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书首发书包网.bookbao2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

    第0534章豌豆把金童视作主心骨

    玉桃突然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按着自己她的判断,五个手指一齐按了一下那个物体,终于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于是,玉婉扭过头来,目光有点坏坏地看着豌豆,笑道:“哈哈,豌豆嫂子,看来你一个人是睡不着觉的呀!”

    玉桃一句话,不仅把豌豆说愣了,而且把她的两个姐姐也说愣了。

    金桃再也按捺不住了,嗖地一下,探身过去,一把将花褥子扯到一边去――

    哇!

    原来,花褥子下面盖着的,是一个非常大的枕头!

    金桃和银桃自然惊讶不已,眼睛大了一倍,小嘴张得圆圆的。

    不过,最惊讶的当然是豌豆了。

    用惊讶来形容豌豆此刻的心情,恐怕不到位了,只能用震惊一词来形容。

    只有豌豆清楚,花褥子下面,明明是童金呀,此刻,怎么变成了一个大枕头?!

    特别是,那个白色的大枕头,根本就不是豌豆房里之物,天知道,这个大枕头从何而来?!

    显然,豌豆对于心目中只是有着异能的少年妖人的金童,估计偏低了。

    向来内向的银桃,惊讶过后,突然叹了口气,说了一句让豌豆脸红的话,道:“唉,想想,豌豆嫂子失去老公,也真是够可怜的,不像我们姐仨,平时睡在一个炕上。夜里害怕或者寂寞时,姐妹们可以相互搂着睡,而豌豆嫂子。只能搂着一个大白枕头得些安慰了。”

    豌豆冤枉得想哭,自己什么时候搂着个大白枕头睡觉了?!

    谜底终于揭开了,三桃再无留连了,于是告辞了。

    终于解除了危机,却又揣上一肚子疑问的豌豆,强打笑脸,送三桃出了院子。

    看着三桃走远。豌豆砰地一下把院子大门闩上,一路奔跑回到屋里,冲入自己的卧室。

    人还没有进门。豌豆就有些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我说你这个童金妖人呀!你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个大枕头?!你以后永远就是我家的一个大枕头了吗?!”

    “谁说得?我活得好好的啊!”

    金童平静的声音,把豌豆吓了一大跳。

    豌豆在屋里四处张望,颤抖着声音,道:“童……金妖人。你……真的还是一个人?你……你在哪里呀?”

    “我能在哪里啊。我就在原来的地方啊!”

    “你在原来的地方……”豌豆顿时向那个花褥子看去,真的哎,被金挑扯到一边去的那个花褥子,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恢复了鼓鼓的样子。

    豌豆冲过去,一把将花褥子掀开,可不是吗,身着整整齐齐衣服的这位怪异的妖人少年。就躺在里面!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豌豆糊涂了,道:“童金。你这个妖人,什么时候,竟然学会变戏法了?!”

    金童坐起来,看着豌豆,道:“变戏法?呵呵,豌豆嫂子,你以为,我睡村西那个神奇的大青石,只睡来尿仙水一个异能吗?”

    聪明的豌豆,一下子联想起来,凡是有能耐的妖人,或者仙人,就是可以莫名其妙地从水里失踪,接下来在灌木丛中出现的呀。

    就在刚才,自己不还是巴望着他变成一只大老鼠吗?

    豌豆无言地笑了,这时候心里冒出一个想法,或者叫好主意,这辈子谁也不指望了,就指望这个大能妖人了。

    这个大能妖人,又能尿仙水,又能变戏法,依靠这样一个大能人,还愁日子不好过吗?

    豌豆无言地、深深看了一眼金童,道:“童金,我算是知道了,你的本事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金童看着豌豆脸上肃然起来的神情,听着豌豆掷地有声的话语,深深地理解了豌豆的内心世界,一种超越仙人之外的情感,从金童心底深处升起。

    这样的女人,不是更值得加以保护吗?!

    金童立即跳下炕,出得卧室,一眼看到桌上的西瓜籽还没有收拾,便精心地一粒一粒地,将西瓜籽收拾起来。

    见金童如此珍惜这些西瓜籽,善解人意的豌豆,找来一个破旧的信封,把西瓜籽装好,递给金童,道:“童金妖人,但愿,你这些西瓜籽里,找出让我中毒的原因来。”

    “嗯,我会找出来的。”金童一边说着,一边把装有西瓜籽的旧信封装进自己的衣袋。

    金童把信封装好了,又把衣袋口按了几下,生怕它丢了。

    这一按,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身上穿的,依然是豌豆的那身衣服,于是,又把信封掏出来,放在身边的锅台上。

