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哦,是芳芳的妈妈来了啊,快坐吧!”秀枝的母亲热忱地招呼道,转头对秀枝道:“快给你芳芳的妈妈盛碗粥。”

    “不了,嫂子,我吃过了。我来,是给这位外乡妖人送件衣服,这件衣服,几天前就买了,村里的事情忙,一直没有拿过来。”

    王芳芳的妈妈一边在秀枝搬过来的小木凳上坐下,一边把搭在胳膊上的一件衬衣直接递给金童。

    一双黑亮亮的眼睛,向金童传递着别人看不懂、金童却能完全意会的心声。

    金童心知肚明,微笑着接过衬衣来,眼睛看着王芳芳的妈妈的眼睛,道:“谢谢这位大婶。”

    秀枝的母亲对王芳芳的妈妈道:“真是亏你了,想得这么周到,比我强多了呀!”

    王芳芳的妈妈道:“嗨,那天晚上,王二子和我们争夺大青石,幸亏这个少年妖人出面,才使我们没有吃大亏!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咱们村的公平和福利,可全靠这位少年妖人了。”

    秀枝在一旁道:“你算说对了,村里的事情,今后全靠他了!”

    接着,秀枝明知故问道:“你来就只是为了送衣服感谢他的吗?怕是还有别的事情吧?”

    王芳芳的妈妈微微一愣,面色略慍地看着秀枝,道:“我说秀枝啊,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怎么还跟我藏着掖着啊,这么大的事情,你想藏着也藏不住啊,恐怕现在全村都知道啦!”

    王芳芳的妈妈口出此言。一下子把秀枝的妈妈说愣了。

    秀枝的妈妈看着王芳芳的妈妈,问道:“芳芳的妈妈,你说的是什么大事啊?”

    王芳芳的妈妈的目光投向金童,道:“这事还是让少年妖人自己说吧。”

    金童笑道:“王婶,这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我用妖力尿制作大丰收的种子这件事吗?刚才,村里绝大部分乡亲已经把容器放到试验田那里了。”

    金童说得轻描淡写,可王芳芳的妈妈面色却是有些着急。

    王芳芳的妈妈把小木凳向前挪挪。靠近金童这里,用金童才能听明白的口气道:“外乡来的少年妖人啊。婶子跟你说吧,肥水不流外人田,芳芳可是天天跟着你搞试验田呀!今天,我得到消息晚,没有赶上抽签排除,可是呀。你的妖力尿,可不能不给我啊,芳芳最崇拜你了啊,我知道。你的妖尿你做主是吧?!”

    旁边的秀枝,听王芳芳的妈妈这样说,情不自禁地白了王芳芳的妈妈一眼。心说,想要妖力尿就直说呗,扯什么王芳芳!

    王芳芳的妈妈是个机灵人,秀枝的目光含意,自然看得明明白白。

    王芳芳的妈妈佯作不解,却把亲和的目光投向秀枝,道:“秀枝,我说的没错吧,戴家庄的家家户户祖坟冒青烟,出了外乡少年这么个大能人,一泡尿就能结出一树果子,接着又用妖力尿制作大丰收的种子,这不就意味着咱村要成为全国首富了嘛!咱们村不知谁家的祖宗,一定是在上天做了大好事,上天有眼,赐给咱村这么一个大能人!”

    秀枝也是生就一张利嘴灵牙,眼睛看着王芳芳的妈妈,道:“是啊,你说得对,看来咱们村的人肯定要出人头地了!不过呢,王婶怕是也相信王村长的主张吧?”

    秀枝的这番话,一下就把要害的一点,说给王芳芳的妈妈听了。

    王芳芳的妈妈自然听得出来,脸上便有些不悦,不过,为了长远大计,王芳芳的妈妈还得忍着。

    她的目光转向秀枝的父亲,道:“王医生,上次你说,要把我家地边上的那棵大杨树刨下来卖给你,我家公公觉得不合适,认为会破了我家的风水,我琢磨来琢磨去,觉得还是你有远见,王医生,这样吧,回头我说服我们全家,就依王医生的意见决定吧!“

    秀枝的父亲听了王芳芳的妈妈的话,自然心里舒服,哪个老年人,不希望别人顺从自己啊。

    王老医生面现笑容,对王芳芳的妈妈道:“嗯,还是你通情达理啊!”

    秀枝坐在父亲的对面,直给父亲使眼色,而老父亲也是聪明人,又何尝不知道王芳芳的妈妈的良苦用心。

    王老医生常和武界的朋友们相处,平时义气为重,再说,今天上门来讨好的,又是有着亲戚关系的王家媳妇,哪能冷着面孔铁着心肠?

