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然而戈兰兰一双手非常有力,把王凌的头按得太死了,他的头根本就抬不起来发。

    王凌头部难受,身体其他部位便下意识地乱挣扎,看上去像是一只被按住头部的狗,四肢不停地刨地,把身下的烂泥刨了一个大坑。

    戈兰兰虽然此时对王凌恨急,却也怕把王凌憋死了,她按住王凌的头部持续了大约三十来秒钟,手便松开一些。

    戈兰兰的手一松,王凌便得以抬起来脸上,仰着一张烂泥脸,终于开始求饶了,道:“戈兰兰……你……先放开我,有话好说,你把我弄成这个样子,让大人们看见了,多不好……”

    “切,让大人看见了不好?有什么不好?王凌,你还知道要脸?”戈兰兰怒气未消,质问道,“你说!王凌,你是不是想找死?!”

    王凌拼命地摇头。

    “王凌,你真的不想找死?那你喊我三声姑奶奶,否则,我就再把你的脑袋按进烂泥里!活活憋死你!”戈兰兰当然不想把王凌整死,只想把王凌整怕了,让王凌今后别再想歪的了。

    “姑奶奶……”王凌当真对戈兰兰叫了声姑奶奶,声音怪异。

    他这种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哎!……”戈兰兰答应一声,接着,得意地哈哈大笑来:“哈哈哈哈!!”

    戈兰兰一边笑着,一边就放开了王凌的脑袋。

    戈兰兰哪知道,王凌一获得自由,立刻就变了态度,用极其下流的语调道:“哈哈!戈兰兰,你可能不知道吧。刚才你骑在我的身上,那可是……哎哟,真舒服啊。戈兰兰,你的小屁屁。可真温热啊,嗯,还这么柔软,像是刚出锅的大馒头……舒服啊……舒服……”

    王凌干脆闭上眼睛,享受着这“良辰美景”。

    戈兰兰本以为王凌已经被自己制服了,哪里想到这才几十秒时间,王凌又一副流氓相,竟然用语言来调戏自己!

    戈兰兰又一下子脸色涨红了。又羞又气,不由分说,两拳并用,朝王凌的脸上、耳朵上、嘴上,一通猛擂。

    这个平原小村的兰兰头,少不了干农活,戈兰兰又是个疯丫头,当了金童的徒弟之后,身体又发生了变异,拳头的力道像小锤子。接连十几拳下去,王凌便鼻青脸肿了。

    “哎哟,戈兰兰。你真下死手打我啊,哎哟……”王凌疼痛难忍,嚎叫着,哪里还有享受的感觉,眼冒金星,嘴巴流血,痛苦不堪。

    “再叫我一声姑奶奶!快叫!不叫就打死你!”戈兰兰晃着小拳头,威胁着王凌。

    “姑奶奶……”王凌无奈,只得又叫了一声姑奶奶。这一次。声音已经和刚才不一样了,明显有了怕意。

    戈兰兰这才把拳头停下来。看着倒在地上像癞皮狗似的王凌,又朝他屁股上踢了一脚。

    “戈兰兰。你这是在干什么呀?”一个声音深厚得像男孩子似的嗓音传来。

    戈兰兰回头一看,哇,竟然是村里给起了个外号叫作大洋马的张建华来了。

    张建华本来就是一个女民兵,现在身高八米多,体重接近三百斤,村里的男孩子几乎没人敢惹她。

    但是,偏偏这个不知好歹的王凌,平时却像纠缠戈兰兰一样,常和张建华耍无赖,动不动就叫张建华为大个子老婆,还乘张建华不注意,从张建华高高的胯下钻过去。

    早在张建华身体发生变异之前,王凌曾对村里的男孩子们夸口说,张建华是他的大老婆,戈兰兰是他的二老婆,还说他已经和张建华怎么怎么着了。

    这话传到了张建华的耳朵里,张建华便恨恨地道:“好吧,你小小的王凌竟也叫姐姐我老婆,看我这个老婆怎么管教你!”

    “建华姐,你来了,正好,王凌他,他竟然对我使阴绊子,你看,他把我的胳膊肘都摔伤了,鼻子也擦掉了一块皮。”

    戈兰兰知道张建华和王凌也是对头,便向张建华告状。

    王凌赖在地上,高声冲张建华喊道:“哪里是我欺负戈兰兰,分明是她欺负我嘛,你看刚才她骑在我的后背上打我,还把我的脑袋按进烂泥里差点活活憋死,你是我的大老婆,你快给你老公报仇啊!”

