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金童化作妖人模样进村时,一般都是在王秀枝家吃饭的。

    “嗯,好的,这就去。”金童明白,秀枝是不想让戈兰兰和自己太过亲近,否则秀枝心理上不舒服。

    不过,金童却没有马上离开戈兰兰,因为他的右胳膊继续让戈兰兰挽着。

    大大咧咧的戈兰兰不管秀枝高兴不高兴,竟然变本加厉,两手抱着金童的胳膊摇来摇去,道:“师父,这次你到我家吃饭,一定会有一个非常大的惊喜。”

    “是吗?”金童看着戈兰兰天真无邪的漂亮脸蛋,道:“你家是这个村上的大户,是不是要请我吃山珍海味啊!”

    金童想,看来这一次戈家是作了充分准备的,你看戈兰兰说得多么胸有成竹。

    “山珍海味?”戈兰兰道:“师父,你不是喜欢吃大饼吗,我家养的那群鸡,这些天下了不少的蛋,都是新鲜的,个头大得很呀,有的还是双黄蛋!请你吃我家烙的万层大饼卷鸡蛋,你肯定是很爱吃的。”

    “嗯,喜欢。我当然喜欢了。好的,戈兰兰,我一定去吃你家的大饼,什么时候去啊。”当着秀枝的面,金童有点应付戈兰兰了。

    “就是明天中午,我妈妈说,中午吃大饼,好消化,我妈妈还说,要是晚上吃,大饼不好消化,会伤胃。所以明天中午给你烙大饼吃。”戈兰兰道。

    “好的,兰兰,回去先替我谢谢你老爷爷、你爷爷、你妈妈他们。”

    那边秀枝见戈兰兰纠缠着金童没完没了,老大不高兴了,干脆直接下逐客令,嚷道:“戈兰兰。你看看天上的太阳,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家吃饭!”

    “秀枝姐~~”戈兰兰娇声娇气地道。“你就让我和我师父大哥在一起多呆一会儿嘛!”

    “你师父大哥?……”秀枝狠狠地瞪了戈兰兰一眼,用质疑的语气冲戈兰兰道。“戈兰兰,你既然认了师父,怎么没大没小的?我怎么觉得你不知道规矩呀!”

    “哈哈,我是戈皮皮,我不再叫他大哥哥了,改叫师父了,这不就是守规矩了吗。哈哈,秀枝姐。我跟着他学些本事,你难道不为我高兴吗?”

    戈兰兰这时看到秀枝的脸上更加阴云密布,稍稍愣了一下,但紧接着道,“秀枝姐,知道不,村里好多人都想认他作师父,特别是张建华和王芳芳,做梦都想当他的徒弟。不过呢,他偏偏认我作了徒弟。嘻嘻。”

    此时戈兰兰还在抱着金童的胳膊,一边和秀枝说笑着,一边把金童的胳膊摇来摇去。

    要知道戈兰兰现在的身体长得已经不再完全像个小孩子了。身体上的一些部位倒像个十五六岁的姑娘了,鼓鼓的胸脯抵在了金童的胸前。

    特别是,戈兰兰长得太漂亮了,论漂亮程度,过去秀枝和戈兰兰还有得一拼,而现在,戈兰兰变得像个小仙女似的,秀枝自叹不如,而且。戈兰兰说话间,嘴里还一口一个“他”。秀枝就更不高兴了。

    “切!不过就是在菜地里认的师父?其中有些是开开玩笑的意思,戈兰兰你还当真了?戈兰兰你还真想当他的徒弟?!”秀枝道。

    接着。秀枝脸上一板,又冲戈兰兰道,“戈兰兰你不想想,认师父这事有那么容易的吗?他是谁呀,他是大能妖人!平民百姓,谁有资格当他的徒弟?连我现在都还不敢说自己是他的徒弟呢!”

    秀枝的话语里,明显地给戈兰兰暗示,在这个村上,在所有的年轻女性中,只有她和金童之间关系最亲密,要是当金童的徒弟,只有我秀枝最有资格,要是我秀枝当不了金童的徒弟,别人休想。

    “秀枝大姐,你说错了,他不是大能妖人,他是少年仙人金童,只不过出于需要,扮作少年妖人就是了。”戈兰兰眼睛一眨,道。

    “什么!”秀枝顿时目瞪口呆,眼睛不再看戈兰兰,而是看向金童,道,“你连真相都告诉戈兰兰了?!”

    金童笑道:“呵呵,不是我告诉的,是她自己发现的。”

    “越是人小鬼大!”秀枝的目光复又投向戈兰兰,道,“你倒学会探听别人的秘密了!”

    戈兰兰却是理直气壮地道:“他是我的师父呀,难道当徒弟的,就不应该象多了解师父的情况吗?”

