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书首发书包网.bookbao2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

    戈兰兰一听,小脸蛋一下红得像被火燎过似的,接着,小拳头一下捶在金童的肩上,道:“师父,去你的吧,又想让人家爬到大树上去,然后让我下不来了?”

    夏天,一个雨后的晚上,金童等几个少年,一起在村西大树下抠知了猴,演绎了少年仙人和一帮农村少男少女的浪漫小故事。

    不过当时,可不是金童故意要让戈兰兰闹洋相,而是戈兰兰自己爬得太高了,结果下不来了,最后,是金童帮她从树上下来的。

    此刻,戈兰兰想着那天的情景,不知是激动还是什么原因,突然出了一阵大汗,这样,她的后背,竟然开始发痒了。

    后背抓痒,自己的手够不着,而戈兰兰又痒得非常厉害,于是,两手抓着衣襟,不停地拉扯衣服,靠衣服的磨擦来止痒。

    这种办法,杯水车薪,戈兰兰的后背,越噌越痒。

    金童看见了,道:“兰兰,看你的样子,后背实在是痒得受不了了吧,要不,师父帮你抓痒吧。”

    戈兰兰一听,顿时微微一愣。

    师父虽然不是外人,然而他是男的啊,而自己是一个女孩子……

    不过,此刻,戈兰兰确实痒得受不了了,再说了,蒙蒙胧胧地,不知是什么心理,戈兰兰有种让师父给自己抓痒的希冀。

    那天,师父用大草鱼给自己打通了太阳经,自己觉得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全身舒畅,今天,若是师父给自己抓痒。说不定创造一个奇迹呢。

    不过,戈兰兰看看那边,爷爷正在瓜地里干活,让爷爷看见师父给自己抓痒,似乎太不合适吧。

    戈兰兰四下里看看,见那边有块高粱地,灵机一动。道:“行啊,那就请师父帮个忙吧,咱们到那边的高粱地里。师父给我抓痒吧。”

    金童看看那片高粱地,觉得和戈兰兰进入那样的地方,会让戈兰兰的爷爷多想,便不想去。于是想打出一丝水系灵力。帮戈兰兰止痒。

    然而,金童越是犹豫,戈兰兰让师父到高粱地里去帮她抓痒的念头越强烈,二话不说,拉着金童,就往到高粱地里走,非让师父去给她抓痒。

    论年龄,戈兰兰只有十二岁。而金童以少年妖人面目出现的时候,只有十三岁。完全是两个孩子,自然不会让人觉得,他们去干成年人的那种事情。

    但是,戈兰兰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要金童到高粱地里去给她的后背抓痒,自然会激出少年式的小浪花来。

    在一大片高粱地的纵深地带里,戈兰兰弯下腰去,躬着小身子,双手把上面的衣服撩起来,露出光洁的小后背,让金童帮她抓后背上的奇痒之处。

    金童站到戈兰兰的身后,真的用一右手给戈兰兰抓起痒来。

    此刻,金童一心想的是抓痒,并无其他念头,然而,蒙蒙胧胧之中,金童的手上觉得,戈兰兰的后背,竟然比玉婉的后背细滑得多。

    金童却不知道,农村女孩子的身子为什么比身为仙人的玉婉的身子还要光滑。

    金童便随口问道:“兰兰,你的后背怎么这么光滑?摸上去就像是平时吃的粉皮一样。”

    戈兰兰随口答道:“因为我是女孩子啊,我妈妈说过,女人的身上,和男人的身上不一样,女人身上的肉长得嫩,所以光滑,我肩膀上的肉,比我后背上的肉还要光滑,不信你摸摸试试。”

    在此之前,金童在和小孩子们一起玩耍时,开玩笑的过程中,摸过戈兰兰的脸蛋,感觉那小脸蛋摸着很好玩,而此刻,戈兰兰说让金童的摸摸她的肩膀光滑不光滑,金童听了,本能地向她的肩膀看去。

    很自然地,金童便用手拍拍戈兰兰的圆圆鼓鼓的的肩膀,道:“嗯,还真是的,你的肩膀,显得又光滑又圆润。”

    戈兰兰听了,立刻道:“那当然了,我娘说过,女孩子的身体,该圆的地方,必须长得又大又圆,这样的女人才有福气!”

    金童顺口道:“嗯,看来兰兰你,将来一定会有大福气。”

    戈兰兰想了一下,突然问道:“师父,你说,我的身上该圆的地方,比王芳芳的更圆吧?”

    没想到戈兰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金童没有思想准备,便如实地道:“王芳芳……我确实没有注意过王芳芳身体的那些部位啊。”

    戈兰兰听了,大笑道:“哈哈,师父,你没注意,我可是注意了,而且我悄悄地和她的那些地方比过了,别看她的一些地方比我大了不少,可是她的不如我的圆,我的一些地方,不光比王芳芳的圆,也比张建华她们的圆,不信哪天你留意看看她们的那些该圆的地方……嗯?师父,你倒是用力一些给我抓痒呀!”