    不过,王老医生处事谨慎,此刻,当然不好贸然给王芳芳的妈妈允诺什么。

    王老医生略一思索,转头看着金童,问道:“呵呵,这位外乡妖人,你能确认,你的妖力种子身上,可以保证大丰收?”

    金童知道,经过秀枝和玉婉的共同努力,王老医生身上的妖气,已经所剩无几了,目前,王老医生是村里妖气最轻的人了。

    不过,虽然王老医生医道高超,却是没有法眼,自然看不出面前的这个少年妖人,就是当初和自己像一家人一样的少年仙人金童。

    这也说明,金童的化身之术,已经很成熟了。

    金童深懂王老医生此刻的顾虑之心,便立即给王老医生吃个定心丸,面色从容、语气坚定地道:“王老前辈,你放心,我的身上确实有这个能力,只是我怕是个偶然现象,不敢声张罢了,这几天,我试了两次,全都成功了。”

    王老医生听了,轻轻点了点头,接着,转眼看着老伴。

    秀枝的妈妈,五十多岁了,是全村有名的宽厚之人,刚才就想插言,要给登门讨尿的王芳芳的妈妈一个面子。

    此刻,她便对老伴道:“如果这位外乡妖人真的有了这个能力,能帮上芳芳的妈妈这样的好人,就尽量帮一帮,甚至村里其他人,只要心眼好的,也要帮一帮,今年多帮人,来年人帮咱啊!”

    这位平凡妇人,就更看不出金童的真面目了,只是,老妇人有一样不理解,自己的女儿既然是联盟的人,却为何和一个妖人打得火热?

    朴实人的逻辑,有时候往往更尖锐。

    金童看着秀枝的母亲,听着秀枝的母亲的话,心中感到热乎乎地。

    秀枝见一家人都是愿意帮助王芳芳的妈妈的态度,自然不再坚持自己的主张了。

    见火候到了,王芳芳的妈妈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酒壶,又向金童靠近一点,几乎是身体挨着身体了,脸上略带不好意思地道:“少年妖人兄弟,这个小酒壶,也就能装四两,等会儿你方便的时候,就给我接上一壶吧,我家院子里,种了三棵枣树,树叶茂盛,就是不结果,眼看就要到了中秋节了,心想过节时能吃上枣。”

    一见这个小酒壶,金童心里,立刻格愣一声!

    这个小酒壶的大小和样子,竟然和自己的法器乾坤壶,完全相同!

    金童一边下意识地嗅着王芳芳的妈妈身上醉人的馨香,一边立刻接过小酒壶,爽快地道:“王婶,你请放心吧,今天夜里,我就把这件事办好。”

    王芳芳的妈妈正要道谢,这时外面传来开大门的吱吜声音,紧接着传来一个壮年妇女的声音:“少年妖人在王医生家吗?”

    秀枝一听声音,便道:“你看你看,王婶要的尿还没有解决,戈家的二闺女又来了,肯定也是来要少年妖人的尿吧!”

    戈家的二闺女,就是戈兰兰的妈妈。

    其实,无论是王芳芳的妈妈也好,戈兰兰的妈妈也好,她们的心里都清楚,自己的女儿,早已经把盛妖力尿的容器放到试验田那里了。

    她们找上门来,无非就是利用自己的女儿和少年妖人的特殊关系,尽早地,尽量多地,得到金童的妖力尿。

    她们根据睡大青石的人,只有前面两个人得到异能,且第二个睡大青石的王凌,已经没有了这个能力来推断,金童的妖力尿,非常金贵,只有他的尿有神奇的妖力,除此之外的任何人的尿,怕是没有这个作用了。

    说话间,快四十岁的二婶已经进入屋门,手里提着个竹篮子,里面有半篮子鸡蛋。

    几乎和王芳芳的妈妈进门时一样,二婶虽然貌似和秀枝的父母打招呼,眼睛却是直看金童。

    秀枝的妈妈见是村里有名的戈把式的二女儿来了,立即起身迎接,道:“哟,你还提一篮子鸡蛋,摔下碰下可怎么办!”

    王老医生,秀枝、金童,以及王芳芳的妈妈,也都起身,表示迎接,秀枝直接道:“二闺女,您也来要少年妖人的尿是吧?”

    秀枝的妈妈接上道:“也真是的,让孩子们过来说一声不就得了,还劳你亲自来要尿!”

    二闺女道:“唉,我家一大家子女孩子,都抹不开面子啊,还是我自己来得好啊!”

    金童立即上前一步,接过鸡蛋篮子,然后挽住二婶柔软的胳膊,道:“二姐,你的事,我一定办好,只是这鸡蛋,我绝对不能收,您自己养鸡下蛋,多不容易!”

    风韵犹存的二姐,是上一代村里女人中的花魁。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