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在模糊的意识里,金童不知不觉地把手放到自己的下面,这个男人生下来似乎就有的本能地自然动作,似乎可以缓解那海潮般奔腾的火焰。

    如梦如幻之中,金童似乎听到屋门轻轻一响,好像有人进来了!

    这么晚了,是谁进入自己的卧室,难道是秀枝或者玉婉,不放心自己,怕自己喝多了出事,披星戴月地过来看看吗?

    金童扭头向门口看去,没有看到秀枝和玉婉,却见一个生有比魔鬼还魔鬼身材的女子,身着一袭金黄色的轻纱,妖姿盈盈,面带微笑,正向自己的床边走来。

    从身材看,金童断定这不是玉婉,也不是秀枝。

    金童定睛,向女子面部望去,啊?这不是小萌娃吗?!

    你个兔妖,怎么到我家里来了?

    不对啊,小萌娃只有四十来公分高啊,而眼前这女子,身高却在一米七以上。

    “你是谁?!”金童轻声问道,同时就想坐起身来。

    有人进来了,自然不好再躺着。

    “我就是我呀。”女子轻盈地来到了金童的床边,玉手一伸,轻轻按住金童的肩膀,“你不用起来,就这样躺着好了。”

    “你到底是谁,看你面相,你是小萌娃,可看你身材,你又不是她的身高……”

    金童忽然闻到了白天在小萌娃身上闻到的同样的奇香,又见此刻的小萌娃,更比白天的小萌娃美丽n倍,秀目流盼,如水温情,娇嫩的面庞,望之心动。

    “哈。小萌娃……谢谢你,金童,你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古怪的好名字。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拥有人类的名字。嘻嘻。”

    小萌娃的这番话,证实了她确实就是那个小萌娃,确实是那个兔妖,只不过她此刻换了一副身材而已。

    “小萌娃,这深更半夜的,你到我这里来作什么?”

    金童确认她就是小萌娃之后,心中猜测她来自己房间里的目的。

    “怎么,不欢迎我吗?”小萌娃面现微嗔。“要知道,你可是食我之肉,占我之皮的人啊,况且,我还替你喝了三杯妖蝎子酒呢!”

    “食你之肉……”这话使得金童一阵毛骨悚然,“这么说来,你真的非常计较啊。看来我的猜断没有错啊。哦对了,谢谢你替我喝那几杯妖蝎子酒,至于食你之肉,实在是个天大的误会。先前,谁又知道是你的肉……”

    这个话题,金童觉得难以说得顺畅。白天食其肉,夜里睹其颜,这是何等的情境!

    “觉得难为情是吧?呵呵,你大可不必这样,那肉身,本来就被我弃之度外了,你们把它吃掉,倒也省得它腐烂或者被蛆虫糟蹋了,”小萌娃声音如风地道。“其实肉身,通过人腹。却是一种幸运呢!”

    “却是一种幸运……”金童想起一种说法,人的肠胃。本来就是七七四十九道关,有的生物,想成精灵,修炼到一定份上,便借人腹来度关。

    肉身过了此关,原来的灵魂,便就成人形了。

    不过,这事摊到自己的身上,金童实在是不习惯。

    “你不光食我之肉,你还占有了我之皮呢!”小萌娃明眸如月,皓齿如玉,话语如风,一点也没有威胁之意,倒像是对金童聊家常。

    “你的皮……”

    小萌娃平静如水,金童却仍有些波动,“你的皮就在鹰王栖息的大屋里,靠近窗户的南面墙上挂着,你要是不舍得,就把它拿回去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要想取回我的前世之皮,还用得着来找你吗,那皮也是我弃之度外的东西了,就把它送给你好了,兴许在寒冬腊月,能为你挡些风寒。”

    小萌娃还是极其平静地道。

    “至于那张皮,我就不说声谢谢你了。”金童道,“受之以肉,当还之以皮,我把它拿回来,是打算有空替你好好炼制的,然后再还给你的,这也算是回谢你的肉呢!”

    “原来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小萌娃的眼睛脉脉含情,如水般看着金童,“不过,我深更半夜地到你这里来,不是来找你要回报的,你不要多想。”

    “可是,这深更半夜的,你一个年轻女妖,只身一人到我的房间里来,总有你的目的吧。”金童干脆直接问道。

    “我的目的?呵呵,你是个聪明人,这还用得着我说吗?”小萌娃的身体,又向金童的身体靠近些,金童闻到了更加迷人的奇香。

    金童感受到了一个异性妖女的火热情怀,明白这个兔妖,大概是因为喝了三杯蝎子酒,半夜发情了,按压不下了,所以来找自己行一夜之欢。

    然而,金童对这个兔妖,可是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再说了,她和自己隔着生物种类呢!再再说了,就是不隔着生物种类,自己也不能随便和人干那事!

