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还是先下手为强,把外乡妖人弄到自己家里去再说吧。

    金童看到张建华如此急切,心中便笑了,果然和自己刚才猜测的一样,张家不光是想让自己到她家里去吃顿饭,而是想和自己建立一个和其他村民不一样的关系。

    张建华的父亲早就说过,要让外乡妖人成为他家的常客。

    今天张建华来,实际上就是落实她父亲的盘算,老头子心知肚明,让张建华来请,比他亲自来请还要管用。

    一顿饭,表面看事不大,却是张家精心安排的百年大计。

    “嗯,现在我明白了,张建华,你这是早就预谋好了,要请我到你家去吃中午饭的。不过,张建华,到人家去吃饭,可是应该带些礼品的,我没什么准备呢!”

    金童觉得张建华虽然人高马大,却是童心洁洁,而且张建华大大方方亲密无间地紧紧地靠着自己走路,真得有一种清纯舒适的好感觉。

    张建华身上的田园丫头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气息和这个古朴的平原小村风景相交融,使得金童觉得无比的惬意了。

    “还准备什么礼品呀!”张建华无拘无束地紧紧地靠着金童的身体走路,一张大圆脸扬起,看着金童,道,“你能到我家去,我全家就高兴极了,还客气什么呀!”

    话虽这样说,可金童觉得还是要带些礼品的好,想起储物袋里可能还有好东西,意念一动,竟然调出两瓶水下帝国产的白酒来,在手里拎着走。

    这种白酒。是金童最后一次见到水下帝国的老州长时,老州长送给金童的没有勾兑的原浆酒,高达80度以上,比俗称“烧刀子”的燕京二锅头还要高20度,一般人是喝不了这种火一样烈的酒的。然而敢喝的人。便可品尝到那火辣的来自粮食的精华,其味韵美妙绝伦。

    那次,老州长送给金童十箱。每箱十二瓶。

    张建华忽见金童手里突然就提着两瓶酒,酒瓶的样子怪怪的,心下便想到,当个金童这样的仙人就是好,想来什么。就来什么,将来自己要是也当个这样的仙人就好了。

    快到张建华的家时,张建华抬头看看太阳,眼睛一眨,忽然道:“你看,还要过一会儿才到中午,要不你先到我家地里帮我家干点活。嗯,只干一小会儿,然后再跟我到我家里去。”

    张建华聪明得很,心想要是金童仙人在她家地里干活,还不在地里留下些神气。蔬菜肯定比戈兰兰家的蔬菜长得更好。

    戈兰兰当了金童的徒弟之后,牛逼起来了,处处觉得高人一头,而张建华有了小萌娃之后,心理优势大增,两人现在几乎打个平手。

    金童一听张建华的话,便明白了这个精明兰兰头的心思,心想张老头请他去,不光是要吃中午饭的,还要喝酒聊天,而且不知在吃饭时张老头要谈什么事。

    既然下午的时间就耗在饭桌上了,现在去干点活也好。

    金童冲张建华点点头,道:“好吧,张建华,我就帮你家干活去,那我干什么活呢?”

    “嗯,到了菜地再说。”张建华把金童引到她家在房前开的菜地里,站在地边上看看,眼球一转,道:“其实也没多少活了,再说又不能累着你,要不你就帮我家开开菜苗吧。”

    张建华想,金童的手要是挨上了蔬菜苗,仙气就沾到苗上了,说不定又长出个奇迹来。

    张老头正在那边兔子窝前伺候兔子,听到女儿和金童说话,便放下手中的活,过来了,对张建华道:“你这丫头,怎么好让外乡妖人给咱们家干活呢?外乡妖人天天给村里办事,多辛苦啊,你应该让妖人多到家里休息才是啊。”

    张建华调皮地对她父亲道:“不是我让妖人干活,是妖人说咱家的菜种得好,愿意帮咱家干活。”

    说着,张建华对着父亲眨眼,打了个女儿才有的鬼精灵眼色。

    她父亲便明白了,呵呵一笑,道:“好啊,既然是外乡妖人想帮咱家的忙,就让外乡妖人干吧,以后咱们好好感谢妖人便是。”

    金童和张建华一起干了一阵子活,才到十二点来钟的光景,张建华上前,两只巨大的手拉金童起来,悄悄地道:“金童仙人,是时候了,走,咱们回屋吧。”

    金童刚才间苗时,发现张家种的菜苗,根茎出奇地粗壮,比如西红柿的根茎,竟然粗得像是小树一样,便想到,这样的西红柿,过些日子可能要长很高,要真的长成西红柿树,那得结多少西红柿,要是全村的蔬菜都奇迹般地高产了,自己的第一步目标就达到了。

    这样一想,金童就干上瘾了,直到张建华把他拉起来,他才从沉思中醒来。

    “外乡妖人,你看我家种的菜还行吗?”张老头望着金童问道。

    虽然发问,其实老脸上已经显露出自得之意,张老头对自己种的菜,还是心中有数的,除了王汉军的父亲王老头和他有的一拼之外,村里人,又有谁家能比!

