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书首发书包网.bookbao2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

    虽然,现在金童凭着特别的本事,在村里建立了相当高的威信,但是,王村长本人却是认为,这个村庄,依然在他的统治之下,一村之长啊!

    于是,王村长便赶紧向出事地点跑了过来。

    王村长一看这两个相差二十来岁的老家伙正咄咄逼人地对恃,谁也不服谁呢!

    王村长虽然是一村之长,可论年龄和辈分,却在戈把式和张老汉面前绝对是小字辈,自然不能像喝斥年轻人似地大喝一声。

    虽然成了三级妖人,但是他圆滑得很,从来不显示作为妖人的特别之处。

    王村长站到了两人之间,毫不畏惧地,却是又毫不摆架子地,面对张老汉的猎枪和戈把式的鞭子,平着声音,问道:“呵呵,你们两位,这是喝醉了酒吧?”

    “我没喝酒!”张老汉理直气壮地道,“我这是在大水湾边上打猎呢,戈把式子吃饱了没事干,出来跟我甩鞭子!”

    “嗯,我承认,我喝酒了!”戈把式怒气冲冲地道:“我正在招待外乡妖人吃饭呢,是他戈把式子没事撑得慌,到处放枪瞎捣乱!”

    王村长一听戈把式请那个外乡妖人吃饭,心中便是一格愣,但是,面上却是装作看不出来,他向两边的阵势看看,戈把式这边,围着一帮戈姓家族的人,张老汉这边,围着一帮张姓家族的人,却是惟独不见那个外乡妖人。

    王村长看到了,张建华和戈兰兰。各自站在自己这一方的最前头。

    王村长看到外乡妖人不在,心中便明白了**分了。

    王村长正琢磨着如何把两个家族的人劝回家去,这时候。张老汉又高声大嗓地嚷开了:“说我到处放枪瞎捣乱?姓戈的你说,我捣什么乱了我?我不就是在打猎吗?”

    “你在打猎?哈哈哈哈,”戈把式大笑道,“大伙听听,他说他在打猎!有在人家的院子边打猎的吗?有开枪打人家养的猪人家养的鸡的猎人吗?”

    “在村里边打猎怎么了?”张老汉不服气地道:“谁说我不能在村里边打猎了?王村长你给评评理,有没有规定,村子里边。不让打猎?”

    别说张老汉不是在打猎,就是张老汉真的在打猎,在村子里放枪。自然也是不合适的,且不说这枪声扰民,就说那四处乱飞的铁砂,要是伤了人怎么办?

    然而。当着众人的面。对这个年过五旬、平时在村里有着几分霸气的张老汉,王村长也不愿意使硬得罪了他。

    特别是,王村长早已觉得,张老汉的女儿,张建华,自从参加联盟远征,身体竟然变胎地长到了八米多,天知道她的身上藏着什么本事。自己虽然是三级妖人,也未必能胜过这个变胎的丫头!

    王村长正琢磨着怎样对张老汉说话合适。这时候,却有一个有胆无脑的人,不知天高地厚地站出来了。

    这个人便是村霸王二子。

    王二子家,虽然也姓王,却和王村长不是一个王家,王二子家,是因为家族犯了事,受到处理,从镇上搬到农村来的。

    在村里定居之后,王二子的父亲和王二子的两个哥哥,发现村里的戈家在村里早就是村头,便以自家和戈家占点亲为理由,和戈把式硬生生地挂靠在一起,平日里对村民说和戈把式家本来就是一个家族的,是这个家族的另一个分支,正因为这个原因,才搬到戴家庄来。

    而戈把式觉得人多势众,多个村霸二赖子,未必就是坏事,从此也就默认了。

    确实,王二子以此挂靠,占了不少戈把式家的势头,得到了不少好处。

    别看王二子平时没少被戈把式修理,可他却在心理上一厢情愿地认为,他和戈家的大闺女们有着不一样的亲近关系,总想和戈家套套近乎,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既然王二子以和戈兰兰家一个大家族自居,所以,今天王二子一到场,就站到了戈兰兰家的一边,摆出一个阵营的架势。

    这个王二子,平时就为人粗俗,说话不干不净,且不分轻重,说粗话时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这时候见张老汉端着猎枪,气势汹汹地冲戈把式说话,把戈把式的胡子气得一翘一翘的,王二子觉得在戈家面前立功的时候到了。

    于是,王二子就首当其冲地站了出来,高声大嗓地嚷道:“我说张老枪!你这么大年纪怎么不讲理啊,你拿枪到处乱打,这不是发飙又是什么啊!你他妈的,白活了这么多年!”

