “比我人还高啊!”

    “这能杀出多少肉啊!”

    “足够大家吃好几顿了吧……”

    “或许可以做成肉干什么的……节约一点,吃上半个月都行……”

    “你们真能干!”

    “是啊,干得漂亮!”

    猎人们应付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询问和赞扬,满脸是笑。

    但是笑了片刻,猎人们却又都皱起了眉头。

    这群人看着问着,全都是关于野猪和吃肉的事情,没有哪怕一个人询问一句关于熊猫的事。

    他们皱着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彼此的脸上看到怒气。

    一行七个人出去,结果只回来六个,带队的熊猫没了。他们竟然连问都不问一句?

    太过分了!

    难道他们的眼里就只能看到野猪,心里就只能想到吃猪肉吗!

    他们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脾气不好的真残念终于忍不住大叫:“你们这群瓜子!就只能看到猪肉吗!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我们这里少了谁!”

    大家被他吼得一愣,不止一个人下意识地回答:“没少谁啊。”

    这话宛若在火苗上浇了一杯汽油,顿时让真残念彻底爆发,发出了抓狂的咆哮。

    “瓜子!一群瓜子!眼睛都黑戳戳没有用了!熊猫呢!那么大的熊猫没了!看不见吗!你们是瞎的吗!”

    他冲到野猪的面前,用拳头敲着野猪的脑袋,越吼声音越大:“你们就看到猪!就看到猪!你们就是一群猪!只知道吃!只知道吃!脑子里面除了吃吃吃,还有没有别的!”

    “知不知道这猪怎么来的?知不知道!它是熊猫拿命换回来的!”

    “为了杀它,熊猫死在外面,连个尸首都没有!你们一句挂念他的话都没有,只知道猪!猪你们爹!猪你们妈!猪你们全家!你们不得好死啊!”

    留在城堡里的穿越者们被他发狂的样子吓得一个个畏畏缩缩,不敢还嘴,最后还是会长三余凑了过来,低声说:“那个……熊猫刚刚在公会水晶复活了,他就是有点累,已经睡觉了……你这么吵,怕是反而要吵醒他……”

    龟缩在城堡里面许多天,吃了差不多十顿草之后,穿越者们才知道,原来他们是能够复活的。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