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书首发书包网.bookbao2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

    仙人的本质就是人,在不启动仙术的时候,对外界冷暖的感觉,和凡人基本上是一样的。

    豌豆放下镰刀,弯腰,用绳子帮金童把草筐里的草扎结实,防止草筐背在后背上时,青草掉下来。

    凡人有凡人的思维,豌豆认为,大能妖人在背草筐时,也和凡人一样。

    然后,豌豆直起腰来,一眼看到金童头上和脸上的汗水那么多,就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叠成方形的手绢,递给金童,道:“来,妖人兄弟,来,擦擦汗吧,看你脸上的汗水,都把眼睛打得快睁不开了。”

    手绢?!

    看到豌豆递过来的手绢,金童心中,猛然一动。

    因为,这方手绢的样子,金童似曾相识!

    金童和玉婉来到凡间,并非原封不动地把凡间的生活简单地过一遍,而是要介入凡人的生活,改变凡人的生活。

    现在的金童,正以一个仙人的灵魂,操纵着一个最普通的少年人的身体,真心实意地化验凡人的生活,以便从中洞悉他人洞悉不了的东西。

    正因为心中的细腻,所以,金童看到豌豆递过来的手绢时,在不知不觉之间,似乎触发了不知道哪一辈子的依稀记忆,当然,那一辈子的人生轨迹,肯定是找不回来了。

    但是,即使护法者失职了,前生历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却不会被完全抹杀掉的,还会留下星星点点的碎片。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经过无数个轮回的,那无数个轮回的记忆。不可能完全消失,哪怕是正常人,也是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在人们的梦中,经常梦见一些根本就无法解释的情景,其实,那些情景。或者叫情境,已是过去无数个轮回的记忆的残片的随意组合。

    由于联想,金童顿了一下。然后,金童立即从豌豆的手中接过了手绢,仔细地展开,这是一方底色为白色的手绢。上面用红色印着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图案。

    手绢非常洁净。散发着香皂的香气,想必平时,豌豆自己,是轻易舍不得用它来擦汗的。

    金童拿手绢往脸上擦拭的时候,手绢上,除了香皂的香气之外,又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似乎是被岁月剥夺走了的淡淡的青春少女清香的记忆。丝丝缕缕扑入金童的鼻子。

    这是一种最最宜人的味道,显然不是香水味道。而是豌豆身上别具一格的气息。

    像豌豆这样的纯朴农村妇人,平时根本就不用香水,她也没那个钱去买香水。

    手绢的上这种香气,只有少妇用香皂洗过的手绢才会有。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就是此刻站在金童身边的豌豆!

    金童用激发了自己不知哪辈子记忆的手绢,轻轻地擦完了脸上的汗珠,竟然下意识地,要把这方似乎与自己的某种情感相连系的手绢往自己口袋里装。

    紧接着,金童立刻意识到这样不妥,手从口袋处抬起来,伸手把手绢还给豌豆。

    而金童这个小小的动作变化,以及在变化之中流露的心态,豌豆全看在了眼里,想在了心里,娇嫩的脸上莞尔一笑,轻轻地道:“妖人兄弟,你若是喜欢的话,你就留着用吧。”

    真是善解人意!

    金童轻轻一笑,便把手绢装进自己的口袋里,随口道:“谢谢豌豆大嫂。”

    两人背起草筐,上得堤岸,准备回家。

    两人往村子的方向走,走了不远,区别就显现出来了,金童根本就不吃力,豌豆却显得身上有些沉重,背着草筐,脚步不再那么轻盈了。

    又走了一阵子,前面堤岸外面的地上,出现一方水池,这种水池,就是前面交待过的,是村民们盖房时,到村外地里挖土,铺垫房子的地基,挖来挖去,渐渐地形成了不规则的方形坑,由于夏天雨水多,土坑就成了水池。

    去年冬天,金童和玉婉,曾经在这里洗澡,那一天,曾经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故事。

    目前的季节,是初秋。这个水池四周,生长着几棵大柳树。柳树在水池中形成倒影,轻风吹过,倒影索索抖动。

    柳树上,即将告别今生的几只秋知了,正叫得正歇斯底里。

    枝头上,还有几只小鸟飞来飞去。

    两人都觉得太热了,此刻看到柳树掩映的水池,不约而同地,两人都想休息一会儿,到水池里泡泡脚丫子。

    豌豆先开口道:“妖人兄弟,咱们放下草筐,歇会儿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金童随口道,其实,金童就是照顾豌豆的身体,当然了,金童也愿意和豌豆说说话。

