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金童早就胸有成竹,此刻却是笑道:“呵呵,乾坤壶之事,谁能说得清楚,就让王村长和郭老头拎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吧,咱们拭目以待就是了。”

    接下来,秀枝请金童和玉婉到她的家里吃早饭,刚刚吃完,住在村东的王村长的儿媳妇,豌豆,风风火火地来了。

    豌豆一进院子,就嚷开了:“我的天呀!全村人的各种各样的容器,大大小小的家伙,都放到试验田里等女人的尿了,我可是来晚了啊,我成了最后一个了,什么时候才能排到我啊!”

    一听是王村长儿媳妇豌豆的声音,秀枝的立即放下碗筷,屋门迎接。

    王村长的儿媳妇,豌豆,这可是秀枝的奶娘啊。

    当初,秀枝出生前,上面连续两个男婴,都夭折了,秀枝出生后,父母生怕他再夭折了,便找来孙天师,求得一个让秀枝长命的秘方。

    孙天师思来想去,按照他的擅长,竟然开出一个奇方,就是要找一个身体健壮的奶娘,给秀枝额外喂奶。

    那时候,秀枝的母亲,奶水充足,身体健壮,再找一个奶娘,似乎多此一举。

    然而,既然是一位当时年届八旬的老法师开出的方子,王家不能不照办。

    找来找去,找到村东的王村长的儿媳妇。

    真是巧了,就在秀枝出生时,王家喜添一女,竟然和秀枝同日同时出生!

    王家花高价,用三万块钱,请王村长的儿媳妇当秀枝的奶娘。

    秀枝成了医生之后,自然知道,孙天师开出的方子,全是胡扯。

    但是。秀枝又知道,在自己的婴儿时期,除了亲娘的奶水之外。得到王村长的儿媳妇奶水的滋养,对于自己全身的筋骨血脉。却是有着莫大好处。

    秀枝出得屋门,细看自己的奶娘,王村长的儿媳妇还像十几年前一样,白白胖胖,健健壮壮,干干净净,丰丰满满。

    王村长的儿媳妇今年39岁,名字叫豌豆。她当秀枝的奶娘时,才15岁!

    在农村,对于奶娘的称呼,应该是叫娘的,但是,从一开始,王村长的儿媳妇坚决不同意,理由是自己太年轻了,非要让秀枝仍然叫她嫂子不可。

    当然,秀枝仍然坚持叫她奶娘。

    “奶娘。是你啊,快进屋来吧。”秀枝看到奶娘一脸的汗水,随手从晾衣绳上扯下一条毛巾。递给王村长的儿媳妇。

    王村长的儿媳妇接过毛巾,边擦汗边道:“秀枝啊,我才听到妖力尿制作大丰收的种子这件事,这不,我刚从娘家回来,自家门没回,就先到你这里来啦!”

    这时候,王家全家人都出来了,秀枝的奶娘来了。岂有不迎接的道理。

    当年,王村长家生了那个和秀枝同年同日同时的闺女之后。王家一直想再要个男孩,可惜直到最近。王村长的儿媳妇49岁了,才生了第二胎,偏偏又是个女孩。

    王家家族的人自然不高兴,王村长的儿媳妇一气之下,回了娘家,今天回来,一进村,就听一帮妇人在村头议论妖力尿制作大丰收的种子的事,于是,直接来到王家找那个外乡妖人。

    秀枝的母亲听说王村长的儿媳妇刚从娘家回来,早饭还没有吃,便让王村长的儿媳妇,豌豆,进屋一起吃。

    王家热情以待,豌豆也不客气,进得屋来,坐在饭桌旁,便大口大口地喝起秀枝盛来的玉米粥。

    豌豆边喝边详细询问妖力尿制作大丰收的种子的事情。

    听说金童已经给了自己的公公两大桶妖水水,豌豆微皱眉头,随口说了一句:“他是他,我是我呀!”

    喝完粥,豌豆对秀枝道:“秀枝啊,来,进你屋里,我有话对你说。”

    秀枝便和豌豆一起,进入自己的屋子。

    一进里屋,豌豆便道:“秀枝,坐在炕沿上。”

    秀枝虽然看到豌豆的表情异样,但是此刻没有多想,所以不明就里,便依豌豆所说,坐在了炕沿上。

    豌豆二话不说,也坐在炕沿上,而且和秀枝坐在一起。

    豌豆是自己的奶娘,都49岁了,紧挨着自己坐,秀枝倒也觉得自然。

    然而,接下来,豌豆解开了自己的外衣,接着又把胸衣也撩起来了!

    豌豆那熟悉的、丰满的、雪白的、温馨的胸怀,出现在秀枝的面前!

    此时,秀枝的年龄,早已不是一个孩子了,而是一个有着大学毕业文凭的大姑娘了。

    “奶娘,我会给那位外乡妖人说,不管试验田那里摆着多少盆盆碗碗的,他的妖水,自然首先要满足您!”

