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书首发书包网.bookbao2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

    第0462章九龙汤,威力无比

    戈兰兰到了老寿星的身边,什么也不说,只是面向老爷爷,伸出了自己白白的小手掌。

    戈老寿星不会说话,却会写字,且写得一手好字。

    毕竟,他年轻时是朝廷大内护卫首领。

    老寿星轻轻地在戈兰兰手心里写着字,戈兰兰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

    “酒中极品九龙汤,是用咱们时代少有的特产九种龙属生物炼制的,这九种龙属生物是:千蛇崖之蛇、灵芝峰之蝎、长生庙之蚯蚓、百年老宅下面的地蚕、戴家庄之湖的泥鳅、大运河的淡水鳝、平原田野之龙鸟、西南坟古墓之蜥蜴、千年树洞之蝼蛌……”

    金童默默地听着,越听越觉得惊心动魄,毛骨悚然,听到第九种生物名字的时候,他便猜测,这九龙汤,是绝非轻易能制作出来的酒汤!

    果然,只听戈兰兰继续翻译着她老爷爷的话:“……制作这九龙汤,绝对不能用灶火之锅来熬,把九龙捉来之后,要趁它们活着,迅速把它们装入一个大罐子里,罐子口上用透气而不透水的软木盖子封好,然后,把这个罐子埋进大湾坑30米深的水下淤泥里,让它们经过三年时间的罐中生活,取出来时,它们已经相互厮杀了一千多天了。

    弱肉强食,那弱的,早已被强的吃掉,而这些强的,也已经处于休眠状态,要用井底清水。把这些活下来的龙族洗净,然后,使用上等白酒。把它们泡在另一个透气更好的大瓦罐里。

    这个大罐子口上,要用更软的软木封好,之后,将罐子拿到荒野之外,选一个风水上好的地方,挖一个三米深的坑,把这个罐子埋进深坑里。上面盖上三米左右的黄土,然后,精选一棵生长茁壮的龙爪树。栽在埋罐子的地方。

    那龙爪树的根,吃透力极强,向土中扎得很快,又扎得很深。一些根须。便扎进罐子极软的木塞里,穿过木塞,一直伸入到进入罐子的内部,它们的根须,慢慢地吸去酒液之中的水分,同时,慢慢地滴进去它演化出来的特种水分。

    这样,大罐子里。渐渐储存进大量的天地之灵气,同时。把内中的白酒,分解成酒汤,一直经过七年之后,等那棵龙爪树长到水桶般粗,在树旁边挖个洞,小心谨慎地,将罐子取出来,九龙汤便制作完成了。”

    前前后后,要经过整整10年的时间!

    金童暗自感叹,这九龙汤的制作,简直和修仙者们炼上上品仙丹,甚至是极品仙丹,有得一拼了。

    一双老眼,看见金童听得神情特别专注,老寿星兴头更旺,苍老的手指,继续在戈兰兰嫩白的手心里划着。

    戈兰兰继续翻译道:“制作九龙汤的此法,源自古代的一位武师,据说纯阳大仙吕洞宾,就服过此汤。乾隆年间,乾隆皇帝本来就有不错的武功,服过此汤之后,身轻如燕,夜行京城,如影似形,无人知晓,乾隆独自暗破多起官员营私舞弊之案,这在清代野史侧记里,都可以查得到。”

    金童听了,不禁对这位老寿星的敬意,又增加了三分。

    显而易见,老寿星能把古代制作九龙汤的秘方搞来,足见他当年,是何等的厉害!

    从他后来受到朝廷的追杀来看,又可以猜断,这位老寿星,当年在京城里不知做过什么惊天大事情。

    眼前这九龙汤,还有老寿星胸前那块玉,不过森林之一叶罢了。

    关于老寿星的非凡经历,金童此时自然不便多问,只能留待将来时机成熟之时,再向他问个明白。

    而眼下,金童急于想知道的,还是关于这九龙汤的一些现实问题。

    金童望定老寿星,问道:“戈老爷爷,听你解释了这九龙汤之后,我已经明白了,这九龙汤不是等闲之物,而非等闲之物,又岂是等闲之人可以服用的。这九龙汤,您老人家敢服,是不用说的了,我想知道,除您之外,戴家庄里的乡亲,还有谁服用过此汤?”

    那老寿星闻言,微笑,慢慢地点头,拈须,把目光从金童的脸上移开,眼睛转望着他的儿子戈把式。

    老寿星的那目光里,便有些意味深长了。

    到了这时候,戈家一众人等,都在洗耳恭听,戈把式也不例外。

    只见老寿星的目光,意味深长地望向戈把式之后,戈把式的脸上,先是一阵不自然,接着,轻轻地干咳嗽一声,对金童笑笑,道:“外乡妖人,我父亲这样看我,自有原因,说来,真是惭愧啊!”