    正是这18粒西瓜籽,后来被金童发现了妖族的更大阴谋。

    不过后来,这十八粒西瓜籽,被金童改造成新的西瓜品种。

    金童给它命名为“妖黄西瓜”,它的瓜瓤,无一例外都是金黄金黄,且汁水又甜又可口,从而闻名中外。

    此为后话。

    接着,豌豆开始给金童做中午饭,她把家里新磨成的、目前在村里最好的面粉,从深藏在内屋横柜里的底层取出来,准备给金童烙一张大白面饼。

    麦子收割了几个月了,村里没有几家只是吃面食了,大都习惯吃玉米面饼子、窝头、高粱面饼子、高粱面窝头。

    豌豆手巧,但是经验不足,且家里没有油,大铁锅里不放油,这张面饼便烙得有点糊,但是,金童却很陶醉豌豆烙面饼时散发的独特香味。

    金童坐在灶堂旁边的小木凳上,一边闻着浓浓的、熟悉的、却又新鲜的大饼香味,一边看着豌豆这个年近四十岁的少妇操作。

    此刻,豌豆正在锅边,手拿锅铲,弯下腰去,精心地翻着锅里的面饼,自然而然地,豌豆臀部的美妙曲线,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曲线美。

    金童没有任何邪恶想法,却是忍不住地想去看一眼。

    豌豆翻了一阵子大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偶一回头,看到了金童那似是欣赏、又有某种探索的目光,秀目一闪,道:“童金妖人,我一人忙不过来,你帮我看着灶火行不?”

    金童被豌豆那张由于大铁锅炽烤而越加红润生动的脸打动了,道:“好,我来看火,这个我会,三岁时,我就帮我的师母看灶火了。”

    金童把小木凳向前挪挪,到了灶堂近旁,拿起一把玉米秸,就往灶堂里塞,结果,塞得太多了,一股浓烟从灶堂里窜出来,把豌豆呛得直咳嗽。

    豌豆一边咳嗽,一边道:“唉,男人到底是男人,就是大能妖人,也干不了这种家务活啊!”

    金童听着,感觉豌豆这句话,已经有点更加亲近的意味了。

    大饼烙好,豌豆用锅铲把大饼从大铁锅里铲出来,放到一个高粱秸的尖稍做成的锅盖上。

    接着,豌豆直起身来,略一思索,转身,又到了里屋,打开竖柜,从竖柜的最里面,取出三个鸡蛋来,回到外屋,道:“童金妖人,我再给你炒盘鸡蛋。”

    看着豌豆手里紧紧抓着的三个鸡蛋,金童却是明白,这正是豌豆平时养鸡卖鸡蛋换来家庭日用开支之物,便道:“豌豆嫂子,有大饼吃,我已经非常满足了,村里好多人,过年才能吃上烙大饼呢,这鸡蛋,还是不要炒了,留着卖钱买盐吧。”

    豌豆道:“童金妖人,不瞒你说,确实,我就只养了三只鸡,没有太多的时间喂鸡,所以也下不了几个鸡蛋,可是童金妖人,对你就不同了。别说三个鸡蛋,就是把家里全部好吃的都拿出来,我也巴不得呢!”

    金童听了,心中暖意荡漾。

    豌豆是一位勤劳、仗义而又豪爽的年轻家庭主妇,然而不幸的是,嫁到王族长这样的家庭里。

    此刻,金童别有一番感触。

    豌豆并不是没有生孩子,她曾经有一个非常心疼的女儿,但是王族长家却坚决不要女孩子,便送人了。

    金童觉得,在豌豆的内心世界里,一定有着解不开的情结,千百年来的文化积淀,使豌豆这样一位传统的中华民族的妇女,非常渴望自己有一个孩子。

    想到这里,金童禁不住地,对豌豆道:“嗯,是的,豌豆嫂子非常关心我,我以后要常来吃豌豆嫂子做的饭。”

    听了这话,豌豆扭转头来,看着金童,甜甜地笑了,笑得非常幸福。

    看着豌豆操着锅铲烙大饼的专心劲头,想想她的公公和年龄比她还小的小妈,平时不在家的时候,就她一个人在家里生活,金童禁不住又道:“豌豆嫂子,你一个人操持一个家,白天还要劳动,真是够辛苦的了。”

    “其实,累点倒是没什么,我倒愿意,他们两人一去不复返呢!”豌豆道,不过,豌豆突然打住,不往下说了。

    “豌豆嫂子,既然咱们已经像一家人一样了,以后你家里有什么重活,就告诉我一声,我来帮你干吧。”

    “嗯,行啊,谢谢你,童金妖人。其实呀,家里平时也没什么重活,我一人干得了。”

    金童听了,心里非常理解豌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