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书首发书包网.bookbao2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

    第0524章美丽而不幸的豌豆

    不过,站在河岸上,感觉凉丝丝的,但是进入草丛里打草,就是另一回事了,金童一个仙人,都感到炎热,那些凡人,就更觉得热了。

    正因为如此,今天大运河堤岸上,没有几个来打草的人,这么热的天,真的是无法进入草丛打草,镰刀一动,便是一身汗。

    不过,金童凭着仙力,倒是可以忍受。

    “天上的风婆婆,快快给我送风来哦,轻轻地吹在我的脸上哦,让我凉快凉快哦……”

    金童刚在堤岸的半腰上打了几把草,正要把青草往草筐里放时,忽听一阵轻轻地女人的哼唱,从那边的草丛里传了过来,这声音很甜很甜,但是悠长的调子里,感觉有些凄惋的色调。

    金童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王族长家的儿媳妇豌豆的声音!

    听到豌豆的歌声,金童心头,竟然涌出一阵剧烈的冲动!

    经过一年来和村民们的相处,现在,金童时时刻刻关心着这个小村里的善良人的命运。

    由于豌豆的特殊身份,加之那次在大湾坑里偶然身体接触,金童便比较留心豌豆这个不幸的人了。

    金童在了解到的村里人的各种情况之中,一个很重要的情况,便是不幸的豌豆的人生遭遇!

    当初,豌豆离开家乡嫁到这里的原因不止一个,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的家里遭遇暗算了。

    豌豆从遥远的家乡嫁到这个穷乡僻壤,便是意味着失去了在自己少年时代心中美如明月一般的美好憧憬!

    而现在,心里存放着豌豆不幸遭遇的金童。在就要见到豌豆之际,心里回荡着一个想法,应该为豌豆做点什么。

    其实,豌豆虽然生在一个比较大的家族里,却也是一个非常勤劳的女孩子,这么热的天也不怕,独自一个人到大运河堤岸上来打草了。

    金童随手把手边的一丛草割下来。又随手放到草筐里,然后起身,背着草筐。向豌豆所在的地方奔了过去。

    其实,豌豆所在的地方,离金童打草的地方并不远,就只隔着堤岸上的两个“土牛”。

    所谓土牛。就是在做抗洪准备的时候。民工们在河岸上堆成的牛一样大的土堆,这些土堆,是为了防备发大水时来不及去远处运土而储备的。

    此刻,金童心切,一个纵身,便越过了两个土牛,瞬间就到了豌豆打草的地方。

    豌豆正在专心致志地打草,而金童刚才的动作完全是仙人的性质。灵燕一般,没有任何响动。所以豌豆丝毫没感觉到金童的到来。

    一看到全身散发让人怜悯气息的豌豆,金童的心头立刻涌起一阵无比的感慨。

    金童压下了心中的波动,默默地站在堤岸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堤岸半腰上,正在专心致志打草的豌豆。

    金童默默地观察豌豆的内心世界。

    过去的几十天里,在金童的思绪中,竟然一次又一次地想起豌豆的事情。

    此刻的豌豆,在金童的眼里,影像是不断变幻着,忽尔像豌豆的少年时代一样,以一个纯朴乡村少女的形象出现,忽尔一袭白衣,宛若一个圣洁的仙子。

    而最后,豌豆竟然是极其悲伤的结局,金童便是一阵对豌豆的惋惜……

    此刻,金童心里热热地、思绪复杂地看着豌豆。

    今天的豌豆,穿着一件三胞胎妈妈张小花自己用老式手工织布机织的粗布缝的白褂子,这种布料,纹理很粗,但是非常缜密。

    整个村庄,也只有张小花会用传统的木质手工织布机织出这样的布来。

    豌豆特喜欢张小花手工织出来的粗布,平时也尽量省着用,白褂子的两个袖口上,都打着补丁,前面衣襟上,被树枝挂破了几个小洞,豌豆自己缝上几个枣红色的小蝴蝶,既补了破洞,又平添几分乡村少妇的活力。

    天太热,豌豆的后背上,贴身的白褂子被汗水洇湿透了,而汗水的周边,是比白粗布还要白的白花花的汗渍。

    豌豆的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抵达膝盖以上的短裤,这也是用粗布做成的,是张小花从附近的白头镇买来黑色染料,把自己织出来的白布染成黑布,给豌豆一针一线缝成的短裤,针脚细密而整齐。