    这时候,金童是一边和戈兰兰说话,一边继续给戈兰兰的后背抓痒的,刚才听了戈兰兰一番自我表白说她的一些地方最圆,此刻又听到戈兰兰的催促,而抓痒的手刚好抓到戈兰兰小细腰靠下接近戈兰兰裤子的地方,戈兰兰的裤子根本就没有扎裤腰带,只有裤腰上的松紧带系着,金童正用力抓痒之际,一下子把手滑到了腰际以下。

    偶然之间,金童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戈兰兰臀部的上部,戈兰兰那极其流畅、圆润的美丽曲线,那种格外的美感,使金童这个少年仙人也是一愣,给戈兰兰抓痒的动作也就戛然而止了。

    当金童要停止下来的时候,戈兰兰突然大叫起来,道:“哇!痒!现在还是痒得厉害,师父给继续给我抓痒呀!”

    戈兰继续大声叫痒,金童继续给戈兰兰抓痒,不过,在戈兰兰的不经意间,金童顺手把戈兰兰退下一些的裤子提上了。

    两人出了高粱地,这时候,戈把式提着两个柳条筐过来了,笑着道:“外乡妖人,兰兰,我摘了两筐甜瓜,现在就去卖给收玉米的人,你们说,收玉米的一人,每人买一个甜瓜吃,两筐甜瓜够不够啊?”

    戈把式摘了整整两满筐甜瓜,提到金童和戈兰兰的面前来发问,老人家这样问两个小小少年,显然是故意的。

    “我看一人一个就足够了,他们能有多少钱买甜瓜吃啊,戈爷爷,我不能白吃你的甜瓜,来,我帮你挑西瓜担子。”金童道。

    作为少年仙人,自然知道对老人表示尊敬。

    从实际来看,根本就用不着戈兰兰挑甜瓜担子,无论戈把式还是金童,都比戈兰兰力气大,然而,戈兰兰却是抢在金童之前,把瓜担子挑在了肩上。

    老戈把式一见,面现欣然之色,道:“嗯,我还要给瓜地浇水,这两筐甜瓜,你们俩挑着去卖吧!”

    显然,这又是老人家的故意。

    这时候,金童要抢着挑甜瓜担子,戈把式一个眼色,金童便明白了老戈把式的心意,便由着戈兰兰去挑了。

    论力气,农村的女孩子,简直不可思议。

    戈兰兰嫩嫩的小肩膀,却能挑起共有三四十斤的瓜担子。

    戈兰兰什么也不说,挑起瓜担子,前面走了。

    金童紧紧地跟上,走了几步,回头看看,这时候,戈把式又开始干活了,头上戴着草帽,弯着腰,显得有些苍老。

    金童心中便是一动,嗯,要想个妥帖的办法,让戈把式在不知不觉之中,让他伺候的甜瓜地,实现大幅度增产!

    只有让戈把式不知不觉,他老人家才有成就感,而戈把式种瓜种出成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转回头来,金童看着前面戈兰兰那个小小的背影,挑着担子的小丫头,却是魅力十足。

    一个俊俏的乡村小丫头,挑着一个甜瓜担子,颤颤悠悠地走在乡间小路上,两边是金黄色的玉米田,天空还有小鸟在飞来飞去,这真是一幅极美的乡村图画。

    金童一边欣赏着,一边快步向戈兰兰追了过去。

    戈兰兰挑着一个甜瓜担子,竟然走得还挺快,不过金童只是一两步,就将戈兰兰追上了,正要对戈兰兰说什么,忽然间,旁边的地里传来一声鞭子脆响:“嘎!”

    金童扭头一看,只见一驾老牛车,装载着满满的玉米捆,车上的玉米捆摞得很高,看上去,像一栋小房子,这么高的玉米捆垛,中间用一根大绳固定着。

    由于玉米捆摞得太高了,玉米垛晃晃悠悠地,老牛车吃力地从旁边刚割过的玉米田里驶上田间小路,正好把抢先走到前面的戈兰兰给挡住了。

    这辆老牛车,不是胶轮马车那种结构,它有向前伸出的长长的车辕,车辕之间套头老牛,因为这个村庄实在太穷,整个村里只有十几头牛,六七头毛驴,毛驴不能拉大辕子车,只能拉小拉车,或是耕种时拉石轮轳轳。

    金童对这种牛车并不陌生,老牛拉车时,要给它的嘴上套个竹片编织的龙头,防止它贪吃不专心拉车,这龙头是个半圆形的,两边有细绳,系在牛的后脑勺上,样子就像人戴口罩。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