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外乡妖人你快坐,快坐,我家乱糟糟的,比不上秀枝家会收拾屋子,你可别嫌弃啊。”

    张建华的妈手里继续用勺子趟饺子,一张大白脸抬起来,高高兴兴、亲亲热热地说道。

    “哎,大婶你的屋子也很干净啊。”金童又是一句客套话语。

    嘴里说着客套话语,身子却坐在了张建华给她摆正的木椅子上了。

    这时候,饺子锅不用烧火了,张老头笑呵呵地进屋,坐在了金童身边不远的另一把木椅子上。

    “外乡妖人,你前天看过我家那块三亩地,今天上午又看过我家门口的两畦地了,你说,我家的菜地,会长成个什么样子?”张老头关心的还是这个事。

    在他看来,种子是外乡妖人给的,外乡妖人应该知道庄稼长成个什么样。

    曾经,在张老头眼里,正宗的妖人,是个不食人间烟的妖人,可自从金童一次次地和村民喝酒吃饭之后,张老头已经对金童刮目相看了。

    现在,在他的眼里,这个少年不光是个妖人,还是个平易近人的凡人。

    听了张老汉的问话,金童答道:“我仔细看过了,你们家的菜,根茎又粗又壮。从根茎来看,比我在试验田里种得那些茄子和西红柿什么的长得还要壮,所以我想,肯定比一般的蔬菜要长得高大,不是说苗大果不亏吗,看来会有个好收成。”

    “你说的是真的?这位外乡妖人,咱说真事的,我就怕我种的菜比别人家长得差啊,所以下种子之前,把地翻了一遍又一遍。”张老头又道。

    “你们家种地,那是没说的啊。”金童又是一句客套。

    不过这也是大实话。他知道,张老头用火枪打猎不错,论种地水平。也是不一般的。

    人说一心不能二用啊,可是张老头整天扛着长筒猎枪满地里跑。那用在种地上的精力,自然就少了些,可为什么地还种得这么好呢。

    “这位妖人啊,你就别夸他了,我老公打兔子还行,论种地,比王老头差远了。甚至连戈把式也赶不上。”张建华的妈妈在外屋一边捞饺子,一边道。

    张建华一家。目前除了老两口,就是张建华兄妹了,张家的大儿子到外面打工去了,常年不回来。张老头虽然年事渐高,却也是这个家中的顶梁柱。

    “建华妈,你少提那个姓王的老头子和姓戈的老头子好不?”张老头眼睛一瞪,嘴朝着外屋,大声冲了张建华妈一句。

    “我是说真话啊,那俩老头哪儿得罪你了?好像人家该你一万吊钱似的,只要一提人家。你就像个火枪筒子。”

    看来,张建华的妈妈还不知道,张老头和戈老头、王老头王芳芳的爸爸。为争夺金童这个外乡妖人的宠,正在暗中较劲呢。

    而张建华妈却觉得,人家戈家菜地时长出来的小萌娃,却让张家得了,应该感激戈家才对。

    张老头却不这样想,他认为,小萌娃来家,一是张家自身的造化,二是张建华这孩子有福分。为什么小萌娃长得不像戈兰兰,却像张建华?