    秀枝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向后挪身子。

    豌豆道:“秀枝你说哪里去了,我这样做,难道就是为了得到你们的妖水吗?我是觉得,你整天跟着那位少年妖人,为村里做了那么多人奉献,肯定要花费太大的体力,所以,我是为了给你补补身子啊。”

    秀枝看着豌豆,作为一个成年人,自然看得出来,豌豆的话,没有一点虚假,完全出于内心。

    心中感动,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秀枝哪能像当年一样,偎在豌豆的怀里去吃奶!

    “奶娘,你放心,我已经亲眼看到过,那位少年妖人,撒再多的尿,也没有问题!”秀枝道。

    “我不是说他呀,我是说你呀,反正我觉得你整天忙这忙那的,肯定要花费体力!来吧,秀枝!”

    豌豆说着,随手一揽,一下子将秀枝揽在怀里。

    秀枝一个大姑娘,挣脱豌豆的怀抱,那里轻而易举之事,然而,此刻,鬼使神差,秀枝却无力去躲开。

    秀枝只是本能地把脑袋转向一旁,不去碰豌豆怀抱里那对温白硕大的柔软,然而,秀枝此刻却是一阵晕然。

    然而,豌豆却像当年一样,驾轻就熟地,把秀枝的脑袋向自己的怀里的一按,准确无误地,那颗饱满的深红,进入到秀枝的嘴里。

    秀枝立刻感觉到,过去了这么多年,奶娘的一对大潘桃,竟然还是那么丰满、充实、鲜嫩。

    特别是,由于豌豆刚刚生了孩子不久,正是奶水饱胀之时,豌豆的这对潘桃,被奶水撑得溜圆丰满。

    秀枝自然不像当年一样,贪婪的吮吸,然而豌豆自己用手一挤,秀枝立刻觉得一股迅猛的、温热的、甘甜的液体,进入到嘴里。

    “潘桃酒!”

    秀枝心中,涌起这个概念。

    秀枝竟然觉得自己现在无法抗拒,晕晕乎乎之中,源源不断地饮下豌豆慷慨给予的潘桃酒。

    别说秀枝一个凡人,即使是仙人,也视人类的潘桃酒,为最好的补品!

    历代皇帝,大都以潘桃酒为上上补品。

    不过,毕竟,秀枝不是从前的孩子了,嘴里品尝着甘甜,脸上却是烧得红红。

    “秀枝,你奶娘的奶汁,还像从前一样甜不?从前,你吃奶娘的奶汁时,可总是说甜的啊。”豌豆问道。

    显然,豌豆这是为了打消秀枝的紧张心理。

    “甜……”晕晕乎乎地,秀枝本能地、含混不清地,在溢満奶汁的嘴里挤出一个字。

    趁势,豌豆的身体,和秀枝靠得更近些,右胳膊把秀枝向自己的怀里揽得更紧。

    仿佛自己完全回到从前,秀枝的身心,渐渐地放松了,自如地享受着一个纯朴乡村少妇的甘美乳汁。

    “秀枝,以后,你觉得需要的时候,就来找奶娘,奶娘的奶汁,向来充足得很,我的那一个小女孩子吃不完啊!”

    屋里的动静,外屋的秀枝父亲和秀枝母亲,自然听得明白,老俩口相视一笑。

    金童自然也是听得明明白白,只是装作没有感觉,闷头看一本书。

    秀枝,万没想到,成为24岁的大姑娘之后,竟然还能有潘桃酒享用。

    秀枝小的时候,吃豌豆的奶时,都是用两条胳膊抱着豌豆的腹腰的,此刻,秀枝全身心地放松之后,双臂竟然又习惯地抱住了豌豆的腹腰。

    然而现在,秀枝的身体,毕竟已经二十四岁了,豌豆的怀里,那浓浓的成熟女人的气息,剧烈地刺激着秀枝,而豌豆的肚子,仍是那么雪白和柔软,秀枝一边享受着豌豆那甜甜香香的奶汁,一边用脸蛋感受着豌豆雪白肚子上的柔软和温馨,禁不住地轻轻磨擦着。

    豌豆似乎感觉到了秀枝的动作,似乎不太正常,然而,又觉得秀枝的少年娇嫩的脸蛋,噌在自己的肚皮上非常舒服,身上渐渐地发热,她的呼吸竟然也快了起来。

    豌豆无言地看着怀里的秀枝,接着,豌豆向秀枝的胸口下部看去,看到秀枝胸口里的变化,忍不住伸手过去,轻轻一摸,然后,微笑着道:“呵呵,我的秀枝,果然长大了啊。”

    觉得秀枝吃得差不多了,豌豆放开秀枝,整好衣服,出了屋门。

    豌豆走后,金童继续和秀枝一起,就着秀枝母亲从地里挖来的野生青菜喝玉米粥,这时候,王芳芳的妈妈了。

    “王老医生,嫂子,你们才吃晚饭啊?”

    王芳芳的妈妈的声音很甜,嘴里亲热地叫着秀枝的父母,可是一双精明的大眼睛,却是径直地瞄向金童。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