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嗯,外乡妖人,你若是看得上这葫芦酒,等会儿你就带走吧,不过,我打的白酒,不如你带给我的那种酒好啊,我这是本地普通白酒的味道,你将就着喝吧,”张老头道,“外乡妖人,今天这顿饭,可这是我们全家人的一点心意啊,来,再吃点饺子吧。”

    饺子就酒,越喝越有。说的就是农村人一种自得其乐的享受。

    然而,金童却不想再吃小萌娃原体之肉包的饺子了。

    “来,妖人,你来喝口汤。原汤化原食,喝了饺子汤,你吃多少饺子,也不会撑着。”张建华的妈妈,又给金童盛来了一碗饺子汤。

    农舍,亲情,饺子,烈酒,热汤,还有小萌娃长得俊俏的小脸蛋,以及那幸福的笑靥,而且旁边的小萌娃,悠悠地散发着奇香……今天的美好感觉,金童真是刻骨铭心了。

    金童离开张家时,张建华主动把那半葫芦蝎子酒,给金童带上,金童想想,这是张家的一葫芦非凡之物,自己要了,是不是有点过分。

    这时候,张老头和张建华妈也非要让金童带上,张老头还道:“外乡妖人,带上吧,这也是我女儿建华的一点心意,算是孝敬师父的吧。”

    金童自然听到了张老头那个“孝敬师父”四个字,心下便明白张老头的用意。

    金童看一眼张建华,心想戈兰兰做了自己的徒弟,那是一个偶然,而张建华,早就是联盟的人了,即便不公开拜师,金童也有责任教张建华修炼仙术。

    张建华要真的成了一个热衷于修仙的人,不谛是一件快事。

    只是孙天师已经做了张建华的师父。正在教张建华修炼仙术。自己还要教她什么呢?

    此事,以后再说吧。

    金童低头看着怀中抱着的大葫芦,感觉抱的不是一葫芦酒,而是那个性格怪异的七蝎女!

    金童心里道,好吧,我要把这一葫芦蝎子酒,连同七蝎女。带到指挥部去,说不定会有大奇迹呢。

    张老头一家送金童出了院子,金童回头致谢时。竟然看到,小萌娃。也在向他招手致意。

    此刻的金童,飘飘然,晕晕然,真有醉仙的感觉了。

    金童走了几步,又一回头,又看到跟在戈兰兰身后的小萌娃,心中忽然一动。对张建华道:“张建华。刚才你爸爸说到那只野兔子时,说它有一张皮自动脱落下来。那张皮还在不?”

    那边门口的张老头听到了,抢在张建华之前,道:“在,在啊!当然在啊!我这一辈子,打了不知多少野兔子,可从来没见过么好的兔皮……”

    张老头说到这里,突然醒悟,明白了金童的心思,道,“外乡妖人,你等一下!”

    只见张老头脚步轻灵地回到院子里,走向他家存放生活用品的小偏房里,很快拎出一个兔子皮来,出了院子大门,走到金童跟前,道:“这张兔子皮,也送给你吧,你加工一下,然后可以做一个兔皮围脖,冬天使用,可暖和呢。”

    金童接过兔子皮,只见这只兔子皮实在是不一般,毛色不是土黄,而是金黄,金黄的毛又长又密,油亮油亮,用手一摸,光滑细腻,手感极佳。

    金童心下便知,这张兔精之皮,绝非凡物。

    自然了,金童此时,醉翁之意不在皮,他一边欣赏着兔皮,一边向张老头道着谢,一边却拿眼去瞄张建华身边的小萌娃。

    呵呵,小萌娃,今天我无意之中食你之肉,心中滋味,无法形容,这是你原来的皮,我要拿回去,替你好好炼制,以后再还给你,也算是食你之肉的补尝吧!

    小萌娃早已看到了这一切,却将小脸扭向一边,一脸的天真无邪,以小孩子的天真样子,看着院西边大榆树上的一群麻雀,似乎对金童的言谈举止,全然是无动于衷。

    然而,金童却从她的嘴角上,看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小小的怪笑。

    张家只知道家里来了个小萌娃,认识到这是一个幸运之娃,却不知道,她是一个小兔妖。

    而张家送给金童的一葫芦蝎子酒,张家只以为是毒性极大的酒,却不知道,里面游荡的是一只暗藏杀机的蝎子妖。

    凡间的人,就是这样,往往不了解事物的全部真相,却是盲目的热衷于这个事物。

    金童不可能把这些真相告诉张家,若是把真相告诉了张家,对张家也好,对小萌娃也好,对金童自己也好,都不会有好处。

    再说了,小萌娃和七蝎女的本性如何,目前都是金童根据各种迹象的初步猜断,这种猜断,还有待于进一步证实。

    这些秘密,只能是隐藏在金童的心里了。

    金童回到联盟大院,进入虚掩着的院门,这时候,竟然已是深夜了。

    院子里静悄悄地,就连三个宠物也各就各位睡着了,并不理睬他回家。

    因为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在这时辰,没有特殊情况,动物一般是保持安静的。

    金童步入自己住的屋内,屋里自然也是安安静静的,不知是秀枝还是玉婉,已把床铺给他铺好了,洗脚水也给他打好了,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杯沏好的清茶。