    两人把草筐放在河岸顶上,然后,一起向河堤下走去。

    刚走到河堤半腰,豌豆被一丛蒺藜秧一绊,差点跌下河堤,金童手疾,一把抓住豌豆的一只手,防止了豌豆摔倒。

    谁也没有说什么,两人的手便牵在了一起,不再松开,就这么牵着,踏着草丛,走到河堤下面去。

    来到水池边上,豌豆才轻轻地把自己的左手从金童的手中抽出来,然后,抬起脚跟,扬着手,从垂下来的柳树上折树枝。

    柳树下,水池旁,豌豆踮着双脚,双手上举,俏脸微仰,挺胸拔腰,展臀亮腿,一个丰满而苗条乡村少妇的这个姿态,简直是美到家了,纵然是修仙得道的金童,也是看得如醉如痴。

    豌豆在柳树的枝叉上折了一大束鲜绿鲜绿、散发着柳树枝清香的树枝,平放在水池的边沿上,道:“妖人兄弟,咱们坐在树枝上吧,省得坐一屁股泥土。”

    “嗯,好的。”金童轻轻地答应一声。

    金童便先坐下,接着,豌豆也坐下,柳树枝并不长,也不太多,刚刚够两人坐的面积,豌豆很自然地紧挨着金童而坐。

    这种情形,与去看冬天金童和玉婉在这里坐时,有些相似。

    其实,在人的一生中,好多经历,往往有些雷同,只是,要么物是人非,要么人是物非,总有些区别。

    此刻,豌豆觉得自己,已经把自己和这个外乡妖人视作一家人一样的亲近了。

    当然,这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亲近,豌豆对金童的情愫之中,远远不是通常男男女女那一种情感。

    更多的,是一个少妇无法说清楚的种种微妙,其中,似乎最多的,是让这位大能妖人改变自己命运的依赖。

    当然,作为年近四十的人,豌豆深深地知道,私下里,自己把这位大能妖人视作一家人,而当着别人而的时候,便离得远远地才好。

    豌豆刚刚死了丈夫不久,现在是一个小寡妇,和男人相处,更要小心谨慎。

    村里人都知道豌豆的不幸,但是谁也没有办法,而且,有的人幸灾乐祸,有的人打豌豆的主意,当然,也有好心人想帮助豌豆。

    张小花对曾经自己的三个女儿道:“看到了吧,豌豆嫁到王族长家,多么地不幸,将来你们嫁人,千万别嫁当官的人家。”

    豌豆紧挨着金童,在金童的右边坐下,立刻,豌豆身上那极其怡人的、极其温馨的、极其幽香的气息,比先前两人隔开一定距离说话时,更加饱满地将金童笼罩了。

    金童觉得受用,觉得惬意,甚至觉得荣幸,从而更加感谢当年把自己领走去修仙的师父。

    没有修仙得道,又怎么可能自如地在人间自行来往,又怎么可能遇见豌豆和村里的孩子们!

    像在夏天里人们常常把双脚伸到水池里一样,此刻,豌豆先把鞋子脱了,不用脱袜子,因为,农村人,秋天哪有穿袜子的。

    金童却是愣了一阵子,看了好一阵子豌豆那对在自己心目中确实是非常好看的小脚丫,然后,金童开始脱自己的鞋子。

    毕竟,自从离开仙界那个多水的世界之后,将近一年过去,双脚伸到水池里这种动作,金童已经变得生疏了。

    一仙一凡,四只截然不同的脚丫子,一起伸到水里,水池里的水,是雨水,水是不透明的,一条条小鱼,游了过来,和这四只脚丫子戏闹。

    金童忽然盯着豌豆的左边小腿看去,目光定格在豌豆左边小腿上的一个正在化脓的伤口,道:“这又是王族长划伤的吧?你看,又化脓了!”

    其实,金童又哪里知道,豌豆的身体,是怎样划伤的,不过,凭着对王族长家情形的判断,金童又立刻道:“豌豆大嫂,你放心吧,王族长他,伤不了你。”

    此刻,豌豆知道,这个外乡妖人这样关心自己,恰恰是出于无私地对自己深深地爱护。

    “嗯,我记下了。”豌豆轻轻地道,“对了,妖人兄弟,你自己也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平时你最好不要一个人去大湾坑里游泳。”

    听了豌豆这话,金童心中一动,莫非,豌豆从王族长的嘴里,听到了什么?!

    不过,金童没有追问下去,有些话,豌豆也不便讲得太细。

    过了一会儿,豌豆又突然道:“外乡妖人,你口渴了吧,我去给你打水喝吧。”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