    这张建华最容不得王凌喊她为老婆,特别是当着别人面的时候,此刻王凌这么一喊,张建华心中的气便不打一处来。

    张建华向王凌跟前跨去一步,居高临下地道:“是吗,王凌,是戈兰兰欺负你吗?我看看她把你哪儿打坏了?”

    王凌还真以为是张建华真的要来帮他,心里正美着呢,冷不防张建华两只大手一伸,像抓只小鸭子似地把王凌抓将起来。

    现在的张建华,平日里举几百斤的石夯都不在话下,何况举一个百十来斤重的人。

    张建华一下就把王凌举向半空,王凌在空中四肢乱伸,拼命挣扎,嘴里大叫着:“我的大老婆啊,你这是做什么啊,快快把我放下来啊!”

    “过去你叫我老婆,我都气不打一处来,现在看你还敢叫我老婆!王凌,今天我要让你知道,无论你叫戈兰兰老婆,还是叫我老婆,都要付出代价的,你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流氓东西!”

    张建华别看长得高高大大,却生有一张极漂亮的脸蛋,现在村里的人便说她是真正的“大”美女。

    特别是,张建华在这个该死的王凌面前,真称得上是赖蛤蟆面前的“天鹅”了。

    随着一声大吼,张建华两手一甩,把王凌掷向七八米远的地方,“哗”地一声,王凌被扔在大湾坑里了。

    这是王凌今天第二次洗冷水澡了。

    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样,上午那一次,王凌被扔进浅水里,而这一次,王凌被扔进深水里。

    王凌一下沉入几米深的水下,接连呛了几口水,连小鱼也吞进了肚子子里。

    仗着他会游水,在水里挣扎几下,便浮出水面,声嘶力竭地对着岸上的张建华和戈兰兰骂道:“张建华,戈兰兰,你们两个就欺负你的老公吧,等到大花轿把你俩抬到我家的时候,看我不c死你们俩!”

    王凌虽然只有十几岁,却是一个典型的聪明赖子,此刻把这种最难听的粗话都骂出来了。

    本来想住手的张建华和戈兰兰,又怒气再生,两人在岸上找来土块,一块接一块地向水里投掷,王凌没头没脸地挨了几块,被打得不知天地在哪里。

    张建华和戈兰兰越打越来劲,憋足了劲要把王凌打服,直打得王凌像一只落水狗。

    王凌被打得无奈,王凌却又不知如何回击。

    王凌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来一招更损的,在水中把衣服全脱光了,光着身子向岸上扑来,嘴里还大叫道:“来,今天我就把你们给c了!”

    张建华和戈兰兰虽然都是姑娘,然而哪里怕一个半大小子光着身子向自己扑来,于是两人一边高声骂着流氓,一边向水里更加猛烈地投掷石块和砖头。

    王凌无法招架,赶紧爬上岸来,抱着脑袋,向村里方向跑掉了。

    ……………………………………………………………

    第二天上午,在联盟院子里长了半米高的茄子地旁边,金童对秀枝道:“秀枝,告诉联盟炊事班,中午不用给我准备饭了,戈兰兰家要请我去吃大饼。”

    “哦……”秀枝听了,并不太高兴,她可不愿意让金童到别人家去吃饭,她宁愿亲手给金童做饭吃,再忙再累也心甘。

    前天张建华家请金童去吃饺子,秀枝就觉得郁闷不已。

    “那……你就去呗,不过呢,那个戈兰兰,人不大,心气倒是不小,你可要当心上了她的当。”秀枝道。

    金童看看秀枝的眼色,便知她此时的心态如何,便道:“其实啊,不是戈兰兰请我吃饭,这是戈把式的主意,戈把式说要请我去他家吃大饼。”

    金童知道秀枝一百个不想让他去戈兰兰家去吃饭,而不愿意的原因是在戈兰兰的身上,所以金童便突出了戈把式。

    即便这样,秀枝听了,脸色上也是有些不悦。

    不过秀枝是个老实厚道的女孩子,心想金童愿意去吃大饼,就让他去吃吧,于是对着金童点点头,然后,脸就转了个方向,看向北边的大运河。

    金童知道,秀枝很不乐意他去戈兰兰家吃饭,是怕戈兰兰争了他的宠,想了一下,道:“秀枝,要不这样,你和我一起去戈兰兰家吃大饼吧。”

    秀枝听了,一愣,半天不语,当秀枝的圆脸从看向大运河的方向转回金童的脸上时,声音低低地道:“金童,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不就是一顿饭吗,反正一张大饼,也吃不晕你!”

    金童突然意识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秀枝已经不叫他金童仙人,而直接叫他金童了。

    金童一笑,故意逗秀枝道:“大饼是吃不晕我,不过,一般情况下,是要喝酒的。这一喝酒……”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