    短裤非常合体,穿在豌豆身上,把臀部美丽曲线勾勒得惟妙惟肖。

    豌豆裸露的胳膊和小腿,全都被太阳晒成了黑红色。这种乡村少女固有的肤色,使她更加透发着一种独特的健美。

    快四十岁的豌豆,一米七多的个头,站起来的时候,依然亭亭玉立,身材颀长而丰满,特别是她的两条腿,溜长圆润,艰苦的农村生活造就的身体,浑身没一点点累赘,而她的胸部,仍然相当丰满挺拔,整个身体的各个部位,简直就是黄金比例构成。

    豌豆生有一张非常漂亮的瓜籽脸,一双非常灵动的又大又亮的黑眼睛,一个极其精巧而又极其流畅的小鼻子,一张非常甜润的小嘴。

    此刻,她正专心致志地弯腰打草,而金童站在她背面的堤岸上,精巧的臀部和圆润的细腿,所构成的曼妙的曲线,便尽收在金童的眼中。

    两条又黑又粗的辫子,从她右侧脖子处垂落下来,随着她精心打草的动作,这双辫子摆来摆去。

    豌豆这种乡村少妇独特的健美,竟然使仙人金童都看得有点入迷了。

    对这个不幸的乡村妇人,金童所寄予的,远远不只是少年式的蒙胧同情,其中,更有着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其他深刻情愫。

    对豌豆这样一个在自己的心中美如明月般的女人,金童从来没有,也不忍心,哪怕是一点点淫邪的念头,玷污在她的身上。

    心中所涌起的,只是对她无边的爱惜,无边的欣赏,无边的呵护之情。

    “豌豆……”终于,金童轻轻地叫了一声,轻得如同一缕轻风。

    豌豆闻声,顿时抬起头来,忽见到金童的目光异样,不禁一愣。

    对于长时间地和金童生活在一个村庄的豌豆来说,这就是一个平日的正常见面;而对于金童来说,却是非常重视这次遇见。

    金童从豌豆的眼睛里,看出自己此刻必然是有点走神了,便立即调整自己的心态,尽量调整到和那种几乎天天见面的平常村民说话时心理状态。

    此刻,豌豆的左手里,正握着一大把青草,所以,她只能用握着镰刀的右手的手背,擦了擦俏脸上的汗珠儿,嘴里轻笑了一声,道:“妖人兄弟,你也来这里打草了?这天气,太热了。”

    金童看看豌豆的瓜籽型脸蛋,这张脸蛋被太阳晒得潮红,满脸都是汗浸浸的,便道:“是啊,这天气是够热的,这么大的太阳,你也不避一避,只顾打草啊,你的脸都晒得红红的了。”

    豌豆又是轻轻地一笑,道:“妖人兄弟,你不也一样吗,你不是也来这里打草了吗,你让我避开太阳,你怎么不避开太阳,而且还站在河岸顶上,上面更热呀。”

    “豌豆大嫂,我和你不一样,我是男人啊,又是妖人。”金童挺了挺胸膛。

    “嗯,你是男人没有错,你是大能妖人更没有错,不过你也是刚刚十三岁呀,而且你生就细皮嫩肉的,也是怕太阳晒的呀。”豌豆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青草放到草筐里。

    她的草筐里,已经有大半筐青草了。

    “我细皮嫩肉……”金童说着,心中暗自笑了我这个妖人原来是这样的模样啊。

    “你真的是细皮嫩肉的,有时候,你还真的有点像村里的大闺女呢!”豌豆道,她的脸上笑得花开一般,红唇张开,露出整齐的牙齿。

    豌豆的牙齿,像所有健美乡村少女的牙齿一样,谈不上多么地白,却给人一种洁净和甜美的感觉。

    金童几步走到豌豆所在的河岸半腰,把草筐放下,一边挥动镰刀猛割地上的草,一边对豌豆道:“豌豆大嫂,你说得没错,我是刚刚十三岁,不过,男人年龄再小,也是个男人,女人无论年龄长多大,也是个女人……”

    金童忽想到,豌豆今年近四十了,通常的女人,到也这个年龄,一般不愿意再说到年龄问题,金童心中一醒,话语突然打住了。

    豌豆正在认真地听着,而金童却突然打住话头,豌豆便抬头看了金童一眼,道:“嗯,你本来就是男人嘛,说起来,还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男人呢,你的异能,成了全村摆脱贫穷日子的希望了。”

    金童抬头,看了豌豆一眼,道:“我的异能,就是睡大青石睡出来的啊。豌豆大嫂,我问你一个问题,那天全村的人到地里领南瓜,当时我就等着你来,然而,你始终没有来。”

    豌豆也抬起头来,目光更深地看了金童一眼,道:“我寻思着,全村几百口子人,肯定都要去领的,我就别去给你添乱了。再说了,那南瓜,我能少得了吗。”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