    张老汉见是一个几年前才搬来的小晚辈,出来瞎嚷嚷,而且敢这么说自己,气渐渐撑满了肚子,然而很快,张老汉觉得我这样的人斗,有**份,顿时,就对王二子不屑一顾了。

    而且,张家这边,不光有八米多高的张建华坐镇,还有一个同样是被视为如今不一般的大小伙子助威,他就是自以为早晚要娶了张建华的王汉军。

    现在的王汉军,早已以张建华的对象自居,刚才,听到别人说张建华的父亲在这里和人对阵,王汉军便拉上自己的师父蒋铁匠,各掂着一柄大锤,昂首挺胸地来助阵了。

    这时候,王汉军一见王二子出来充大拿,心中一下子来了气,便掂着大锤,上前一步,对着王二子,骂道:“我操,谁的裤裆没系好,蹦出一个老二来!也不尿泡尿照照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王汉军这回击之语里,带有强烈的歧视之意,他的话里暗示王二子一家是外乡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里出头露面。

    这一下,却是气恼了王二子的两个哥哥,这两个壮男一下冲上前来,要和王汉军较量。

    王二子的大哥,指着王汉军道:“你他妈的,你算什么玩艺啊,你说话干净点!你手里拿着大锤,想打人还是怎么着!”

    王汉军正要回话,这时候,王二子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把铁锨,王二子这人做事不顾后果,操着铁锨,从地上挖了一铁锨土,兜头盖脸地向王汉军扬了过去,一下子扬了王汉军一头一脸。

    王汉军一下子被激火了,手中掂着大锤,嗖嗖嗖地向王二子冲来。

    经过水下帝国战争的历练,王汉军早已不是过去的王汉军了,没用几分力量,“砰”地一声,只一锤,就把王二子的铁锨把击断了。

    不过,王汉军还是留有余地的,没有动用暗黑粒子发射器,更没有动用自己的奇葩右胳膊,而且,大锤也没有朝王二子腿上砸,否则,那12磅大锤,以王汉军如今的力道,要是击在王二子的腿上,还不把腿砸成碎渣?

    王二子的两个哥哥,见王二子根本就不是王汉军的对手,哪里会袖手旁观,不插手呢。

    这二人也都拿来农具,大哥一把铁叉,二哥一把三齿,举在手里,齐齐就向王汉军击来。

    王汉军的的师父蒋铁匠,不知道王汉军如今的本事,所以以为自己的徒弟要挨欺负,岂肯袖手旁观。

    这蒋铁匠,经过几十年的历练,使得一手好锤,手中大锤,竟然闪电一般,一上来,就砰砰砰地和王二子的两个哥哥干上了。

    远远地,王村长一见,张老汉和戈把式之争还没劝下,现在两帮年轻人又对上了,于是便大喝一声:“住手!妈了个巴子的,反了你们!都给我住手!”

    然而,农村人,自有几分野性,一旦火气上来,哪里听任何人的规劝,打都打上了,还管你村长不村长,先出出心中闷气再说。

    这戴家庄,原来就是个杂姓乡村,是绿林好汉聚集的地方,自古以来,就有着争强好战的“光荣传统”。

    特别是近来,经过妖族的不断妖化,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的有着妖气,这就更加强烈了他们的好战争强心理。

    到了这时候,全村几百口子人,前前后后全来了,内中不乏“好战分子”,觉得好长时间没有“打仗”了,倒也觉得寂寞,好不容易有了如此火爆热闹场面,倒也可以过下瘾了。

    于是,这些好战分子非但不劝架,还在一旁煽风点火,推波助澜,到后来,干脆上阵,分成两派,不管死活地打开了群架。

    任凭王村长和寡妇张小花、郭老头怎么声嘶力竭地喝止,这些好战分子,却是越打越上瘾了。

    话说戈把式和张老汉两个,本来一个是想破坏戈家的院子宴,一个是想用自己的威势压住对方,都没想到事态发展到这一步。

    特别是戈把式,作为年过7旬的老人,当然明白,眼前这种情形,这是不应该发生的局面,然而,到了这个份上,他也左右不了局面了。

    于是,这两个人,也都相互埋怨和指责起对方起来。

    “戈把式,都怪你个老不死的!要不是你没事找事地瞎**折腾,怎么会闹出这样的事来?!”张老汉冲着戈把式高声嚷道。

    “姓张的!休要怪我!还不是你逞能,一把破枪觉得了不起,拿出来显摆,都是你的破枪惹的祸!”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