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大公鸡嘎地一声大叫,张开翅膀,丢下几十片洁白的羽毛,飞向另一棵更高的大树,脑袋正要冲着戈把式家里。

    张老汉看好方位,冲着大公鸡的尾巴又是一枪,促使这只大白公鸡径直向戈家大院飞去。

    张老汉的目的,就是要给戈家来个“飞鸡轰炸”。

    准准地打过枪之后,眼见着大白公鸡飞到了戈家大院里,张老汉暗自得意。

    不一刻,张老汉却见戈把式手里掂着九龙鞭,怒气冲冲地出了院门。

    张老汉正诡异的笑着,戈把式不由分说,冲着张老汉站立的方向就是一个响鞭。

    此刻,两人相隔大约五十来米,戈把式的鞭子当然抽不到张老汉,鞭长莫及啊,不过这是一种武力显示。

    戈把式用这一响鞭,明确无误地警告张老汉,姓张的,识趣的话,你给我快快滚回家去,否则,我戈家就对你不客气了!

    然而,张老汉今天是铁了心,一定要破坏掉戈家的院子宴。

    戈把式则想道,哼,你坏了戈家的好事,我哪里肯就此收兵。

    看到戈把式的威慑,张老汉不但不走,而且当着戈把式的面,把猎枪戳在地上,枪把朝下,枪口冲天,一手扶住枪身,一手操起装火药的长把小勺,慢悠悠地从挂在腰上的火药袋子里挖出火药,慢悠悠地往枪口里装火药。

    平时打猎,张老汉只装三小勺火药,而今天,他故意装了六小勺火药!

    其实,张老汉这样做,是有些冒险的。弄不好,猎枪炸膛,会伤了自己。

    有些农民。年纪再大,有时候也会玩命。今天为了争风头,张老汉也不管炸膛不炸膛了。

    张老汉装完了火药,把小勺插在大红布腰带上,然后,用这只腾出来的手,从挂在腰带上的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铁砂,还是用慢悠悠的动作。把铁砂装进枪管里。

    内行人知道,伤人的不是火药,而是火药催发出去的铁砂。

    这一切动作做完之后,张老汉双手把猎枪举起来,平端着,竟然,居然,枪口瞄向了戈把式!

    要知道,这是五十五岁的老汉瞄准七十多岁的老头啊,场面显得多么突兀。

    此刻。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为了自己家族高人一头,为了后代子孙。具体点说,为了他们的孩子张建华和戈兰兰的前途,一个大老头,一个小老头,竟然像两个壮汉一样叫起阵来了。

    火药猎枪的射程,一般在30米到50米左右,也就是说,就是张老汉朝戈把式开一枪,一般情况下也伤不着戈把式的身体。

    但是。装了整整六小勺火药,谁知道这射程会不会延长个十米二十米呢。

    张老汉的长杆猎枪长达三米。那黑洞洞的枪口冲戈把式瞄着,按说这也够威慑的了。

    然而。戈把式是谁啊,当年只身大战四个鬼子八个汉奸,都不带眨眼的,何况你一杆破猎枪!

    吓唬谁呢!当我是小孩子不成!

    “嗄!”戈把式抬手又是一鞭,这一鞭玩了个花样,长达三米多的鞭身在空中划了个“王”字,而两米多长的鞭条在空中打了个“八”字。

    这就是骂张老汉是王八。

    还不仅仅如此。

    鞭稍响处,把戈把式身旁不远的一棵大树叉上的鸟窝抽了下来。

    这个鸟窝里有一窝鸟蛋,戈把式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恰好组成了“五八蛋”三个字的意味。

    而在鸟蛋下落之际,戈把式紧接着又甩出一个轻鞭,只听“哗”地一声,十几个鸟蛋应声而破,在空中划出道道蛋青和蛋黄。

    这后面动作表达的意思是,姓张的,你快给我滚蛋!

    戈把式的意思表达,清清楚楚,深知洞里的张老汉当然再清楚不过,这一下子,瞬间激怒了张老汉,手中扳击一扣,“嗵”地一声,猎枪响了!

    老人做事,向来留点余地,张老汉在扣动扳击的同时,托住枪身的左手,微微一抬,枪口便抬高了一个角度,他也怕出意外伤着戈把式啊,吓吓戈把式可以,但不能真伤了戈把式啊。

    而且,张老汉在抬高枪身的一瞬间,眼睛瞄见了刚才被戈把式一个响鞭惊飞的那十几只麻雀。

    受到惊吓的这十几只麻雀,从刚才戈把式鞭打过的树上,飞落到离张老汉这儿大约十来米远的另一棵大树上。

    扣动扳击前的一瞬间里,张老汉的枪口,快速地从戈把式身上移开,指向麻雀落下来的那棵大树。

    刚刚落到大树上的这十几只麻雀,惊魂未定之际,哪里想到,逃过一劫,大难又到,成片的铁砂,呼啸着向它们飞来。

    扇面形的铁砂,把这十几只麻雀全打了下来,被打死的麻雀,夹裹着羽毛和树叶,纷纷扬扬的向地上落下来。

    张老汉这是一个反击:姓戈的,你叫我滚蛋,我就打掉你的麻雀!

