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书首发书包网.bookbao2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

    第0615章张小花做的仙衣

    看来,村里平日里人们的瞎议论,张小花本人是知道的。她的“你又不是村里一般的男人”,提醒了金童,确实啊,自己和张小花是什么关系,别人怎么好瞎议论,一个少年妖人,会和一个村女瞎搞?

    再说了,自己有责任保护她家的母女四人的安全,自己到张小花屋里坐坐,不是正好观察一下她家屋里的情况吗?

    “呵呵,张婶,你多想了,我怎么就不敢进你的屋呢,我刚才是想我该回我的小家了。我出来后一个下午了,还没有问问你呢……张婶,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啊。”

    “当然是有大事的啊,真的,我找你,真的有大事啊,没大事,我怎么会留你啊。童金妖人,走,咱进里屋说去。”张小花这会儿的脸色,十分温馨,不断地重复着,她找金童,有着大事。

    看到张小花这种脸色,金童依稀记起,儿时,在仙界,师母抱自己的情形,那时候,师母的脸上,就有这样暖暖的表情。

    此刻,名声不好的张小花,竟然脸上也出现这样的暖暖的表情,联想到从前,很自然地,金童心中一暖。

    张小花在前,金童在后,向张小花的屋里走去。

    由于金童听到过许多关于张小花的传言,出于某种考虑,金童在后面扫了一眼张小花身后的曲线。

    绝对不能随便否认,张小花。这个不一般的女子,身上还真是魅力无穷,怪不得村里的人们。把那些乌七八糟的想法加在她的身上。

    当然,为了生活,张小花也许对某个男人屈服过,然而,金童断定,张小花并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

    事情就是这样,只要名声不好。那么,许许多多的不好的东西,往往加在她的身上。

    平时。村里任何一个男人,只要单独和张小花在一个屋子里,或者在一片玉米地或高粱地里,也会往那方面想的。村子里又不知有多少个男人和女人。天天惦记着张小花的传闻呢。

    金童突然发现,实际上,这种思维惯性,也是一种能量,而且,这种能量,有时候在杀伤力上,并不亚于妖力和鬼力。

    金童进入到张小花的堂屋。留心观察,只见一架老式手工织布机。摆在堂屋中央,占去小半个屋子。

    金童早已经知道张小花会织布,正因为只有这个来自江南农村的张小花会织布,所以四乡八村的人都来求她织布,因此,她家的生活要稍好一些,也因此引起一些女人的眼红,于是,关于张小花的传言,也就自然而然地多了起来。

    金童这个六级仙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织布机,它的样子像个大钢琴,只不过这个织布机,基本上都是用木头做的。

    金童暗自想道,这东东要是炼制成法器,说不定也是个法宝呢。

    金童在堂屋里转转,想找个座位坐下,然而,金童刚想在一个小木凳上坐下,张小花却道:“童金妖人,你到里屋的炕上坐啊。”

    听了这话,金童禁不住看了一眼张小花,心想,非要到里屋的炕上坐,她究竟想要干什么啊。

    张小花的里屋,也有着农村人卧室那种特有的烟火味,但是,金童却觉得,这个屋子里,除了烟火味之外,还有一种味道,是他在其他农家小屋里闻不到的味道。

    这种味道,让金童感到更温馨,同时,也有一种特别的能量。

    “童金妖人,你吃糖。”张小花打开一个木柜,端出一个白瓷碗来,里面有半碗糖球,这是附近小镇上做的糖球,用颜色染成红的绿的黄的种种颜色,半透明的糖球外面,还滚上白糖砂,一看,就有甜甜的感觉,十分诱人。

    鬼使神差,金童竟然不客气地拿起一块,放嘴里含着,慢慢地品味。

    见金童吃得很甜,张小花很高兴,道:“这是村东的那个村庄,就是大满庄村的李拐子送的,我给他织了一丈布,他给我五十块钱,还给了一碗糖。”

    “张婶,你也吃啊。”又是鬼使神差,金童拿起一块糖,往张小花手里递。

    张小花却是伸手一拦,道:“童金妖人,你自己吃吧,我不大喜欢吃这个。”

    张小花的手触及到金童的手,金童觉得张小花的手软软的,滑滑的,温温的,金童心中一动,似乎又想起什么来。

    “张婶,你和三个女儿,真是不容易,在生活上费了太多的心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帮你们了。”