    “小萌娃,我和你,只不过萍水相逢,一面之交而已,再说了,你又是……”金童后面的话不说了,这半句已经足够了。

    “你的意思,是你我之间,隔着生物种类,还没有搭起鹊桥吧?呵呵,难道你不觉得,你我之间,用不着那些麻烦程度吗?你别忘了,关键时刻,是你的仙力,帮我完成了化为人形的。”

    小萌娃说着,伸出一只小手,轻轻地放到金童的额头上。

    金童一个机灵,立刻感受到,兔妖的这只小手,是如此的经柔和诡异的柔软。

    “啊?金童仙人,你的额头,热得像火燎一样,难道你不知道,这是阳气过盛的缘故吗?而阳气过盛,不适当发泄,会积聚在体内,演变为燥邪的,正所谓盛极而衰,这对你的身体是非常不利的。”

    金童心下暗笑,分明这个兔妖,喝了三杯蝎子酒,深夜**爆发,却来给我上生理课,不过,金童确实觉得自己此刻处于非常燥热的状态,全身血液如火山一般奔腾!

    然而,想想这个美貌迷人的女子,原本是一只兔子妖,金童心理上又接受不了,于是下意识地把身子向床里面挪一点,想离开小萌娃一些。

    不过金童额头上的那只小手,还在轻轻地抚着,金童没有把这只小手拿开,一是不好做得过分,二是那只小手轻抚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金童仙人,你一定在想,我是一只妖兔子,不便与我亲近是吗?呵呵,亏你现在还被村民们称为大能妖人!亏你还是一个五级仙人!难道你不知道,你的祖先,不过就是在森林里爬树的猴子吗?难道猴子比兔子高贵吗?猴子里出了个孙大圣,而兔子里却出了个月亮仙子!谁又比谁低下呢?”

    小萌娃口齿伶俐,带有抢白地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坐在金童的身边,娇美的眼睛,烈烈地斜视着金童,

    “我的祖先是猴子……”金童顿时无语。

    小萌娃话语如风地,继续缓缓而言道:“其实呀,万物不在其形,而在其灵。就灵之本质而言,猴子也好,兔子也好,甚至蝎子也好,灵之本质都是一个自然属性的。”

    金童无语地听着。

    小萌娃继续道:“他们都需要衣食住行,都有七情六欲。而动物界为什么要修仙或者修妖呢,原因就是想享受和人类一样的生活!”

    金童想道:“你想今夜就过和人一样的生活,这可能吗?!”

    小萌娃继续道:“你以为我修妖得道是为了害人?不是的,我的目的,就是想过人类的生活,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故意撞上张老头的枪口的,你以为我是那么容易被一个老猎人打死的吗?那是我故意为之,故意借张老头之枪口,度我成人之最后一关而已!”

    小萌娃的这个说词,却是出乎金童的意外。

    小萌娃继续道:“你想过没有,我为什么要变得和张建华一个模样?因我只有和张建华在一起,才能和你在一起!”

    这兔妖,好口才!

    她在张家一言不发,那是装的,此刻说起话来,如春风轻拂碧潭一样流畅!

    金童更是没有想到,一个兔妖,竟然有着如此的见地!看来,这是一位修炼了好多年的兔妖。

    金童听得有些入迷,身体在床上换了个姿势,以便侧过身来,两眼更真切地望着小萌娃这个赏心悦目的白兔妖子。

    金童继续保持沉默,且听白兔妖子还要说些什么。

    小萌娃看着金童的眼睛,见金童为她所言而动,谈兴更浓,继续缓缓而言道:“实话实说,那天在戈兰兰家的菜地里,我借你的一指灵光,化地瓜为人形,当着全村人的面破土而出,这时候并没有太注意到你,而今天一起吃饭,我忽然发现,你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金童道:“独特的吸引力?这么说,是我吸引你了?啊,我的天啊,千万别……”

    兔仙道:“你是一个非常讨女孩子喜欢的人哦,正因为如此,我才替你喝了三杯蝎子酒。你可能不知道吧,要是你把这三杯蝎子酒都喝进肚里,你就是不吐血而亡,也要变成一个疯子。”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