    秀枝警告戈兰兰道:“戈兰兰,这事除了联盟的人,村里没人知道!你要是到处乱说,泄露了联盟的重大机密,联盟一定严肃处理你!”

    听着两个女孩子半笑半嗔地打嘴仗,金童面带微笑,默默不语。

    秀枝这样说话,金童当然懂得秀枝的心思。

    一个女孩子,在这样一个问题上强烈异常地排他,这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个女孩子最喜欢这个男人。

    “秀枝姐,你说得不对哎!光天化日,红口白牙,板上钉钉,怎么就是知道我会泄露了联盟的重大机密?”戈兰兰立刻反驳秀枝道,“秀枝姐,你要知道,凡人百姓之间可以开开玩笑,你是联盟的人,怎么好随便开玩笑呢!”戈兰兰有些不高兴地对秀枝道。

    秀枝道:“总而言之,你自己要有数,你认为是金童的徒弟,可是联盟指挥部的人,还有正式承认呢,而且,金童也不过是说说而已!”

    “说说而已?!”戈兰兰的脸蛋,一下子涨红了,气道,“秀枝姐,你别搞错了呀!我爷爷说过,世上最贵重的是什么,是金口玉言!什么叫金口玉言?秀枝姐你知道不,金口玉言,金口,就是过去的皇帝之口,这玉言呢,便是皇后说的话了,秀枝姐你想啊,一个大能妖人,难道不比皇帝和皇后厉害一百倍吗,妖人嘴里说的话,自然是金口中的金口了。”

    这番连珠炮似的话,是从一个十二岁的农村小女孩子嘴里说出来的?

    金童看看戈兰兰涨红的圆脸蛋,暗自吃惊,莫非,戈兰兰的身体变异的同时,智商也高了许多?

    刚才,秀枝暗示给戈兰兰,这个村里的年轻女人之中,只有她和金童之间关系最亲密,只有她有资格当金童的徒弟,而此时,戈兰兰一个绝地反击,巧妙地借皇帝和皇后之喻,把金童比作了皇帝,而把她自己比作了皇后!

    秀枝是个勤劳、善良和厚道的女孩子,论口舌,已经远远比不过身体和智商变异了的戈兰兰了,听了戈兰兰这番出人意料的说词,竟然一时气结,不知如何作答,整个脸蛋也都憋红了。

    金童处在两个女孩子斗嘴之间,而两个女孩子斗嘴的原因,就是争夺他的宠爱。

    作为男人,金童此时自然很是受用,然而,金童看到秀枝气得把脸都憋红了,又觉得于心不忍。

    无论是在秀枝家里,还是在联盟指挥部里,秀枝天天像照顾自己一样照顾金童的生活,,无微不至,周到体贴,把金童的生活整理得温温馨馨,把金童的衣食住行伺候得舒舒服服,有些方面,甚至超过了玉婉。

    这样一个关心自己的人,怎么能让她的心受伤呢?

    “好了,戈兰兰,你简直成了个辨论天才了,不过你在秀枝面前,可是个小妹妹啊!”金童对戈兰兰道,“今天就这样吧,我明天去你家吃饭,现在你回家吃饭吧!”

    金童不能不照顾秀枝的心理感受,便对戈兰兰下了逐客令。

    同时,金童用右手轻轻地在戈兰兰的胳膊上捏捏,暗示给戈兰兰不要再刺激秀枝大姐了。

    “好嘞!”戈兰兰已经达到了目的,又见金童给她暗中使了信号,这信号本身不就说明很多问题吗?

    戈兰兰心中很是自得,也就不再缠着金童了,不过戈兰兰走之前,又冲秀枝作了个鬼脸,道:“秀枝姐,你可要照顾好我师父哦,否则我这个徒弟可不答应哦!秀枝姐,你知道不,要是照顾不好我师父,搞得他身体不够强壮了,下次施法,他就没大劲头了,到时候我还要和他一起改造田野呢,那我可要费些劲了哦!”

    然后,戈兰兰一蹦三跳地出了院子,独自回家去了。

    戈兰兰,戈皮皮,她走之前这些话是告诉秀枝,什么我没有资格当金童的徒弟,我都和他同生死共患难了,我没资格谁有资格!

    你秀枝虽然天天照顾他,却没有我这种和他的独特经历,到底谁和他关系最亲近,现在还是个未知数呢!

    戈兰兰走后,秀枝来到金童的身边,替金童整整衣服,两只白白的手在金童的胸前衣服上拍了又拍,明显是想把戈兰兰的气息拍掉。

    “好了,秀枝大姐,衣服这儿没有尘土了。”金童明知秀枝心里想的是什么,却故意笑着道。

    金童看了一眼秀枝通红的脸蛋,又故意道,“秀枝大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风吹的啊?”

    第一次,秀枝在金童面前耍开了小脾气,嘴一撅,道:“什么风吹的啊,人家的心思,你一点也不懂得!”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