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金童听了,便明白张建华的小心思,故意道:“肯定是要带着秀枝、戈兰兰、王芳芳、王汉军去的吧,不过,我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思,谁愿意去,就带谁去。乐文值得您收藏。lw0。”

    “瞧你这话说的,谁不愿意和你一起去探险啊?你要是征求意见,全村30多个孩子,没一个不愿去的!那不成一个探险大队了,人太多了,也是麻烦。”张建华看着金童,道。

    “少年们不一定都想上去啊,人和人想得不一样,有人可能怕土窑太危险,怕上去让兔精们抓着摔到窑里摔死,所以不敢去呢。”金童道。

    金童看了张建华一眼,又故意道,“有几个像戈兰兰那么勇敢的人啊!”

    张建华一听,很好看的大嘴顿时啳起来了,道:“金童仙人,你为什么总是觉得戈兰兰勇敢啊,难道别人就一定比不过她吗?”

    金童看着张建华,笑道:“这要看实际行动啊,戈兰兰是一个小小少年啊,竟然敢和我一起探索大湾坑,敢和我一起去西南坟,敢和我一起钻最危险的坟洞,你能说她不勇敢吗?”

    金童开始瞎编了。

    张建华立刻道:“有这事吗,这么多的活动,你又没让我和你一起去啊,要是你让我跟你去了,未必就比戈兰兰差啊。我在水下帝国里的表现,你又不是不知道。”

    金童心想,水下帝国是水下帝国,环境不一样。

    不过,金童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因为他觉得,现在的张建华。确实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女民兵张建华了。

    “那好啊,张建华,到攀登土窑那天,我就让你和戈兰兰一起打头阵,到时候你可不要吓得尿裤子啊。”金童望着张建华几米长的大腿。道。

    “一言为定!”张建华立刻道。

    张建华心想。在水下帝国,张建华可谓出了风头,从此在人面前。总是觉得自己高人一头,下次去登土窑,一定要把这个风头搞得更大。

    “金童仙人,到时候你看吧,我比十个戈兰兰还要勇敢!”

    金童看着张建华坚定的目光。相信她这不是空话。道:“好的,我也希望,你比村里所有人都勇敢呢,女巨人就是女巨人啊!”

    张建华想了下,道:“到去土窑的时候,我还要把小萌娃带上。”

    “嗯?”金童对张建华这话感到意外,故意道。“张建华,小萌娃那么小,她怎么会爬几百米的高坡呢!”

    张建华瞅瞅四下,见附近没人,便俯身向金童凑近一点。放低声音道:“你是不知道,你别看小萌娃那么小,她可是灵活呢,她会蹦,她蹦一下,比我跳一下还要高还要远!有一次,她一下子就蹦到大树上去了!”

    金童一听,想起那天全村的人抓小萌娃,都没有抓得到,便明白,这个小萌娃,原本就不是一个凡物,要是把她带上,说不定到了危险的时候,会起相当的作用呢。

    这样想着,金童道:“好吧,张建华,到时候你就把小萌娃也带上吧,我再把杂毛猴、黄黄和鹰王也带上,这样,队伍就更壮大了,到了高高的大土窑上,遇到复杂情况也更好办些。”

    见金童仙人爽快地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张建华非常高兴,大大的眼睛一眨,又说道:“哎对了,金童仙人,我想起了一件事。”

    从张建华的嘴里时不时地蹦出金童仙人这么一个称呼,金童真怕被别人听见,自己的装相露了馅。

    叫仙人倒也罢了,还在仙人前面加个金童,金童听起来总是担心。

    不过张建华却叫顺了嘴了,她叫得很自然,金童一时又想不让张建华扫兴,也就随她叫去了。

    “什么事啊,张建华?”金童随口问道。

    “今天早晨我父亲说,你有空时,请你再到我家去一趟。”

    张建华说着,居高临下地向远处的自家院子望去,看到她父亲正在院子西边的小树林里,专心致志地捣鼓自家的兔子窝。

    金童一听,心想戈把式亲口邀请过我多次,要我到他家去喝酒,今天早晨,又让他孙女戈兰兰来请我,怕是为了小萌娃的事吧。

    现在,张家大丫头张建华又发出邀请,恐怕张家不光是为了报答我,可能还有什么事吧。

    金童于是问张建华道:“张建华,几天前我不是去过你家,去给小萌娃起名字了吗,怎么今天又请我到你家去?你父亲没说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你家的种子不够种,想找我再要些种子,要是为这事的话,那就告诉你父亲,我现在手中没有种子了,真的。”

    “哎~~你想哪去了呀,我父亲请你去,不是找你要种子,而是,而是――反正你去了就知道了。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今天就到我家去好不?”