    男人之间,麻雀,有着特别的指向,就是裤裆里的那个东西。

    再说戈家大院里,一众人等,眼见着戈把式掂着九龙鞭出了院门,在外面嗄嗄地甩起鞭子,同时传来一声声枪响,一个个愣了一下,便纷纷起身,向院子外面跑来,担心戈把式出事。

    戈兰兰跑在最前面,其他人呼拉拉地跟在后头,一家人等,大多数出了院子。

    只有金童和老寿星没有动身。

    金童知道,这是张老汉和戈把式较阵,自己处在一个微妙的位置上,不好干预他们,因此没有贸然跑出去。

    不过,金童便拿眼看看也不动身的老寿星,却见戈老寿星根本就没有变色,仍然面容如水地端坐在原位上,端起他的清代宫用小紫茶壶,慢慢地啜着茶水。

    金童也就没有动弹,慢慢地掏出一只水晶蝎子,缓缓地在手里把玩着,对着老寿星笑道:“张大叔和戈爷爷真是老当益壮啊,他们像年轻人一样,谁也不服谁,呵呵。”

    老寿星不能开口说话,不能用语言回答金童的话,便微笑着点头。

    接着,老眼睛盯着金童手中的水晶蝎子,看了一阵子,然后,慢慢地放下手中的小茶壶,缓缓地端起面前的酒杯,对金童示意,继续喝酒。

    金童端起杯来,轻轻喝了一口,又把酒杯放下,外面两个老头正在对阵,自己岂能放开大喝?

    再说院子外面。

    张老汉和戈把式之争,已经弄得全村鸡飞狗跳了。

    最先反应的,是村里的狗。

    狗这东西,其实并不是听到动静立刻就大叫的,它们凭着自己的灵性,要支起耳朵,先听听动静,觉得声音确实不正常了,才开始大叫。

    戈把式家养有一只大黄狗,身躯大小和金童的杂毛猴差不多,而张老汉家养有一只大黑狗,也是腿长身壮。

    就是这两只狗,最先作出了反应,它们见自己的主人对阵,便相继飞跑过来,它们本来是想冲着人去的,但是它们相互打了个照面之后,便不再冲人狂吠,而是相互示威,接着,两只狗就打将起来。

    二狗相战,激烈异常。

    而村里的村霸王二子家,也养有一只大黑狗,那是村上最大的一只狗,那狗听到这边如此热闹,也从家里跑出来。

    它一直冲到张家黄狗和戈家黑狗打架的旁边,先是蹲在一边观战,后来,它见戈家大黑狗略占上风,便来帮大黄狗的忙,于是,三只狗混战在了一起。

    联盟指挥部里的杂毛猴、黄黄和鹰王,都是动物界的优秀分子,村里的战事一来,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它们一到现场,见三只狗混战在一起,便也纷纷参与进来了。

    它们前来战场之后,也是先观战,接着就打抱不平,各自帮它想帮的一方。

    杂毛猴和黄黄倒是不怎么显眼,而显眼的是身躯巨大的鹰王,翼展百米以上,纵长六十米以上,这么大一个家伙,飞起来,便是遮天大物,一下子营造了浓重的战场气氛。

    不过,鹰王显然更有教养,它只是在空中盘旋观战,并不贸然下来参战。

    连动物界都被惊动了,村民们当然全被惊动了。

    男女老少,纷纷跑出家门,前来现场,看看是怎么回事。

    人们到现场一看,竟然是村里德高望重的戈把式和张老汉,一个持枪,一个持鞭,相隔大约五十来米,正在叫阵,两人就差拨马过去厮杀了。

    村里的寡妇张小花,一看是村里除了戈老寿星之外最老的两位老人相互干上了,觉得哭笑不得。

    张小花与两人关系都不错,于是便想拉架。

    她先跑到戈把式这儿,问是怎么回事,戈把式气哼哼地道:“你去问他!”

    寡妇张小花又跑到张老汉这儿,问是怎么回事,张老汉也气哼哼地道:“你去问他!”

    这样子,便弄得寡妇张小花这个女半仙,一会儿跑向这边,一会儿跑向那边,简直跑晕了头。

    妖人王村长,今天出村去了妖族基地,回来时,远远地,听到鞭子声和枪声,知道这声音是戈把式和王老汉的鞭子和猎枪发出来的,便想到他们两位老人相互较阵,肯定是是村里出了什么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