    张老头认为。这是上天的旨意,上天给的东西。如果你不要,上天会非常不高兴,会加倍收回你的东西。

    其实张老头和戈老头之争,最主要的焦点,还不在小萌娃身上,而是在戈兰兰和张建华与金童的关系上。

    张老头想让他女儿拜外乡妖人为师,跟着外乡妖人学些功夫,而戈老头却抢了先,已经想她的女儿戈兰兰当了外乡妖人的徒弟。

    自然,张老头还不知道,张建华和王汉军,早就是联盟里的孙天师的徒弟了。

    比较起来,张家势力不如戈家的大,然而张老头又是个不服输的人,整天想着,等到了孙子或者孙女那一代,一定要超过村里的戈家和王家。

    前些日子,戈兰兰身体也发生变异了,变得像个小天使似的,村里人便看好了戈兰兰,说这个丫头将来必成大器,别看张建华成了女巨人,也比不过戈兰兰。

    张老头看在眼中,听在耳内,急在心上,却又无可奈何。因为戈兰兰变异之后,确实在长相和气质上超过了张建华。

    而张建华参加水下帝国征战之后,就成了女巨人,这也成了张家和戈家竞争的本钱。

    而且,就在这时,张家得了个小萌娃,又一下子改变了张建华的身心状态,张建华一天一个样,眼见着一身灵气,就要赶上了戈兰兰。

    张老头于是信心大增,把超越戈家的希望,从孙子辈提前到了女儿辈。

    张老头把出人头地的希望,寄托在了女儿张建华的身上。

    而要让张建华真正高过戈兰兰一头,最好的办法,那就是让张建华早日拜外乡妖人为师。

    这,就是张老头今天请金童来家吃饭的真正目的。

    不过,这个盘算,张老头并没有和张建华妈说起,怕女人嘴快,泄露了他的“天机”。

    不过,张老头听张建华的妈妈埋怨自己的话里,也有些道理,张老头也就不再多说了,在外乡妖人面前,多说了,就不好了。

    张老头转脸对金童道:“外乡妖人啊,你这一到咱们戴家庄,村子可是大变了样了,弄不好,镇上四乡八村的人们,也要知道戴家庄的这个巨大变化了,再传到县里,要是都知道这里有个大能妖人,那你可就要更忙了,咱说真事的,真要是那样的话,你可真成了全县的大福星了。”

    “咱说真事的”,是张老头的口头语。

    半是猎人半是老农的一个乡下人,最大的地盘,就是“县里”了。

    戴家庄这个小村所在的行政县,共有八乡六十四个村,数十万人口。

    目前,金童还只在戴家庄这一个村子里除妖气,其他那些地方,他还没来得及去考究。

    “张大叔你过奖了,我不就是弄了一些种子吗,论种地,其实我不行啊,还是要靠大伙呗。”金童这话,说得是真心话。

    “外乡妖人啊,你那妖力水……”张老头说了一半,又把话咽回去了。

    脸上出现那么一点农民式的小狡滑。

    金童猜出来了,张老头之所以这么看重自己,铁了心要让张建华靠近自己,当自己的徒弟,不光看中了自己的人品,更看中了自己的能耐,想从自己这里套点什么“妖人秘籍”过去,以便让日子过得比别人更好一些。

    其实,这一农民式的小狡滑,也无可厚非。

    “呵呵,那是我前一阵子睡大青石睡出的妖力水啊,这子太忙了,没有去睡大青石,这种妖力水,目前我可是没有啊。”金童随口说了一句。

    妖力水,那本来就是金童的一个谎言,到现在,两个大南瓜疯长的原因还没有破译,金童哪里敢许诺给张老头那么强大的妖力水。

    金童牢牢记着,村民们其实都处在妖族基地设的这个大局里,只是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这可是一级绝密,别说金童现在还是以妖人面目出现人,就是恢复了仙人面目,金童也不敢轻易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村民,因为那样会节外生枝。

    见金童嘴上有岗,张老头也不便多问了。

    他心里有数,只要让张建华和外乡妖人成为师徒关系,他的什么法术不对张建华说呢,到那时,他老头也自然什么都会知道了,说不定也学两手呢。

    和王汉军的父亲一枪杀共同打了半辈子猎的张老头,心眼像最狡滑的老狐狸一样,贼着呢,眼睛像猎枪的枪管一样,尖着呢,准星往哪里瞄,一瞄一个准。

    说话间,张建华和弟弟姐俩已经在里屋的木桌上摆好了碗筷。

    小萌娃竟然会砸蒜,已经把张建华的剥好的蒜瓣砸成了细细的大蒜泥。

    张建华把5套碗筷在桌上放得整整齐齐,把醋瓶子也放到了桌子上,每个碗里,倒了些醋。

    张建华倒完醋之后,又到外屋拿来一个香油瓶,里面有小半瓶香油,她往她父亲的碗里和金童的碗里各倒了些香油,然后就把香油瓶提回去了。

    处在闹妖事的偏远小村之中,村民们出村买东西不易,这香油可是很稀罕的东西,一般时候是舍不得吃的,好多人家,下面条时,不敢直接用油瓶子往锅里倒,而是拿一根筷子,伸到瓶子里,把筷子在油里蘸一下,抽出来,筷子往锅里一搅,锅里漂起几朵油花,就算吃了香油了。

    不用说,张建华不往其他人碗里倒香油,不是其他人不愿吃香油,而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张建华是和她妈学的,会过日子,舍不得吃香油,只是给她父亲和金童倒一点点。

    可见,在她的心怀里,金童已经和她父亲有着一样轻重位置的人了。

    如果金童不在她家吃饭,可能全家人都不会这样吃香油的,这是张建华特意给金童的一种待遇。

    金童便想,自己给村民们创造的生活用品,还是太单调了,比如这香油,就从没想到创造过,能不能用仙力种出芝麻树来,一棵树上结出几十斤芝麻,大幅度提高芝麻的产量?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