    见金童犹豫着,张建华上前一步,两只巨大的手,一下挽住了金童的胳膊。

    经过近一年的相处,张建华在金童跟前一点也不显得拘束了,

    “呵呵,张建华,那你得先告诉我,你父亲找我,到底有什事啊?”

    金童心想,张建华说她父亲不是为要种子请他去,可一个庄稼人,哪能不想着要南瓜种子那样神奇的种子啊,这可是全村的人都渴望的啊,再说她父亲又和戈把式较着劲呢。

    “我父亲和我妈妈嘱咐我,说请你去的时候,先不要告诉你有什么事,非要你到我家去看看再说。”张建华竟然玩开了小深沉,又道:“我家现在有个小萌娃呢,又聪明又漂亮,难道你就不想常去看看她?”

    看张建华的表情,金童明白了,今天张建华来,目的就是请自己到她家去的。

    金童本来想,这几天尽快把菜地弄利索,以便尽快探索大湾坑,然后抽时间去登上那座神秘的土窑,然后尽快再去西南坟寻杀万年鬼祖,然而此刻经不住张建华死缠硬磨,只好答应和张建华一起去她家。

    一边和张建华走着,金童远远看去,突然发现,张家大院和戈家大院,遥遥相对,竟然有着天然对恃的意思。

    戈家大院靠近大水湾边的西岸边,这个院子,是戈把式的父亲,在清末年代和张建华的爷爷一起来此占村为王时,用他们的半条命挣下来的。

    戴家庄,这个地方是公认的好风水之地。

    后来张建华的爷爷活了一百零八岁,死时嘱咐张建华的父亲,别的家产可以转让,惟独这处宅子不能转让,要千代万代传下去。

    戈家大院则在大湾坑的东边,这里处在村子东头,是全村第一个看太阳升起的地方,而太阳升起的那边,是火系力量当家,所以也是好风水,据说在风水上,比张家大院还要高一头,否则当年身为村主争夺者之一的那位老寿星,也不会把家安在这里了。

    戈家和张家两家正好相对。

    当年戈家和张家,曾经是联手从恶霸手中夺下这个村子的兄弟之家,战火年代过去,进入和平时期,没有了外患,反倒成了唱对台戏的两个家族了。

    不过因为戈家那位乡村老村主,方圆百里最老的老寿星,至今还活着,所以张家在表面上,得让戈家一畴。

    这些历史沿革,金童陆陆续续地听说过一些,尽管还没完全了解,但金童已经越来越深刻地感到,这个小村庄,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辉映着古老的乡村和连绵的大运河,形成了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独特小世界。

    金童还听说,当年几个村主争夺者,从南方来这座孤村时,并不是贸然行事的,而是受一位老道士的指点过来的,还说那位老道士是真正的得道之人,现在怕是已经成仙了,至今还活跃在这个大平原上,只是不知道他藏身何处。

    金童觉得,在这样一个地方发生一些奇异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

    金童一边和张建华走着,一边暗自想道,给老寿星他们指路的那位老道人,究竟是一位什么人呢,而上天把自己安排在这里抗妖,又是什么目的呢,这一切都还是未解之谜。

    金童放眼看着周围的一切,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古老的平原小村,实际就是自己的又一个故乡了。

    金童联想着,多少年后,等自己老了,修仙修累了,说不定回到这里,就定居在这里,过头隐居生活了。

    既然如此,现在就应该和村民们打成一片,建立一个融洽的亲密关系。

    金童抬头看看太阳,太阳已经快到头顶上了,便故意停下脚步,道:“张建华,现在还不到吃中午饭的时候,现在到你家里去太早了吧,不如咱们先到那边河岸上去看看如何?”

    张建华一听,,以为金童找借口溜掉,又两只大手一伸,挽住金童的胳膊,急切地道:“不行不行,我妈妈说了,不让你到任何地方去,要让你吃中午饭前就到我家里去!”

    张建华可精着呢,说不定那个爱扒墙角的戈兰兰就在什么地方猫着呢,要是放金童走了,戈兰兰肯定变着法子把金童弄到她家里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