    金童在屋里到处看看,随手把手里提的大酒葫芦,挂到靠近门后比较隐蔽的墙上。

    然后,金童对着这个非凡的酒葫芦看了好一阵子,想了一下,觉得挂在这儿不太好,因为那里面有个女蝎子精,说不定她会闹事,让自己睡觉总是不踏实。

    而这玩艺又不能放到外面去,因为外面风吹日晒雨淋,会把葫芦腐蚀坏,葫芦一坏,少了镇邪之功,蝎子妖就会跑出来了,天知道七蝎女跑出来之后,会在联盟闹出什么事端来。

    金童思考一下,决定还是把它挂到特意给万年鹰王建造的那个特大房子里去吧。

    金童相信,以万年鹰王的法力,应该超过七蝎女,就算是七蝎女意外地跑出来,也会被万年鹰王镇住。

    金童来到大房子里,拉开灯,见北面墙上挂有镇慑鹰王的两把巨剑,便把葫芦挂到两把巨剑之间。

    金童觉得,这两把巨剑,对蝎子妖也是有着镇压作用的。

    挂好之后,金童站在地上,启动透视能力,望向大酒葫芦内部。

    只见那只七蝎女像是已经睡觉了一般,不知为什么,它不再瞎折腾了,静静的浮在酒液之上。

    “呵呵,你就装睡吧,你好好呆在里面吧,等我除尽村里的妖气时,再把你放出来。”金童用心语对蝎子精道。

    金童不想过早地研究蝎子酒和七蝎女,现在事情太多,七蝎女出来,一通闹腾,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故来。

    此刻,金童的左胳膊上,还搭着那张兔皮,金童先想把它也收在储物袋里,然而用手一摸,它不太干,潮乎乎的,于是变了主意,也把它挂到大房子里。

    不过,金童没有把兔子皮挂到靠近酒葫芦的墙上,而是挂到靠近窗户的南面墙上,这里通风,且有太阳光线,利于兔皮风干。

    这张兔皮可要保存好了,炼制出来之后,谁知道它将来会有什么特别的用处。

    金童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揭开床头柜上那杯茶的盖子,这茶里只剩下丝丝热气了。

    看来,这茶泡得有点时间了,金童低头看看窗外的月亮,计算下时间,原来已经到了深夜11点多了。

    在张家这顿饭,竟然从中午吃到深夜,时间也真是够长的了,这都是因为那蝎子酒的缘故吧。

    金童虽然实际上只喝了一杯蝎子酒,可从那幻觉消失到现在,身上也和往日不同,一直觉得身上飘飘欲仙,身上还有着莫名其妙的能量在涌动。

    金童便知道,这蝎子酒的能量虽然被五行之力炼化了,可它没有真正消失,而是转化为另一种物质,这种物质正在自己的身体里,发生着潜移默化的神奇作用。

    金童端起茶杯,抿一小口茶,觉得这茶基本上已经凉了,他听养生专家说过,酒后,最忌喝冷茶。

    便从旁边的桌上拿起暖水瓶,给茶杯里加些热水,趁热喝了一口茶。

    然后坐在床沿上,脱去鞋袜,又拿起暖水瓶,往洗脚水里加些热水,放下暖水瓶,把脚放在温热的洗脚水里。

    金童顿觉浑身舒服,一边泡着脚,一边慢慢地喝着茶,悠然自得。

    泡完了脚,金童把衣服脱了,钻入被子睡觉。

    这一下午和一晚上的喝酒,说话,此刻金童颇有些困意,然而又有一种奇特的感觉在身上涌动,有困意却睡不着,这真是一种特别的处境。

    金童为了早些入睡,竭力压下那种影响睡眠的涌动,入静再入静,终于迷迷糊糊地进入到梦乡之中了。

    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又进入幻觉?

    金童突然觉得,浑身热流奔腾,特别是小肚子那儿,简直像是一团火在燃烧!

    恍恍惚惚地,金童想起白天张老头说的话,说戈把式喝了蝎子酒之后,老大的年纪,竟然变得像个年轻人似的,酒后化春,和老伴行那床弟之事如一只老虎一般。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