    “你不知道怎么帮我们?千万不要这样说呀,其实,你已经帮了我们许多了呀!”张小花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又拿起一块糖,放在金童的手上。

    我已经帮了她们家许多了?帮了什么了?金童听了张小花的这句话,心中一动。

    忽然,有一种无法说清楚的感觉,涌进金童的心里。

    金童道:“张婶,我……确实,我给了你们家一些种子,但是,我觉得,帮助你们,远远不够。”

    张小花道:“看你,童金妖人,怎么又这样说!不过,也是啊,你比神仙能耐还大,为村子里做了这么多的天大的事,从能耐来说,你是个真正的妖人,可是,在我的眼里,你还是年轻神仙,能耐归能耐,感觉归感觉呀。童金妖人你说是不?”

    不过,张小花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美丽眼睛里一阵一阵飘忽的眼神,明明告诉金童,在她眼里,并未完全把自己当作一个妖人。

    金童不想在张小花家长时间坐下去,否则,即使自己是个所谓的少年妖人,在张小花家呆久了,也会让人怀疑和议论。

    村里不就有一种说法,叫做“这个妖人爱食人间烟火”吗,就是说金童这个妖人,和凡人一样,吃肉喝酒,什么都一样。谁知道他和成年女人做不做**的事情。

    金童刚想站起来和张小花告别,张小花却一伸手,把金童的身体按住了:“童金妖人,不忙,你再等会儿,你忘了吗,我刚才说找你有正事呀,这正事还没说呢。”

    先前说是大事,这会儿,变成正事了。

    真的有什么事?到底是什么事呢?

    这时候,金童看见,张小花的眼光,更加火热起来,金童的心里,竟然反常地怦怦地跳起来,不会吧,张小花不会真地想那种事吧?

    即使是仙人,遇到关于男女之事,也是心跳的,这不是由仙力决定的,而是由阴阳法则决定的。

    张小花说着,从金童身边往炕上一探身子,要爬上炕来。

    这个动作,吓得金童一个闪身。

    张小花却是不管金童的反应,独自上了炕。

    张小花,她到底要做什么?

    金童打好主意,要是张小花真的想做那事,自己撒丫子就跑,倒不是自己装逼,而是他觉得自己一个少年仙人,和张小花之间,本来就绝对不该发生那种事情。

    “童金妖人,你把外衣脱了吧。”一个温柔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此时,张小花在炕上猫着个身子,只把背影留给金童,所以,金童看不清张小花在炕上拿什么东西,好像是把被子一床床地搬开……

    金童的心里,竟然又怦怦地跳将起来……

    “童金妖人,你过来试试,看合身不?咦?你怎么还不脱外衣呀?”

    张小花说着,身子转了过来,金童才看明白,原来张小花从床柜里,取出一身深蓝色的衣服,她半坐在炕上,把个衣服用手平托着,笑眼看着金童,温柔地对金童道。

    看到这身衣服的第一眼,金童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这身衣服,是全新的!

    再看一眼,又发现,这是与自己现在的身体相配的!

    金童明白了,张小花,用她自己的一双巧手,为自己织了一块布,为自己做了一套衣服,又给染成深蓝色。

    金童突然想起,豌豆在村里的时候,曾经说过,要对张小花讲,让张小花给织块布,做身新衣服。

    某种情愫的支配之下,金童赶紧把那套衣服接过来,顿时,一股浓浓的由一个村妇自己织布、自己缝制的新衣服所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气息令金童十分地陶醉,十分地感动。

    金童再想想从打进屋起,自己一直就往那方面猜测张小花的心理,顿时,六级仙人金童,竟然真的是一阵脸热。

    唉,仙人,有时候也摆脱不了世俗的影响啊。

    张小花给织块布,然后精心缝制的这套衣服,针脚又密又齐,上衣给做上了四个口袋。一般农村人穿衣服,只有两个口袋,张小花给金童做的衣服,却缝了四个口袋,大概是觉得金童平时弄种子什么的,装东西多,让他穿着方便吧。

    “谢谢张婶啊。”金童的声音,着实有些动情了。

    “童金妖人,你换上看看,合适不,不合适的话,我好再改一改。”张小花笑眼看着金童,道。

    当着张小花的面换衣服?以金童一个十八岁少年人的心理,接近成年,自然有点接受不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