    上次在村西张家那一大片正规菜地里,金童就发现,张家的菜地种得就是好。

    而今天张建华叫他来她家,金童又见张家在院子内外新开的巴掌菜地里的蔬菜,也长势很好,便知张老头是个农村劳动能人,这老头既会打猎,又会种庄稼,还会养殖,而且家里的鸡鸭猪羊兔,六畜兴旺。

    “张大叔,你家的菜地种得很好啊。”金童由衷地道。

    听金童肯定自己的菜种得好,张老头很高兴,一个50多岁的老人,虚荣心早就淡去了,他得到金童的肯定而高兴,是因为这样他的目的可能就真的会达到了。

    一般老人,都世故得很,深知要得其人,先悦其心的道理。

    张老头从金童手中领到的种子中,有40粒白萝卜籽和40粒胡萝卜籽,张老头带着一家人,利用屋后就是湾边的便利条件,在湾边的底边上开出一块大约半分地,分作两个小畦,分别种上了白萝卜和胡萝卜。

    这两块小地,别看是开荒开出来的,其实肥得很。

    因为,大湾坑的边上,长有很多的树,每年都要落下一层层树叶,一些羊啊狗的,在这里拉下好多粪便,树叶和粪便混在一起,经雨水一淋,自然发酵,多年积累,使得土质变得黑黑的,肥沃极了,所以只要开荒出来,种下庄稼,长得比正规田地里还要好。

    当然,大湾坑边,是全村人共有的土地,是不许随便开荒种地的,而张建华家就不同了,她家房子就盖在湾边,院墙一直拉到湾坡腰上,在院墙边上种菜,等于是房前屋后,谁也不好说什么。

    要说张家大院,那可真是得天独厚啊。

    张建华家的房子,由于靠近湾边的高坡上,地势好,在这里居住上百年来,几次涝灾发大水,别人家淹得房倒屋塌,她家却安然无恙。

    所以人人都说,张家那个老祖宗,真是有眼光,当年和戈家的那位老祖宗一起从京都逃亡到这里占山为王时,当时谁也不敢要河边边上的这块宅地,一怕河岸上发洪水把宅子淹了,二怕战事一来,这个上山必经之地成了战场最前沿,惟独张家祖宗主动要了下来,没想到让他拣了个大便宜。

    自从建村之后,虽然战事常来,却由于这里离湾边近,地势虽高,战火反而烧不着他家。

    这还不算,由于他家离大水湾也很近,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你说怪不,在过去的年代,这里的粮食少得不够吃,大水湾里的鱼类,却没有人去打,每到夏天,大运河里发大水,这水不知是来自上游哪条河的的水,里面居然鲤鱼、草鱼、鲫鱼、鲶鱼和王八有的是,可就是没人打,就是打上来,鱼还有人吃掉,王八却没人吃!

    有人说太腥了,有人说王八是仙物,不能吃,谁吃了谁倒霉。

    确实,大湾坑里的王八,不是一般的王八,人若是吃了,家里会发生稀奇古怪的灾难。

    大湾坑之水,的确是丰盈得很。

    这里说个小插曲。

    前年,又是一个雨水大的年头,滔滔洪水,奔腾而下,把大湾坑灌满了。

    戈把式负责在大湾坑边上看水,他用钢丝做了两个鱼钩,把鱼钩用纳鞋底的白绳子拴在树棍上,然后把两棵拴了鱼钩的树棍固定在内堤的的小树上。

    夜里,戈把式睡在看水小屋里,听到水里一阵哗啦哗啦响,以为是来了浪头,就没往心里去,大清早起来,到放鱼钩的地方一看,好家伙,一棵拴鱼杆的小树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小树被拔起后造成的一个小坑坑,另一棵小树被拔出了根,眼看也要出离地面。

    戈把式赶紧把这个剩下的鱼杆一拽,一条30多斤的大草鱼,挣挣扎扎地被拖了上来。

    这条没能把小树拔走的鱼都30多斤,你想啊,那条已经把小树挣走了的鱼,要有多大!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