    金童不语,期待着戈把式说下去。

    戈把式继续道:“五十年前,我父亲对我说,我体质一般,又与九龙汤属相不符,是万万不能喝这九龙汤的。可我既好奇,又不服气,就背着父亲喝了一酒盅这九龙汤,喝下去还没有一袋烟工夫,我就成了一个疯子,脱光了衣服,满村子乱跑。”

    金童面带理解的微笑,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做出这样的事,并不奇怪啊。

    戈把式继续道:“那时候,我已经是个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了,光着身子满村子乱跑,大姑娘小媳妇看到了,脸皮薄的赶紧躲开,脸皮厚的便围着我看笑话,还大喊大叫的耻笑我。外乡妖人,你说,那时候我是多么地丢人啊!”

    金童笑道:“呵呵,戈爷爷,从此后,你就不敢再喝这九龙汤了?”

    戈把式道:“那是!我疯了之后,正在地里忙活的我父亲赶紧回村,一巴掌把我打懞,用他的长袍把我的身体一裹,扛回家来,把我放到床上,怕我醒来继续撒疯,便用粗粗的麻绳把我一道又一道地捆在床上。还派了两个武功高强的年轻人看守着我。

    此后,我一直疯了七七四十九天,那九龙汤的威力才渐渐退去。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敢喝这九龙汤了,这戴家庄村里,也就我父亲一个人敢喝这九龙汤。不过,就是我父亲,也不敢贸然经常喝它。”

    金童听着,心里想道,张家那蝎子酒,这位戈把式前去逞能,喝了一盅,就差点送了命,而戈家这九龙汤,戈把式喝了一酒盅,竟然疯了七七四十九天,足见这九龙汤的列性有多么大!

    这时候,金童看到,老寿星那粗大的手指,又在戈兰兰手心里划着。

    戈兰兰轻声翻译着她老爷爷的话:“此九龙汤,万人之中,方有一人,能喝得下去,而这一个人,也不是完全战胜得了它的,我当年在京城里搞到此法之后,落难之际,逃到这个孤村上,在这乡村里花10年时间炼制了一罐,小心谨慎地试喝一小口,就差点送了命!后来,我慢慢地摸索,总算成为这个乡村里,惟一能喝这九龙汤的人,每年只敢喝一次,每次只敢喝小半杯。”

    金童听着,看着,老寿星,想象着这位当年叱咤京城的风云人物的风采,想象着他服用九龙汤之后的可怕武功,金童不禁对这百岁老寿星,肃然起敬起来。

    金童微笑着道:“戈老爷爷,如此说来,您是敢于喝这九龙汤的人,那么,你是可以凌空飞行的了?”

    一闻此言,老寿星的脸上,立刻掠过一丝憾意,还有一丝不好意思,还有一丝不甘心,粗砺的手指,又在戈兰兰的手心里划着。

    戈兰兰轻轻翻译道:“唉,我能喝这九龙汤,却不是完全战胜这九龙汤的人,依我之力,我不能经常喝它,每年,才能喝一小口。以此之量,我不能凌空飞行,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金童听了,心下叹道:原来戈家请我来吃饭,除了要戈兰兰拜我为师之外,还期望着我这所谓的外乡妖人,能试喝这九龙汤,以补老寿星之憾!

    然而,金童却是深深知道,目前,自己是五级仙人,身体虽然发生了仙变,但是,自己还从未尝试过,能不能服用世间奇药,而且,自己已经元精轻泄了。

    能否征服这威力无比的九龙汤,金童心中,却是一点底数也没有。

    金童想到此,情不自禁地,默默地,循目看了一下戈家十几口子人。

    金童却见,他们无一例外地,都用一种既期待又信任的目光,久久地看着他。

    也是啊,在他们心目中,金童是个年轻有为的大能妖人,自然和凡人不同,应该敢于喝这九龙汤,也应该能够降服这九龙汤。

    其中,特别是戈把式,这两天他已经影影绰绰地听说了,外乡妖人在张家喝了那种无人敢喝的蝎子酒,而喝过蝎子酒之后,没有像自己那样差点送了命,相反,少年妖人更加精神起来了。

    要是外乡妖人在戈家喝了这九龙汤,给他的妖力再增加几分,外乡妖人自然对戈家感激不尽,从而他对戈兰兰更好,也就是必然之事了。

    特别是,此事在村子里传开,无疑又要给戈家加分增威,因为,全村只有戈家能炼制这九龙汤!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